明代李英在光州的詩篇

這裏是光州 發佈 2024-03-05T02:39:17.784932+00:00

文:楊峰明代歐大任曾任光州學正,寫過很多和光州相關的詩詞歌賦,也留下不少與光州文人士子們唱和的詩篇。與歐大任一起來光州的李英(1544—1609?),在光州也留下了幾首相關的詩歌,被收錄在《歐虞部集·附李英集四卷》中。李英字少芝,順德人。少因家貧無以自資,乃以青衣給事歐大任。

文:楊峰




明代歐大任曾任光州學正,寫過很多和光州相關的詩詞歌賦,也留下不少與光州文人士子們唱和的詩篇。與歐大任一起來光州的李英(1544—1609?),在光州也留下了幾首相關的詩歌,被收錄在《歐虞部集·附李英集四卷》中。



李英字少芝,順德人。少因家貧無以自資,乃以青衣給事歐大任。英天資俊穎,善詩能文,尤工五七言近體。始藉《席上賦明月》一詠,傾倒歐公眾詩友,時有「青衣詩人」之譽。歐大任愛其清才,視若己出,置之左右,執御宦遊二十餘載。而英之詩名隨之日興,向所吟詠膾炙都人士口,一時豪賢無不重其詩。及歐大任喪逝,英乃歸憩桑梓,隱居龍津,結壚賣酒,交遊一時之彥,有臨邛之風。李英有詩集《餐霞》《歷游》《當壚》等,清咸豐《順德縣誌》卷二四有傳。


麻城大雪趨光山

匹馬沖寒客未歸,飄飄片雪滿山飛。

荒村古驛知何處,回首雲深鎖翠微。

(《附李英集四卷·歷游集卷上》)


暮春泛舟游玄湖二首

其一

郭外玄湖勝,風光欲暮春。

扁舟聊寄興,泉石偶相親。

萬柳飄絲密,千鶯轉曲頻。

滄浪還指點,煙景與遊人。

其二

行行三徑曲,采秀繞湖濱。

山鳥能迎客,潭魚不避人。

綠蘋依水淨,紅藥裊煙新。

半醉淮西酒,浮沈又一春。

(《附李英集四卷·歷游集卷下》)


伏日同吳虎臣諸君避暑玄湖

海燕飛飛西復東,幾人釣艇石湖中。

天邊珠樹三峰白,鏡里荷花六月紅。

落羽獨憐游洛客,問奇時傍灌園翁。

煙霞處處堪招隱,誰道淮南有桂叢。

(《附李英集四卷·歷游集卷下》)


潢上釣魚得四十九枚戲成小詩

偶結西河叟,朝朝駐水濱。

誰知麋鹿性,還與白鷗親。

草伏情偏劇,風餐歲更貧。

因思游北固,曾作釣鱸人。

(《附李英集四卷·歷游集卷下》)


渡淮

西風淮右過,客子意如何。

夕照長堤曲,秋生平楚多。

衰楊連古驛,落葉下滄波。

掛席飄然去,誰知鼓枻歌。

(《附李英集四卷·歷游集卷下》)


春日出郊遊鄢莊二首

其一

馬上垂鞭問竹扉,東風吹我薜蘿衣。

郢中誰道陽春曲,此地楊花似雪飛。

其二

載酒春山路不迷,平原千里草萋萋。

看花深入花源去,無數黃鸝傍客啼。

(《附李英集四卷·歷游集卷下》)


留別吳山人虎臣

雪色雙龍劍,誰知又解攜。

余歸思問寢,爾去尚羈棲。

涕淚天俱遠,河山日易低。

依依今夜夢,猶自戀淮西。

(《附李英集四卷·歷游集卷下》)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