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本公認好看的高質量絕佳文筆小說,讓你愛不釋手!

鹿聞笙 發佈 2024-03-05T03:51:09.129098+00:00

各位書友大家好!我是鹿聞笙,今天給大家帶來幾本絕佳文筆的小說,如果你也愛看這類小說,還請多多點讚留言討論,每本都是值得一看的作品!第一本:《開天錄》簡介:生存,很容易。生活,很艱難。我族,要的不是卑下的生存,而是昂首、高傲的生活。 我族,誓不為奴!入坑指南:進入古神兵營九個月後。

各位書友大家好!我是鹿聞笙,今天給大家帶來幾本絕佳文筆的小說,如果你也愛看這類小說,還請多多點讚留言討論,每本都是值得一看的作品!

第一本:《開天錄》

簡介:

生存,很容易。生活,很艱難。我族,要的不是卑下的生存,而是昂首、高傲的生活。 我族,誓不為奴!

入坑指南:

進入古神兵營九個月後。

  兩隻金屬蜘蛛一左一右趴在兩塊大石頭上,地面劇烈的震盪著,憤怒的獸吼聲遠遠傳來。

  個頭長高了一尺多,緊身甲冑下多了大片隆起肌肉的巫鐵快速的奔跑著,不時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轉身用力投擲出去。

  石塊總是能精準的打在身後那頭凶獸的鼻子上。體型巨大,足足有八九米長、五米多高,體重大概有數萬斤的凶獸怒吼著,碩大的鼻孔內不斷有血噴出來。

  這凶獸形如河馬,來自十幾里外那條大河。

  平日裡,這凶獸居住在河水深處,只是偶爾和族群一起上岸啃食蕨類葉子。

  巫鐵在發現這群體積龐大的水獸後,準備了足足兩個月,這才壯起膽子撩撥這頭體積最小的大傢伙。

  地面在顫抖,凶獸在狂奔,巫鐵不時向後投擲石塊,打得凶獸的鼻子破皮流血,鮮血灑了一路都是。

  「大傢伙,來,來爹爹這裡,哈,爹爹疼你!」巫鐵大聲笑著,明亮的眼眸中不見絲毫畏懼,只有難以掩飾的興奮和狂熱。

  九個月的出生入死瘋狂狩獵,九個月的被老鐵日夜謾罵、耳濡目染。

  灰夫子從小教授,好容易讓巫鐵身上帶著的那點儒雅斯文之氣早就蕩然無存,老鐵讓巫鐵身上憑空多了一份凌厲卻又油滑的氣息——一份屬於老兵油子特有的韻味!

  「來啊,大傢伙,哈哈,爹爹這裡有好吃的,哦也,就是這裡!」

  巫鐵一聲大吼,他猛地一躍而起,從兩塊趴著金屬蜘蛛的大石頭之間一躍而過。

  水獸怒吼著,緊跟著巫鐵狂奔而來,它一腳重重的踩在了地上,地面突然凹陷了下去,它的一隻腳陷入了深深的陷坑中。

  清脆的骨裂聲傳出老遠,這頭水獸的左前腿扭曲、斷裂,龐大的身體鑲嵌在了兩塊大石之間的縫隙中動彈不得。劇痛的水獸瘋狂的掙扎怒吼著,嘴裡不斷噴出白色的涎水。

  巫鐵猛地轉過身來,全速向水獸狂奔而來,長槍帶起一道凌厲的、筆直的槍影,狠狠的洞穿了水獸的頭顱。

  古神兵營出品的長槍鋒利無比,水獸厚達半尺的顱骨給洞穿,巫鐵手腕一攪,水獸龐大的身軀劇烈的抽搐了幾下,很快就沒有了動靜。

  「開工啦,兄弟們!」巫鐵興奮得向兩隻金屬蜘蛛打了個招呼,兩隻金屬蜘蛛飛快的跳到了他身邊,得意洋洋的蹦跳了幾下。

  一隻金屬蜘蛛背甲裂開一條縫隙,一團銀灰色的汁液從縫隙中流出,迎風一晃就變成了一柄長有米許、纖薄鋒利的長刀。

  「還是弄不明白,為什麼一團融化的金屬,可以自己變成刀子?有夠神的。」巫鐵抓起長刀,走到水獸身邊,快速的將其肢解成一塊一塊的。

  後面蕨林中,有二十幾隻金屬蜘蛛竄了出來,它們抓起一塊塊比它們本體大了許多的肉塊,麻利的向著古神兵營竄了回去。

  每一隻金屬蜘蛛可以輕鬆的拖拽數百斤的肉塊奔走,二十幾隻金屬蜘蛛一次就能拖拽上萬斤獵物返回。巫鐵用了整整兩個小時才將這頭水獸肢解完成,帶回去的血肉起碼有五六萬斤。

  血肉就是築基藥劑。

  巫鐵興奮地哼著從老鐵那裡學來的小調,在一群金屬蜘蛛的陪伴下,扛著幾根碩大的骨頭棒子回到了古神兵營。

  水獸的血肉已經被塞進了製藥器械中,整整齊齊五十六瓶築基藥劑一字兒排開在地上,閃爍著讓人目眩的碧綠色光芒,空氣中充斥著築基藥劑特有的濃郁、馥郁、又有點刺鼻的氣息。

  四隻金屬蜘蛛抬著老鐵,繞著巫鐵轉了兩圈。

  「收穫不錯,你小子膽肥了?敢去撩撥那群巨河馬?」老鐵冷哼了一聲:「下次,小心些,這些巨河馬除了體積龐大,沒有任何其他的能力。而且它們是草食性動物,不擅長集體狩獵……這是你小子的運氣。」

  巫鐵咧嘴笑了。

  就是因為這些大傢伙是草食性動物,他才敢對這些大傢伙下手。

  不然的話,想想看,一大群這樣的巨河馬同時狂奔而來…那場景想想就美不勝收吶!

第二本:《陳二狗的妖孽人生

簡介:

衣衫襤褸的老人蹲坐在破敗房子前的白樺木墩子上,喝一口自製的燒酒,抽一口極烈的青蛤蟆旱菸,眯起眼睛,望著即將落入長白山脈的夕陽,朝身旁一個約莫六七歲、正陪著一黑一白兩頭土狗玩耍的小孩子說道:「浮生,最讓東北虎忌憚的畜生,不是皮糙肉厚的黑瞎子,也不是6oo斤的野豬王,而是上了山的守山犬。」許多年後,老人躺進了一座不起眼的墳包,那個沒被大雪天刮煙炮凍死、沒被張家寨村民戳脊梁骨白眼死的孩子終於走出大山,

入坑指南:

一個晚上從竹葉青手裡贏走七萬的三個女人,在竹葉青眼中一個比雞乾淨不了多少,喜歡一個月包養一個小白臉,另一個肩膀上扛著顆豬腦袋的醜陋女人只知道錢,六親不認,最大的樂趣就是購買一個又一個的保險箱,然後堆滿現金,還有一個倒是個聰明女人,可精明過了頭,反而面目可憎。

蒙沖看竹葉青打麻將是輸多贏少,確切說是看著她打了近千盤,贏的次數加起來也許不過一雙手,對竹葉青來說打麻將贏錢比輸錢還容易很多,因為輸錢是大學問,就跟下圍棋不讓一子輸得不露痕跡一樣,得花大心思,有大機巧。能坐在她家麻將桌上的女人沒一個缺錢,往往打麻將贏個彩頭是很其次的事情,在四個女人中勾心鬥角勝出才是最大的樂趣,竹葉青要輸,而且輸得讓人看不出放水,蒙沖知道誰要是能破天荒讓竹葉青贏錢,這說明被竹葉青當作了心腹,是朋友,朋友這詞在社會上泛濫成災,可在竹葉青這裡很稀罕,蒙沖兢兢業業任勞任怨替她賣命將近十年,也不敢說自己是這女人的心腹,只能心甘情願以竹葉青門下走狗自居。

竹葉青把三個女人送出門,回到客廳,讓蒙沖拿出一壺酒,她這輩子從不喝茅台或者五糧液,再醇的都不沾一滴,只喝一種手工作坊里釀出來的竹葉青,外人也許會覺得不地道,嗤之以鼻,但她就認準了那個味,小酌一口,坐在黃楊木椅上,「趙鯤鵬,綽號熊子,能打,很能打。有個比較靠譜的小道消息說南京軍區有個老傢伙想要把他送到北京第38軍某部,那老頭估計是真起了愛才之心,否則趙老爺子退下來這麼多年在上海真談不上什麼話語權,沒必要賣這麼大一個情面。說來說去,思來想去,我都不理解這麼一個將來肯定出息不小的三世祖怎麼就跟一頭黑瞎子似的,非跟那條不起眼的土狗過不去,命里犯沖?」

蒙沖笑道:「既然是一頭黑瞎子,就沒道理可言了。中國民多官也多,所以生出大一幫子二世祖三世祖,一樣米養百樣人,能出幾個像方一鳴這樣陰陽怪氣笑裡藏刀的年輕人,上海也就能出趙鯤鵬那樣不計後果的莽撞青年,要不都像方一鳴那樣奸詐或者都跟胡小花那樣敗家,上海也就忒沒勁了。」

竹葉青點了點頭,瞥了眼五大三粗卻一口蘇州糯弱口音的光頭男人,道:「蒙蟲,似乎你對姓陳的挺上心。」

蒙沖摸了摸那顆光頭,咧嘴笑道:「我喜歡他名字,陳二狗。」

竹葉青一小口一小口喝著酒壺裡的燒酒,這酒初入口不烈,但入肺後就開始灼燒,後勁足,放下酒壺,她擦了擦嘴唇,那抹猩紅尤為醒目,道:「本來我以為這傢伙還能靠著點運氣和小聰明在上海爬幾年,爬到一個不高不低的位置,到時候跌下去可能不會死,頂多半殘,接下來要麼破而後立小有成就,要麼一蹶不振徹底報廢,沒想到這麼快就出現了一個趙鯤鵬,強龍鬥不過地頭蛇,何況還只是條沒啥殺傷力的東北野雞脖野,怎麼跟地頭蛇斗?」

蒙沖試探性問道:「要不要我暗中出手,控制一下事態,儘量不鬧出人命?也好讓陳二狗吃了大虧也不至於大傷元氣,連東山再起的機會都沒有。」

「他不值得你出手,一個小人物的生活就該有小人物的姿態,以及被踩被吐口水的覺悟。你插手,味道就變了,二鍋頭是不上檔次,但起碼能入口,勾兌了大牌酒莊的葡萄酒,反而非驢非馬。」

竹葉青搖了搖頭,直接拒絕了蒙沖的提議,喃喃道:「不過有些男人的脊樑,可以壓彎,但不會折斷。我這輩子見過一個,還想見第二個。」

第三本:《紫川

簡介:

兩百年前的藍河戰場,光明帝國最後的軍團在魔族的喧囂聲中崩潰,帝國最後的元帥和皇帝戰死。混亂的西川大陸上沒有了共同的君主,群雄並起而混戰,武力是生存下去的唯一本錢,制霸天下,是一代代強者的夢想。 大陸東南,有一個兩百多年的強大勢力——紫川家族。他西擊流風家,東擋魔族,南鎮林家。為了強大的夢想,為了家族血統的薪火相傳,無數紫川俊傑前仆後繼,譜寫了一曲的史詩般壯麗的歷史。本文《紫川》,講述的就是這麼一個家族的百年悲歌傳奇。

入坑指南:

在明斯克行省蜿蜒的遠東公路上,一眼望不到盡頭的的大軍正在向西前進。這就是剛剛在月亮灣會戰中贏得大勝的魔族魯帝軍團。目光所及,一片旌旗飄揚如海,刀光似雪,長矛如雲,遠東大地的新的征服者氣勢如虹,軍容鼎盛。

靠近公路的山坡上,魯帝公爵正在觀望著他自己意氣風發的大軍。一瞬間,權利無邊的感覺充滿了他的頭腦:無比強大的力量握在我的手,用這隻軍隊,我要摧毀號稱永世不落的瓦倫要塞,我要將強大的帝國踏在腳下,我要將征服整個大陸,將人類的屍體壘成高山,在上面建立我不世的偉業!

仿佛洞察了他的想法,羽林將軍雲淺雪淺笑道:「好一支威武的大軍啊!公爵閣下可真是了不起!」

雖然是讚揚的話語,但云淺雪這麼似笑非笑的說出來,臉上掛著讓人琢磨不透的笑容--魯帝很是不爽,弄不清楚那個陰洋怪氣的小白臉到底是在讚揚還是諷刺。

魯帝出身低階魔族,面對雲淺雪這種很有教養的皇族子弟,他有種很深的自卑感;也因為這樣,他就格外的賣弄著自己的傲慢和粗魯,時刻在人前顯露他那一身的粗壯的肌肉和傷疤,擺出一副:老子是大老粗,瞧不起你們這些吃軟飯的小白臉!試圖以其粗魯來壓倒那種自己羨慕不已卻又無法模仿的優雅風度。

魯帝鼻孔向天「哼」了一聲,仿佛沒聽見雲淺雪的說話,也不搭理。

作為欽使的雲淺雪相貌斯文,書生的儒雅氣息中又帶著幾分軍人的英氣勃勃。他出身雲氏家族,雲家歷代名將輩出,被認為是魔神王國中「名門中的名門」。而雲淺雪的表現也是不辱家門,一向被認為是這一代皇族子弟中的佼佼者,其氣質、風度就連當代魔神皇帝見之也為之讚賞不已,並親口將愛女卡丹許配。若不是去年卡丹公主殿下在與紫川軍的交戰中不幸遇害,雲淺雪就是被人稱為「駙馬親王」的人物了。儘管如此,但是神皇陛下對雲淺雪仍然恩寵不減,封其為統帥近衛部隊的羽林將軍。

看到魯帝的無禮,雲淺雪不怒反笑。來之前,二皇子卡蘭曾對他說過:「魯帝以三個特點名聞於世的:粗魯無禮、在戰爭中殘暴,還有一個…」卡蘭故意停頓了下:

「他長得實在實在實在--很醜!」

現在從側面近看,魯帝象猴子一樣毛茸茸的面孔,象牛一樣的耳朵,象狗一樣的鼻子,象金魚一樣的眼睛,象山羊一樣的角,象馬一樣的脖子,象熊一樣笨重的身軀--「再加上象豬一樣聰明的腦子」,雲淺雪趕緊把臉轉開,不讓魯帝發現自己臉上開心的笑容。

.......

整理了一下表情,雲淺雪肅然開口:「公爵閣下,您這次在月亮灣首戰告捷,大長我神族威風,神皇陛下十分歡喜!」

既然提到了至高無上的神皇陛下,就連魯帝的傲慢無禮也不能裝做沒聽見,想起眼前這人的身份,既是深得神皇親信的近臣羽林將軍,又是那隻「瘋狗」的心腹,更是不能得罪的。魯帝勉強的謙虛:「全部是有賴陛下洪福所……」

「但是你既然殲滅了紫川的整路大軍,卻唯獨放跑了敵酋方勁,使得我軍不能完勝,神皇陛下對此很是不滿,言:『魯帝素稱能幹,想不到竟然如此疏忽無能!』」

夠了,就是這樣!雲淺雪滿意的看著魯帝的臉迅速地赤紅得像猴子的屁股,連臉上那一層厚毛也遮掩不住他的憤怒!其實這話全是我編出來逗你的,其實神皇只是淡淡的不置可否的「哦」了一聲--根本沒有什麼「十分歡喜」,也沒有什麼「很是不滿」。不過我諒你這頭熊也不敢真的跑去跟神皇對質吧?

魯帝憤怒的咆哮著:「羽林閣下,我已經說過一萬遍了!方勁確確實實是給我們殺了,我可以拿出他的軍服和金星統領肩章給你看!」

「我看過了,一具無頭的屍首。」雲淺雪淡淡的說。

「那就是…」

「可是我們怎麼能拿這個向神皇陛下證明這就是方勁呢?」

「有肩章和軍服可以…」

「也有可能是方勁狡猾的把制服脫下讓部下穿,他自己趁機跑了。人類都是很怯弱又卑鄙的,您不是常常這麼說嗎?」

「可那確實是…」

「我知道,也相信。可是您怎麼能讓神皇陛下也相信呢?」

無論魯帝如何暴跳如雷,雲淺雪始終淡淡的淺笑著,輕輕的捻著手上的野花把玩。這更讓魯帝怒不可遏:當時砍下的人頭上十萬,堆積如山,怎麼可能在其中找出一個根本沒見過不認識的人來!如果眼前這帶著可惡笑容的小白臉不是神皇欽使而是自己部下的話,早一刀砍掉他的腦袋了!

眼看已經戲弄得他差不多了,雲淺雪悠悠說:「其實也不是沒有辦法的…」

「哦?」魯帝停止暴跳,等著雲淺雪說下一句。可是雲淺雪忽然眼望天,望地,看路邊的小樹,看草地上的野花,就是不開口,臉上神情明明白白寫著四個大字:「來求我吧!」

魯帝勉強的說:「羽林閣下,您怎麼不說話了?」

「哦!」雲淺雪仿佛剛剛醒悟起來身邊還有人,眼望藍天悠然說:「天氣多好啊!」魯帝乾笑著附和:「嘿嘿嘿,是的,是的。」

「風景也真是不錯!」

「嘿嘿嘿,不錯不錯,是不錯。」

今天的推薦就到這裡啦,如果喜歡的話希望大家可以多多點讚呀,有喜歡的內容或者好的意見建議,歡迎評論區告訴我,謝謝大家!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