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7年,發生在上海的一起軍警相殘的金都大血案

流年舊事 發佈 2024-04-03T08:03:12.290224+00:00

1947年的夏天,在上海發生了一起國民黨憲兵與警察之間的流血衝突,震驚了全國,也令蔣介石很傷腦筋。這,就是金都大血案。


1947年的夏天,在上海發生了一起國民黨憲兵與警察之間的流血衝突,震驚了全國,也令蔣介石很傷腦筋。這,就是金都大血案。

一張電影票引發一起驚天血案

  金都大戲院坐落在上海福煦路(今延安中路)同孚路(今石門一路)轉彎角上,建國後,改名為瑞金劇場。該戲院最大的特點是觀眾廳樓座與底層相通,觀眾不必從場外樓梯上下,而是直接從梯形座席走上走下,這對於觀眾來說,方便極了。所以,上個世紀40年代,這裡成為頗受觀眾喜愛的影劇院。

  1947年7月27日晚,夜幕降臨,華燈初上。這裡,人頭攢動,十分熱鬧。原來,國泰影片公司剛剛製作完成的電影《龍鳳花燭》馬上就要上演了。這是一部古裝哀艷淒情巨片,由金都、金城、文化會堂三家大戲院同時推出。由於有一些備受觀眾喜愛的著名影星領銜出演,所以,吸引了很多影迷,前來一睹為快。

  9時許,電影即將開映。就在這時,檢票口處傳來激烈的爭吵聲。上海市工務局科長劉君復隨友人夫婦一起來觀影,但他們三個人只有兩張票。本以為入場時可以再補一張,卻不料檢票員張鏞根毫不通融,雙方糾纏,生出口角,引來了大批圍觀者,甚至連馬路上的交通都堵塞了。正在附近值勤的警察盧雲亨見狀,走上前來,問明情況後,他要張鏞根讓這三個人進場後再補票,免得再吵下去圍觀的人更多。誰知,張鏞根壓根兒就不買警察的帳,仍不肯放這三人進去。

糾纏間,國民黨駐滬憲兵23團8連中尉排長李豫泰帶領一些憲兵,巡邏到這裡。這些憲兵常到大戲院巡邏,以彈壓無票看電影及為非作歹的軍人。大戲院的人為了討好憲兵,每當他們來巡邏時總是送上飲料、香菸招待,故憲兵每遇糾紛,總是不問青紅皂白袒護大戲院的人。這次,李豫泰帶憲兵巡邏到此,見警察幫觀眾說話,便不客氣地走到盧雲亨面前說:「這裡有我在,你不用管了。」

豈料,盧雲亨是剛從警訓所畢業的新警察,不知天高地厚,回答:「警察過問民眾糾紛,責無旁貸。」李豫泰見對方嘴硬,聲色俱厲地說:「我是憲兵排長,別說老百姓的事,你們警察的事我也管得。」盧雲亨不甘示弱地回答:「憲兵的職責是管束軍人,不該插手民眾糾紛,更不應妨礙警察執行任務。」

李豫泰見一個小小的警察竟敢在大庭廣眾之下一再頂撞自己,惱羞成怒,揮手打了盧雲亨兩個大嘴巴。他手下的憲兵見排長動了手,也一擁而上,將盧雲亨拖進電影院鐵門內拳打腳踢。

  說來也巧,這一幕,恰好被盧雲亨的頂頭上司、執勤警長鄭寬路過時撞見。鄭寬自覺勢單力薄,沒敢上前摻和,急匆匆趕回局裡搬救兵。不大工夫,鄭寬就帶著新成警局的20多個年輕警員趕回了金都。在一間小黑屋中,遍體鱗傷、昏迷不醒的盧雲亨被同僚救下。

眾警察目睹盧雲亨的慘狀,群情激憤,吼叫著要找憲兵報仇。有市民悄悄告知,剛才打人的憲兵有兩三個還在戲院裡。眾警察於是摩拳擦掌,展開了搜索。李豫泰和下士楊燮開、上等兵吳伯良,此時已經聽到風聲不對,迅速退避到3樓的一個房間,通過電話,向位於康腦脫路(今康定路)的憲兵團部告急,請求增援。

  警察被憲兵打傷的消息很快不脛而走,附近的新成、黃浦、老閘等幾個警察分局的警察們紛紛自發地向金都趕來。不到一個小時,金都門前已聚集了上百名警察。李豫泰等藏身的房間,終於被警察們發現了,但房門已被鎖死,短時間難以砸開。

  雙方對峙問,大批憲兵乘坐吉普車和軍用卡車呼嘯而至。他們荷槍實彈,一面布防,一面入場驅逐警察。在一片叫罵聲中,憲兵與警察肢體相撞,扭作一團。一些情緒失控的憲兵衝到樓上,架起湯姆機槍,對著下面的警察開槍掃射。

  一輛滿載西瓜的卡車自西向東開來,慌不擇路的警察紛紛跳上車,企圖脫離險境。一個憲兵端著槍刺,對著卡車的右輪胎刺過去,「噗」的一聲,車身歪斜,癱倒不動了。警察李正光氣憤不已,跳下車來,欲與憲兵理論。然而,未待開口,一個憲兵已挺著槍刺向他襲來。李正光一側身,槍刺貼著他的左臂掠過,嚇得他大聲尖叫:「你!」話音未落,只聽「啪」的一聲槍響,李正光滿面鮮血,一頭栽倒。幾十分鐘後,警憲雙方密集的槍擊方告終止。金都門前,屍體橫陳,血流如注。

  上海市警察局局長俞叔平、憲兵23團團長吳光運等人聞訊趕到現場。憲兵由吳光運帶回營房,警察由俞叔平勸離現場。李豫泰被淞滬警備司令部當場扣留。據統計,當日死亡9人,其中警察7人、市民2人;受傷18人,其中警察5人、憲兵3人、市民10人。

善後委員會與《伸雪報》

  當時,內戰中的國民黨政權處於風雨飄搖之中。為了維護統治,5月,頒布《維護社會秩序臨時辦法》,緊接著,7月,又頒布《戡亂總動員令》。殺機畢露的法令連篇累牘,相繼出台,白色恐怖籠罩著全國的大中城市。令國民黨政府極為難堪的是,後院起火,維護統治的工具——警察竟然也不聽號令了。

  金都大血案的消息迅速傳遍了上海各個警察分局。中共上海警察系統地下黨委(以下簡稱「警委」)邵健、劉峰、馬益三、姜敏、苗雁群等領導根據中共上海市委張承宗關於要利用敵人內部矛盾,採取合理合法的鬥爭形式,擴大敵營裂痕,動搖其統治的指示精神,抓住戰機,領導各警察分局內的地下黨組織,同敵人展開了一場特殊的鬥爭。

  7月28日早晨,黃浦分局內出早勤的警察三五成群地議論著昨晚發生的慘案,越說越來氣。有警察提出,罷崗抗議!於是,三四十個警察乘上一輛大卡車,從中正東路(今延安東路)向西行駛。一路上,逢崗便宣傳:「我們生命沒有保障,還上什麼崗!」得到了沿途交通崗亭的響應與支持。

  上午10時許,市中心的警察已基本罷崗。離市中心較遠的楊樹浦、提藍橋警察分局的地下黨支部也在警員中掀起了罷崗鬥爭,全市警察大罷工的局面基本形成。上海警察大罷工的消息震驚了全國,南京《中央日報》在頭版刊出《滬警憲衝突事件,交通警察大罷工》大幅標題,驚呼:「金都戲院血案發生後,滬上交通警全體罷工,聲援被槍殺之警員,秩序均極混亂。」

上海《申報》也以《金都戲院外深夜大血案,警士、市民死傷,肇事憲兵排長已遭扣押候究》為題,詳細報導了慘案經過。一時間,全國輿論譁然。

  上海市政當局怕局面一發而不可收拾,由此引發工潮、學潮,會極大地動搖其統治,一面函電交涉,向蔣介石緊急匯報,一面又軟硬兼施,企圖讓局勢緩和下來。

  在全市警察罷崗的當天上午,由各單位選派代表,成立了「上海市金都戲院警察慘案善後委員會」(以下簡稱「善委會」),處理善後事宜。

「善委會」一成立,立即著手編輯出版

《伸雪報》,向社會各界揭露慘案真相,爭取支持。7月30日,《伸雪報》創刊,發刊辭寫道:「團結就是力量。」「公理定會戰勝強權。」《伸雪報》創刊第二天,即遭淞滬警備司令部查禁。為避免正面衝突,《伸雪報》改為通報死難弟兄善後事宜的《簡報》。

7月31日,《簡報》面世,發行量與日俱增,不僅在警察局,在社會上也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8月2日,經「善委會」策劃發動,對金都血案死難者的公祭活動,在當局的眼皮子底下舉行。上午9時,各分局警察460餘人,分乘11輛大卡車、4輛小轎車,浩浩蕩蕩地從榆林路警察訓練所出發,駛往中央殯儀館。

途經憲兵23團團部時,汽車繞行3周,460多個大嗓門怒吼:「殺人償命!」「死者的血,生者的力!」「團結就是力量!」然後,沿著最為繁華的南京路,示威遊行。(上接第7版)為了控制局面,市警察局派特務打人代表之中,偽裝積極,企圖奪取鬥爭的領導權。我地下「警委」根據上海市委關於「注意鬥爭策略、免遭敵人迫害」的指示,以選派代表的方式開展合法鬥爭。在地下黨的努力下,在數十名正式談判代表中,共產黨員占了16名,還有眾多的非黨積極分子,從而牢牢地掌握了鬥爭的主動權。

  經過激烈的鬥爭,上海市長吳國楨不得不同意了代表們提出的各項要求,答應嚴懲兇手,召開追悼會,撫恤死傷警員,撫恤死傷市民。

警察署長與憲兵司令鬥法

  上海的警憲衝突直接威脅到國民黨的統治。蔣介石聞訊後大為震怒,親自打電話斥責淞滬警備司令宣鐵吾,命令他「制止事態」。蔣介石還給吳國楨發來了電報,電文如下:「上海吳市長。查金都戲院憲警發生衝突死傷多人一案,業經飭由有關機關從嚴查辦,在此積極偵查審判期間,無論任何方面應候依法解決。乃據報尚有少數警員意圖擴大事態,仍有張貼標語、簡報及發動請願情事,殊屬影響治安,淆亂聽聞,特電希即妥為制止為要。中正。中華民國卅六年八月六日。」

蔣介石親自調遣,內政部警察總署專員王哲、憲兵司令部少將高參李成仁、國防部次長秦德純等高官,走馬燈似地相繼抵滬調處。

  警察總署署長唐縱和憲兵司令張鎮的矛盾也開始激化。在一次會議上,唐縱遇到張鎮,說道:「你們憲兵打死了我們的警察,是準備賠錢呢還是賠人?」

張鎮剛剛受到蔣介石的責罵,正在為上海肇事的憲兵抵賴,說是警察先開槍,憲兵有幾個人被打傷。見唐縱這樣質問,懷疑是唐縱向蔣介石告了他的狀,立刻冒起火來,氣沖沖地指著唐縱說:「你不要亂說,究竟誰先開的槍,你弄清楚沒有?」

話不投機半句多,經旁邊的人勸說,兩人都氣咻咻地走了。唐縱回到辦公室,立即叫人打電話到上海,催王哲趕快查明究竟,據實上報。這還不算,生怕吃虧的唐縱最後自己赤膊上陣,親自跑了一趟上海,搜集對警方有利的證據。

   4個月後,國民黨中央行政院、國防部對金都大血案的處置裁決出台。其中的行政部分主要是:對憲兵司令張鎮、淞滬警備司令宣鐵吾,各予以記過處分。對黃浦、老閘、新成警察分局局長張人佑、施思源、卓清寶3人以「處事失職」為由,予以革職。其中,對卓清寶,以「事發時未予彈壓,相反對部屬有刺激性言詞」為由,押送首都(南京)地方法院訊辦。對憲兵23團團長、該營營長,以平素教練無方,各降一級,該團全部調離上海,前往南京「整訓」。

  12月,由國防部軍法處長劉慕曾中將任審判長的軍事法庭下達刑事判決書,以共同殺人罪,判處憲兵羅國新死刑,褫奪公權終身;對憲兵楊燮開、顧明輝,各處有期徒刑15年,褫奪公權5年。以共同傷害他人身體罪,對憲兵李豫泰、吳伯良,各處有期徒刑2年,褫奪公權1年。一場造成20多人死傷的特大血案,就此草草收場。

  經過這次憲警流血大衝突,根據唐縱的建議,國民黨政府正式頒布《憲警職權調整辦法》,明確規定一般性的治安問題由警察處理。只有軍人違反治安的案子才由憲兵處理。軍民之間有糾紛,軍人交憲兵,老百姓交警察處理。這樣,過去國民黨憲兵駐在哪裡,便和那裡的警察爭權奪利的問題暫時得到解決。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