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病逝10年後「死而復生」,還娶了漂亮老婆,真相牽出陳年命案

歲月靜好一世晴天 發佈 2024-04-03T15:29:19.814638+00:00

可在10年後,陳貴唯一的親哥哥突然接到杭州警方通知,陳貴死後這些年並未在這個世界上消失,而是一直存在活動軌跡。

2009年,陳貴因病去世。可在10年後,陳貴唯一的親哥哥突然接到杭州警方通知,陳貴死後這些年並未在這個世界上消失,而是一直存在活動軌跡。

陳貴的哥哥一聽頭皮頓時發麻,陳貴明明已經病死,而且還是自己親自為其料理的後事,就連戶口都已經註銷了,怎麼還會有生活軌跡存在?難道是陳貴死而復生了嗎?

世上真會有如此詭異事件嗎?警方面對陳貴哥哥的疑問也不敢疏忽大意,馬上派人到陳貴戶籍所在地浙江紹興調查取證,證實陳貴的戶籍當年確實已經按照正常流程手續銷戶。

這就足以證明陳貴確鑿無疑已經死亡,那麼陳貴死後在社會上的活動軌跡又是怎麼回事?難不成有人假冒陳貴的身份信息?

陳貴哥哥對此根本一無所知,遂要求警方查明背後真相。因為他還有一個疑問,弟弟陳貴生前不曾有不良記錄,警方為何會注意捕捉陳貴的行蹤軌跡呢?

其實這一切還要從1999年發生在杭州的一樁命案說起。

01

1999年12月的一天傍晚,杭州拱墅區公安分局值班室,突然接到報警電話稱,某小區一名姓駱的66歲老婦在家中遇害。

警情就是命令,警方不敢怠慢立刻趕赴現場。等警方趕到時發現,駱大姐躺在餐廳地上,早已沒了生命體徵,現場一片凌亂不堪,到處都是翻動痕跡。

經法醫屍檢初步斷定,駱大姐是被人勒住脖頸機械窒息死亡,身上還有金銀首飾被強行擄走的痕跡,很明顯這應該是一起入室搶劫案件,可現場還有一些細節讓警方感覺不知哪裡有些不對勁兒。

首先駱大姐居住的小區環境設施簡陋,從外觀上一看就是幾十年前的老舊小區,與杭州新小區相比就像個貧民窟,住戶多是退休收入不太高的老年人。

而駱大姐的住房,更是小區里最低檔的一居室,屋裡只有簡單的柜子和床,也沒啥高檔家具,一看就是只能靠省吃儉用才能度日的老年人。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一般入室搶劫犯作案前,基本都會踩點選好下手目標,以謀取最大利益。那麼兇手為何會選擇這麼破舊的小區,然後向一位生活在底層,僅靠微薄退休工資餬口的老婦下手呢?

其次是一般入室搶劫案發現場,幾乎都有強行破門或破窗而入的跡象。可是駱大姐的房子卻絲毫沒有外人強行進入的痕跡。

難道案犯是尾隨駱大姐,或是案犯假借某類工作人員上門尋訪,誘騙駱大姐打開房門?

此類老年人上當受騙的案例不在少數,可是案發現場遺留的一些飯菜又引起警方注意。

原來駱大姐的丈夫早已去世,兒女們也都已成家另住,所以駱大姐晚年一直獨自居住在這套一居室內。

而且駱大姐平時不太喜歡熱鬧,幾乎沒有什麼人前來串門探望,平時就是駱大姐一個人出來進去,交往圈特別簡單清靜。

可是駱大姐出事那天,其餐桌上居然擺放著3副碗筷,而且還做了好幾道菜,一看就是駱大姐邀請兩位熟人到家,然後又精心準備好晚餐。

警方根據駱大姐家門窗沒有破壞痕跡,再加上駱大姐家最後一頓晚餐的可疑之處,初步斷定兇手很可能是那兩個深得駱大姐信任的熟人。

那麼這兩個熟人又會是誰?又為何會對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老婦痛下狠手呢?

02

駱大姐被害消息在小區傳的沸沸揚揚,鄰居們也是人人自危。但鄰居們在惶恐之下,還是儘量回憶駱大姐生前的可疑細節,以便助力警方早日鎖定兇手,還小區往日的平安寧靜。

還別說真有一個鄰居為警方提供了一個有重要價值的線索。原來在事發前近兩個月時間裡,曾有一名30歲左右的陌生男子頻繁出入駱大姐家。而素來不善與人交往的駱大姐,對待那個陌生男人的親熱勁兒,就像自己的親生兒子一般。

這位鄰居覺得駱大姐行為反常,很奇怪66歲的駱大姐是如何搭上一位年輕男人成忘年交的,所以對那位陌生男人格外留意,隱約聽駱大姐呼喚他為李某。

警方對鄰居提供的這條線索特別感興趣,遂經過多方走訪,確定與駱大姐最後交往最密切的男人名叫李勇(化名),沒有什么正經工作,一直在社會上混日子。

隨後警方發現,經常與李勇在一起陳強(化名)也同樣有重大嫌疑,很有可能就是李勇與陳強聯手害的駱大姐。

於是警方第一時間在全市展開搜索,最終在一家賓館發現陳強的住宿記錄,就此順藤摸瓜於1999年12月23日抓住了陳強。

陳強沒有什麼反偵破意識,一被警方逮捕就全盤交代了殺害駱大姐的犯罪事實,並交代了同案犯正是被駱大姐視為親子的李勇。

陳強落網了,可李勇卻如人間蒸發般銷聲匿跡。直到20年後,警方才通過大數據的新科技,意外發現在逃犯李勇的信息,與家住紹興新昌的陳貴的身份信息有頗多相似之處。

可是經過警方調查,陳貴早在2009年就已病亡,並很快就在當地派出所註銷了戶籍。

陳貴不可能「死而復生」,那麼很有可能就是李勇頂替了陳貴的身份,才使陳貴死後,依舊在社會上頻繁留下生活軌跡。

警方斷定李勇借陳貴身份隱身,隨即趕赴陳貴軌跡出現頻繁的永康某工廠實地查證。

警方為避免打草驚蛇,事先隱蔽調查得知一名自稱阿貴的男人,已經在永康生活了10多年,平時為人處事比較低調,很少與外人交往。

警方經過身份信息比對確定,這個阿貴就是他們已經找了20年的李勇。

誰料李勇這個老狐狸,時刻都警惕著身邊的風吹草動,警方還未正式實施抓捕,他就嗅到一些風聲,隨即乘一輛私家車試圖再次潛逃。

只是李勇萬萬沒想到,現代大數據技術太厲害,警方捕捉到李勇乘坐的私家車正在高速路上行駛的信息,當機立斷上高速攔截李勇。

03

李勇落網說起20年逃亡生涯,唯有感慨那簡直不是人過得日子。

原來李勇當年犯事後,也曾想過自殺或自首,但他實在沒有勇氣面對死亡或法律制裁,遂只得像一隻無頭蒼蠅般,沒有方向目標,只是一路向前跑。

李勇自知有命案在身,哪敢走城市大路,遂只得沿著鐵路線走,餓了在垃圾堆扒拉點吃的,累了就找個橋洞,或在鐵路邊就地湊活一宿。

後來李勇走到紹興遇到一個流浪漢,兩人一起結伴以乞討為生。也許因為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李勇有一天說夢話,竟吐露了自己有命案在身的真相。

那個流浪漢無意中得知李勇的秘密不願引禍上身,就隱晦地勸李勇離開。李勇心思縝密,一聽自己竟然說夢話,不禁驚出一身冷汗,隨即就不露聲色地主動離開。

李勇就這樣如過街老鼠般逃亡了5年,直到陳貴的出現,他的逃亡生活才出現反轉。

2004年,李勇又回到紹興混生活,並邂逅了陳貴。有一次李勇和陳貴一起去網吧上網時,利用陳貴出示身份證的機會,偷偷複印了一份陳貴的身份證,以實施蓄謀已久的假冒身份的計劃。

隨後李勇前往金華,利用陳貴的身份證複印件辦理了暫住證,就此在金華落腳,過起稍微穩定的生活。後來李勇經人介紹在永康某工廠找了一份工作,並且還與一位貴州女人組建了家庭。

李勇用自己的雙手辛勤勞作養活自己與妻子,才開始明白這樣普通的正常日子有多麼美好,可他以前不懂得這些,不但傷害了善良無辜的駱大姐,也就此毀掉了自己的一生。

04

原來李勇家住杭州餘杭,是家中次子,上面還有一個哥哥。

用李勇自己的話說,他從小就不聽話,天天惹是生非,不到19歲就離家跑到杭州市區做盲流。

1999年,已經29歲的李勇還在杭州街頭以撿破爛為生,雖然有時也在平海路給人修修自行車,但還是每天飢一頓飽一頓看著挺落魄。

1999年10月的一天,李勇在煙花大會上遇到了駱大姐。駱大姐看到李勇年近而立還居無定所,一直在西湖邊的凳子上露宿,於是有些可憐李勇,當即熱心邀請李勇到其家中吃住。

駱大姐孤身一人住在老房子裡,自己的生活也不太富裕,但其心地善良,還是滿懷熱切地幫助李勇,卻未料引狼入室招來殺身之禍。

李勇確實狼心狗肺,不僅不感激駱大姐的好心,反而動起了歪心思。

原來李勇與剛認識的盲流陳強,想在年關前弄點錢花花。李勇想到駱大姐帶著金戒指金耳環,感覺駱大姐手中應該有錢,於是就把主意打到駱大姐頭上。

李勇與陳強一拍即合,兩人在龍翔橋附近撿了兩根繩索,就走進了駱大姐家。

駱大姐看李勇領來一個陌生男人,不僅未起疑心,反而精心做了幾道菜,熱情地招待李勇帶來的朋友。

李勇與陳強草草吃了兩口飯,就開始露出真面目,逼問駱大姐的錢放在哪裡。駱大姐抵死不說,陳強怕駱大姐呼救,就用手死死捂住駱大姐的嘴巴。

駱大姐拼命反抗,可一個年過六旬的老人,又怎能抵過兩個正當年的壯漢。可憐的駱大姐最終遭到毒手遇害。

事發後陳強很快落入法網,李勇卻如喪家之犬踏上逃亡之路。所幸法網恢恢疏而不漏,李勇在警方20年堅持不懈地追捕下,即使改名換姓也未能終生遁形。

05

不可不知的人性,有時不是所有的善良都值得推崇,因為農夫與蛇的悲劇真的很可怕。

駱大姐心存善意救助狀如乞丐的李勇,卻未料竟遭殺身之禍。但說到底駱大姐不僅僅死於李勇不懂感恩的惡,她也死於自己毫不設防的善良。

而李勇作惡後也沒能得到片刻安寧。即便後來李勇借陳貴的身份貌似過上安穩小日子,但其一直將自己包裹得像個粽子,不願讓別人走進自己內心隱藏的秘密。

李勇不敢出門,不敢看電視上的法制節目,甚至杭州牌照的車停在廠子門口,都嚇得他不敢進廠。

李勇在擔驚受怕中度日,有時也幻想自己已經逃脫了往事糾纏,但他很快就會被如影隨形的夢魘驚醒,這才終於明白原來一切都未過去。

李勇當年作案時是用繩子勒死駱大姐,遂其在以後的20年間,始終怕見到繩子。20年的惶恐不安,讓李勇悔不當初,想彌補過錯卻已無法回頭。

李勇已被當地法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李勇對此判決沒有表示抗拒,因為他知道自己做的惡需要自己承擔。

李勇將自己的下場歸結於年少時的不懂事,等經歷了20年的逃亡生涯,才逐漸懂得人應該怎樣活著,可惜時光無法倒流,駱大姐也不能再復生。

其實李勇在接到駱大姐釋放的善意時,就應該能體驗到世間還有單純的真善美,但他卻未能讀懂人生,一意孤行地鑄成大錯,將一個本來應該很美好的故事,硬生生改成了農夫與蛇的悲劇。

善惡就在一念之間,有時完全的「善」將會讓人變得軟弱,完全的「惡」會將人推向地獄。我們只有將「善」與「惡」的標準與底線確立,才能構成一個和諧的自我。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