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T-4下周王者登基!必應日活破億,谷歌已被打殘

新智元 發佈 2024-03-31T17:13:03.541952+00:00

3月9日,微軟德國CTO Andreas Braun在一場名為「AI in Focus - Digital Kickoff」的活動中表示:GPT-4,將於下周問世!

編輯:編輯部

【新智元導讀】一家引領全世界的搜尋引擎巨頭,已經手握類ChatGPT技術兩年,卻被微軟和OpenAI步步搶先,正在逐漸失去自己曾經制霸的領土。谷歌的故事,值得所有人深思。


最近,微軟是喜訊連連。

昨天,微軟德國CTO在活動中透露,GPT-4將在下周發布,將提供多模態模型

毫無疑問,微軟要搞個大的——GPT-4將轉向多模態,Kosmos-1也是多模態,微軟亞研院3月8日提出的Visual ChatGPT,也把視覺基礎模型整合進ChatGPT里。

在其他方面,今天微軟官宣ChatGPT正式整合進Azure中。

另外,就在昨天,必應的日活用戶數在史上首次破億。

毫無疑問,這完全是ChatGPT的功勞。整合進ChatGPT後,必應勢如破竹。而谷歌的搜尋引擎市場,正在被這個可怕的對手一點點蠶食。

2月8日,微軟宣布ChatGPT整合進必應後,谷歌的使用率跌慘了

而微軟的野心不止於此,它不止想要撼動谷歌搜尋引擎的市場,還希望把ChatGPT整合進各個軟體生態中,建起一個辦公軟體帝國。

谷歌兩年前就可以走的路,被微軟提前走了,現在,谷歌只能接受現狀——自己被微軟打得滿地找頭,疆土盡失。

在社交網絡上,網友紛紛留言:RIP Google

GPT-4下周發布,還是多模態的


微軟最近的連環組合拳,簡直把谷歌打懵了。

3月9日,微軟德國CTO Andreas Braun在一場名為「AI in Focus - Digital Kickoff」的活動中表示:GPT-4,將於下周問世!

果然,OpenAI的效率不會令人失望。

儘管許多技術消息還在保密,但一個關鍵細節已經被透露:GPT-4將是多模態的。

一個多模態的語言模型,這意味著什麼?

微軟德國公司的技術總監Andreas Braun表示,「有了GPT-4,AI就有可能生成文本、圖像甚至視頻。」而以前版本的ChatGPT只能夠生成文本。」

GPT-4作為多模態語言的另一個強大功能在於,它可以管理不同語言的數據輸入和輸出。

比方說,你可以用西班牙語對ChatGPT提出要求,而得到的生成文本是英語。顯然,這種新奇的東西對翻譯工具也會有很大的幫助。

Braun將GPT-4描述為人工智慧領域的遊戲規則改變者,它將向著擁有人類的解釋能力這一目標更進一步。

顯然,網友對GPT-4的發布充滿期待。

有網友還做了一張GPT-4和GPT-3參數對比圖。

OpenAI創始人Sam Altman此前曾表示,GPT-4仍然將是純文本模式,且訓練參數不會比GPT-3高出太多,因為研發的重點將放在如何提升利用現有數據的能力上。

紐約時報曾猜測,微軟必應所增加的聊天功能很有可能就是由GPT-4驅動的。

一次OpenAI內部採訪中,其中提到了OpenAI現在用了微軟一半的算力,2.8萬張A100。在2022年,就花費了4-5億美元,今年預期要虧損20多億美元。

其中還提到了,在有隱私限制及其他不能用OpenAI API的場景,底層算力大型的提升非常重要。

對於新一代GPT能否幫助OpenAI節省算力,也值得我們拭目以待。

當然也有人表示擔憂,飛速發展的AI是否會開啟人類的末日?

不過微軟的人重申,ChatGPT給人們日常生活帶來的影響與十多年前的iPhone相似。

由Saya Nadella領導的公司也明確表示,GPT-4不是來搶人飯碗的,而是幫助人類簡化工作、提升質量。

高調官宣:必應日活首次破億


而在3月8日,ChatGPT版必應的日活用戶數在歷史上首次突破了1億,這距離它在2月8號的發布,正好一個月。

前有ChatGPT用時倆月月活破億,今有ChatGPT版必應用時一月日活破億,微軟真的是在不斷創造奇蹟。

現在,每天有1/3的預覽版用戶都在使用ChatGPT版必應,而且自推出以來,用戶已經和必應進行了4500萬次聊天。

博文地址:https://blogs.bing.com/search/march_2023/The-New-Bing-and-Edge-%E2%80%93-Momentum-from-Our-First-Month/

雖然必應的市場份額與谷歌相比還差得多,但在經歷了長達數年的疲軟之後,微軟對這次的增長還是非常滿意的。

副總裁Yusef Mehdi在最新的博文中表示:「我們很高興與大家分享,經過幾年的穩步發展,再加上100多萬新的必應預覽用戶的一點點推動,我們的必應日活躍用戶已經突破了1億。」

除此之外,隨著新的應用程式的推出,必應在移動端的日活用戶也增加了6倍。

順便,微軟再再再次放寬了ChatGPT版必應聊天限制——每天120輪對話,每輪10句。

前幾周,微軟剛剛制定了計劃,要在價值約5000億美元的數字廣告市場上,進一步增加收入。

微軟財務副總裁Philippe Ockenden在上個月與分析師的電話會議上說:「搜索廣告市場的份額每增加1個點,我們的廣告業務就有20億美元的收入機會。」

在過去的12個月裡,微軟的廣告業務收入已經增長到180億美元,而上一財年為100億美元。

這個成就在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必應,但要接近谷歌2022年超過2000億美元的廣告收入,微軟仍有很長的路要走。

但對微軟來說,這是一個從谷歌那裡搶占市場份額、虎口奪食的最好機會。

ChatGPT正式加入Azure OpenAI,同時還有GPT-3.5、Dall-E 2


除了搜尋引擎,ChatGPT也被微軟火速整進了雲平台Azure中。

今年1月中旬,納德拉就曾預告,微軟即將在Azure中整合進ChatGPT。

微軟說到做到,這才不到倆月,就正式完成了。

北美時間3月9日,微軟在官方博客宣布,ChatGPT已被正式整合進Azure Open AI服務中,現在是預覽版。

(體驗地址:https://azure.microsoft.com/en-in/products/cognitive-services/openai-service/)

這意味著,企業和個人開發者現在都可以藉助Azure OpenAI服務,用上最先進的AI模型,包括Dall-E 2、GPT-3.5、Codex等。

比如GitHub Copilot通過Azure OpenAI服務中的Codex模型,能幫開發者自動生成代碼。

使用Power Platform中的Co-pilot,用戶能夠編寫Power Fx命令,甚至實現自動化流程

Microsoft Teams Premium通過GPT-3.5模型打造了「智能回顧」功能,可以自動生成會議記錄、筆記、實時翻譯等。

Microsoft Viva Sales通過GPT-3.5模型提升了銷售效率,可自動生成郵件內容、生成個性化銷售文案等。

Azure OpenAI Studio的無代碼開發模式,能讓企業和開發者快速開發智能應用程式和解決方案。

在設計軟體中,Azure OpenAI使用了DALL·E 2模型,在提示欄中不斷明確自己的要求,軟體就會生成越來越符合用戶要求的圖像

其實前幾天,微軟就已宣布低代碼應用平台Power Platform整合進ChatGPT,開發者可以使用最少的代碼創建應用程式。連結

藉助Azure OpenAI服務中的ChatGPT預覽版,企業和開發者可以把它的功能直接集成到應用產品中,私人定製自己的ChatGPT,提供個性化客戶服務,生成個性化營銷文案,建立企業級智能化知識庫搜尋引擎等。

技術公司可以快速將機器人連接到不同的產品,支持知識庫和常見問題解答,在不編寫任何代碼的前提下,就能為客戶提供支持

微軟的辦公軟體帝國,眼看要成形了。

谷歌埋葬了自己


其實,谷歌不是沒有這樣的機會。

據華爾街日報稱,幾年前,2名前谷歌工程師曾push高管向公眾發布ChatGPT類似聊天機器人,但直接被斃掉了。

原因很簡單,不安全。

可以說,谷歌高管們謹慎的態度把自家的前程給葬了。

2018年,谷歌研究工程師Daniel De Freitas開始從事一個人工智慧副項目,目標是創建一個模仿人類說話方式的對話聊天機器人。

谷歌人工智慧研究部門的軟體工程師Noam Shazeer後來加入了該項目。

當時,De Freitas和Shazeer建立的聊天機器人稱為「Meena」,隨後便更名了,也就是現在的LaMDA。

Meena能夠哲學辯論、隨意談論電視節目、還能做雙關。當時,他們相信Meena可以從根本上改變人們在網上搜索的方式。

他們多次嘗試將聊天機器人對外公布,將聊天功能添加到Google Assistant,並向公眾推出演示。

不幸的是,谷歌高管表示,聊天機器人不遵守其AI安全和公平標準,推出機聊天器人的計劃便陷入了僵局。

高管們的反應,讓De Freitas和Shazeer非常失望。因此,他們在2021年底離開谷歌創辦了自己的公司,儘管谷歌CEO皮查伊親自要求他們留下來繼續從事聊天機器人的工作。

他們成立的這家公司名為Character.Ai,並在此後發布了一個聊天機器人,可以扮演埃隆馬斯克或任天堂的馬里奧等人物。

Shazeer上個月在接受採訪時表示,這在谷歌內部引起了一些轟動。但最終我們決定,作為一家初創公司,我們可能會有更多的運氣推出產品。

谷歌對人工智慧採取小心謹慎的態度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兒了。自2012年以來,這家公司一直在阻撓其人工智慧工作。

2012年,谷歌聘請了計算機科學家Ray Kurzweil來研究其語言處理模型。大約一年後,谷歌收購了英國人工智慧公司DeepMind,該公司旨在創建通用人工智慧。

然而,出於對大規模監控的道德擔憂,學者和技術專家推遲了使用這項技術,谷歌對限制其使用人工智慧的方式做出了承諾。

2018年,由於員工的強烈反對,谷歌宣布終止將其人工智慧技術用於軍事武器的項目。

儘管谷歌Bard聊天機器人在上個月的第一次公開演示中犯下一個事實錯誤後,導致谷歌股價大跌。

但谷歌的人工智慧計劃現在可能終於看到了曙光。

Alphabet董事長John Hennessy認為,谷歌的聊天機器人還沒有真正為產品做好準備。CE皮查伊要求所有谷歌員工花兩到四個小時的時間幫助測試產品,以便為發布做好準備。

皮查伊在二月份的一份備忘錄中寫信給谷歌員工:

我知道這一刻令人不安地興奮,這是意料之中的。底層技術正在迅速發展,潛力巨大。我們現在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專注於構建一個偉大的產品並負責任地開發它。

17年,谷歌提出了Transformer,為如今大語言模型的種種繁榮景象夯實了基礎,然而,谷歌自己卻沒能把握住時代的命脈,自己制霸多年的搜尋引擎和辦公軟體市場,現在眼看就要被微軟偷家。

一個太過謹慎的巨頭,是怎樣被銳意進取、打法創新的對手擊敗的?

這個故事值得我們深思。


參考資料:

https://www.theverge.com/2023/3/9/23631912/microsoft-bing-100-million-daily-active-users-milestone

https://www.gearrice.com/update/gpt-4-will-arrive-next-week-and-will-be-multimodal/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google-ai-chatbot-chatgpt-years-ago-execs-shut-down-report-2023-3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