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周柴榮先北後南與北宋先南後北的對比研究

無價講歷史 發佈 2024-04-03T09:40:45.409940+00:00

中國曆朝歷代的大一統政權大都是由北向南開始的,例如秦漢晉隋唐,只有極少數是由南打到北,比如說明朝。而在這些政權中,有兩個朝代卻是尤為特殊,他們一個從南打到北,一個從北打到南,均建立了不俗的功績。

在閱讀此文之前,麻煩您點擊一下「關注」,既方便您進行討論和分享,又能給您帶來不一樣的參與感,感謝您的支持。


中國曆朝歷代的大一統政權大都是由北向南開始的,例如秦漢晉隋唐,只有極少數是由南打到北,比如說明朝。而在這些政權中,有兩個朝代卻是尤為特殊,他們一個從南打到北,一個從北打到南,均建立了不俗的功績。然而遺憾的是,他們最終都未能建立大一統的政權,而後世學者每每提到他們時,也不禁為之嘆息,這兩個朝代就是後周和北宋。

後周的先北後南

後周,五代時期最後一個在中原建立的政權。公元951年,後周太祖郭威推翻後漢建立大周政權,史稱後周。後周建立後,郭威勵精圖治,他減免雜稅,廢除徭役,採取休養生息的治國方略,使中原地區有了短暫的平穩時期。再加上他任人唯賢,知人善任,國家很快便得到了長足的發展,為柴榮後來的征戰打下了基礎。

公元954年,郭威病逝,養子柴榮繼位。繼位初期,柴榮雄心壯志,為完成統一大業,他立下了著名的三個十年計劃,他延續郭威的懷柔政策,繼續勵精圖治,完善制度,制定刑罰,屯軍練兵,安撫周邊,使中原地區的經濟得到回暖,軍事實力不斷增強。

柴榮繼位後,為完成統一大業,採納了大臣王朴的建議,決定先易後難,先不去撼動強大的契丹,先拿南方一些小的政權開刀,逐個擊破,待徹底擺平南方後再去同北方的契丹一較高下,而南方九國中最為弱小的當屬後蜀和南唐。於是柴榮在高平之戰擊敗北漢與契丹的聯軍後轉而將戰略重心轉向了南方。

公元955年,柴榮率先向後蜀發難,先後派兵攻下了西蜀的秦、鳳、成、階四州,而後他又調轉矛頭,兵鋒直指南唐,通過三次御駕親征,將淮南十四州盡收囊中。然而在取得對南唐的勝利後,柴榮卻做出一個令後人難以理解的舉動。

柴榮在對南唐之戰後,稍作休整,即派大將鎮守北疆,屯兵鎮寧,為征戰遼國做準備。後世人很不理解柴榮的這個舉動,本來王朴已經為他精略好了奪取天下的戰略,即先易後難,由近及遠,可為什麼柴榮後來又轉而攻遼,這不是捨近求遠,棄義從難嗎?其實並不然,柴榮這麼做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首先,柴榮最初是認同王朴先易後難的觀點的,不然他也不會相繼攻伐後蜀和南唐,至於為什麼後來又轉而由北向南,這恐怕和當時的時局有關。

其實早在郭威時期,北方的北漢政權便早已蠢蠢欲動。郭威逝世後,北漢遂趁著後周國喪之機,與遼兵聯合南下,企圖一舉滅掉後周,不料後周新立之君柴榮力排眾議,御駕親征,最終經過慘烈的高平之戰,擊潰了漢遼聯軍,使得北漢與契丹短時間內無力再戰。

或許也正是因為這次戰爭,使柴榮深刻的認識到了北疆安全的重要性。北疆邊患不定,始終是隱患,無論什麼時候征戰江南,他們都會趁機南下擾亂後周的後方,使得自己無力征南。加之高平之戰初期後周軍隊在戰場上的失敗,尤其讓柴榮意識到北方不定無異於養虎為患的威脅。

由於兒皇帝石敬瑭的開門揖盜,燕雲十六州被割讓給了遼國,這使得來自北方的遊牧民族在後周的北疆有了堅固的大營,他們進可攻退可守,依託燕雲十六州的有利地形,契丹不斷大肆虜掠,擾亂邊陲,在中原的勢力得到了大大增強,如果不趁現在狠狠打擊他們,等到日後變得更加強大,就更難以對付了。

公元959年,柴榮發動攻遼河北之戰,旨在收復燕雲十六州。戰爭初期,後周大軍愈戰愈勇,連下遼國三關三州十七縣,遼國上下舉國震動,朝野震驚。就在柴榮準備一鼓作氣,直搗幽州時,卻不幸身染重疾,不得不班師回朝,不久便病逝了,享年三十九歲。

回顧柴榮的一生,他其實也從未真正想過先北後南的戰爭策略,北上攻遼國實在也是無奈之舉。

北宋的先南後北

公元960年,趙匡胤黃袍加身,發動陳橋兵變,隨後逼迫周恭帝禪讓,即位開國,建立宋朝,史稱北宋。

趙匡胤稱帝後,繼承了王朴《平邊策》的戰略主張,確立了「先南後北」,「北防南征」的戰略思想。將自後周柴榮以來軍事重心在北的戰略布局重新調回南方。

公元963年北宋先後吞併了荊南和湖南,公元965年徹底滅掉後蜀,971年滅南漢。至此,嶺南至廣州以北的廣大地區皆被納入北宋版圖。剩下一些敵對的政權也都是苟延殘喘,朝不保夕,趙匡胤統一南方指日可待。

歷史從來都是驚人的相似。無巧不成書,就在趙匡胤雄心勃勃準備再次南征,一統江南的時候,卻於公元976年駕崩。其弟趙光義繼位,史稱太宗。

趙光義即位後,承繼了哥哥的未竟之業,先後攻滅了吳越和北漢,至此,北宋統一了中原至南方的廣大疆域,剩下最大的威脅就是北方的遼國了。

然而,宋太宗的兩次北伐皆以失敗告終,不僅消耗了國庫大量的財力物力,更葬送了北宋統一全國的精銳部隊,這也使得後世之君不敢再輕言收復燕雲之地。

客觀來說,柴榮的先北後南和趙匡胤的先南後北,都沒有錯。柴榮時期,內地政權並立,征伐混戰不斷,北疆的遼國虎視睹矚,隨時准趁機南下禍亂中原,所以先打遼國屬於迫不得已。首先,早在柴榮南征之前,遼國便已和北漢勾結,趁機南下,在高平之戰中被柴榮擊敗,這次戰鬥應該說給了柴榮一次警醒,使他清醒地認識到北疆邊防的重要性。

其次,先難後易,也會有出其不意的效果。當時的政權中最為強大的當屬遼國。後周若是先去攻打南方,則北方的遼國會趁機擾亂後方,可若是先攻北方遼國,則可以起到殺雞敬猴的作用,南方眾國則不敢輕舉妄動,這樣便可以待後方根基徹底安定後再調轉頭來用全部的精力來對付南方。

而北宋之所以捨棄了柴榮的先北後南策略,應該講正是繼承了柴榮的中心戰略思想。北宋建立後,周邊眾國皆是虎視眈眈。例如南唐,只是表面上表成臣,實則面和心不和。正是由於這種形式,使得趙匡胤重新將柴榮時期的「戰略中心在北」的戰略方針調回了南方。

因為趙匡胤十分清楚,高平之戰和柴榮的御駕親征已經給遼國造成了極大的震撼,尤其是連克遼國一十七縣,嚴重打擊了遼國在北疆的勢力,使得其在短期內無力再戰,敲山震虎的目的已經達到,所以可以將北方的戰略暫時由進攻轉為防禦。這樣便可以將大量的軍隊集結在南方,全力征伐江南。此舉不免有些前人栽樹,後人乘涼的意味。

北宋先南後北的戰略失誤

和柴榮相比,趙匡胤畢竟略遜一籌,北宋雖然後來統一中原,但先南後北戰略還是有失誤的地方。首先,由於趙匡胤將北宋的戰略重心重新調轉回南方,導致北方兵力空虛,柴榮以來的積極進攻又重新轉為了防守為主,這就給了遼國重新集結實力南下,擾亂中原的緩衝時間,在以後的幾年裡,契丹趁著趙光義在忙著南征江南,無暇北顧,不斷充實自己的實力。

其次,由於北宋在北方邊疆上的對敵政策以防禦為主,事事隱忍,導致北疆的百姓長期生活在遼國的屠戮之下,百姓的生命財產安全無法得到保障,導致民心向背,很多人紛紛投靠了遼國,造成了北宋的人員和人才流失。

當北宋徹底平定南方調轉回來準備對付契丹時才發現,昔日在戰場上被打得潰不成軍的遼國,早已不可同日而語,此時的遼國已經成為僅憑宋朝是無法撼動的存在。這也導致了在以後長達幾十年的宋遼戰爭中宋朝一直被壓制,只得以求和為主。

最後就是因為北宋先南後北的戰略主張,導致丟失的燕雲十六州一直未被收復,仍舊長期被掌握在外族手中。致使其脫離中原王朝統治百餘年,直到明朝,才被朱元璋命徐達和常遇春收復。

燕雲十六州的戰略地位極其重要,他不僅是中原政權抵禦北方遊牧民族的堅固的城牆,也是中原王朝在北部邊疆的第一道防線。正是由於燕雲十六州一直被掌握在漢人手中,北方遊牧民族的鐵騎才未對其造成致命性的打擊,只能是不斷侵犯和擾亂邊疆。

遼國以及後來的金國和蒙古政權,也正是憑藉著燕雲十六州進可攻退可守的戰略地位,才可以對中原地區的中原發動幾十年的侵略和擾亂,嚴重威脅了中原地區的安全。

結語

不可否認的是,無論是後周的先北後南,還是北宋的先南後北,都在客觀上推動了國家的統一,維護了民族的獨立,是自唐末以來紛爭不斷的局勢得到短暫控制,為中原及南方迎來了短暫的局部統一,是政治,經濟和文化都得到了發展。為後來的大一統政權奠定了基礎。

尤其是北宋的局部統一,使得宋朝的經濟空前繁榮,科技在這一時期得到極大程度的發展, 文化思想開始復興, 為後來的南宋元明時期的理學發展提供了理論基礎。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