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鬼情未了

笠鴻009 發佈 2024-04-03T19:38:34.359618+00:00

小川生活在農村,在讀小學的時候,學校組織孩子們去鄰村幫忙拾麥穗,這個小川也去了,晚上一大群孩子就在鄰村的大隊裡睡覺,那天夜裡小川尿急,自己一個人去茅房,剛走到院子裡,突然有一個年輕的女人攔在了路中間,也不跟他說話,就是沖他笑,這個女人長得很好看,而且給人的感覺很溫柔,小川雖然說那會兒年紀比較小,但也覺得很難為情,就左閃右躲的。


小川生活在農村,在讀小學的時候,學校組織孩子們去鄰村幫忙拾麥穗,這個小川也去了,晚上一大群孩子就在鄰村的大隊裡睡覺,那天夜裡小川尿急,自己一個人去茅房,剛走到院子裡,突然有一個年輕的女人攔在了路中間,也不跟他說話,就是沖他笑,這個女人長得很好看,而且給人的感覺很溫柔,小川雖然說那會兒年紀比較小,但也覺得很難為情,就左閃右躲的。


回去之後過了沒幾天,一天早上小川去上學,因為學校離小川家很遠,所以每天小川都會起得很早,吃完老爸給他做的早餐之後,老爸會目送他走路去學校。那天的女人又出現了,還是笑嘻嘻的攔著小川的路不讓他走,小川依然是左躲右閃,這個時候他老爸看到了就問了一聲,你不去上學,這有啥呢?跟上回一樣,等小川回過頭來,那個女人又不見了。
第二天又是上學的路上,那個女人又出現了,小川依然是跑來跑去的躲閃,他老爸看到這一幕就很生氣,那個時候供一個孩子讀書不容易,就覺得說孩子玩心太大了,劈頭蓋臉的把小川罵了一頓,小川很委屈,指著空氣說,她一直攔著不讓我去上學,但是他老爸也沒看到什麼,於是就問他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小川就把這個事一五一十的講完之後,他爸就覺得說這個孩子可能是碰到不好的東西了,去鄰村打聽,結果還真問出來了,說有一個年輕的女孩去世了,根據村民的描述樣貌和小川見到的那個人很像,他爸就去找神婆子想處理這個事兒,但是沒什麼效果,覺得可能是找錯人了,於是就不斷的托關係找神婆子,東找一個西找一個時間一晃就過去了兩三年。這兩三年中那個女人不僅跟著小川上學,甚至晚上還要睡在小川的身邊。


當然這些都是小川自己講出來的,中間小川他爸也帶著小川去過幾次廟裡,據這個小川說,每次那個女人就會在廟門口等著他們出來,等他們出來後又跟著回家。每次小川他爸就問他說那個女人在不在,小川都會指著一個地方說那個女人在哪兒?這個女人唯一怕的是小川的大伯,他大伯殺了一輩子的豬,可能就殺氣比較大。每次大伯一到小川家,那個女人就不出現了,小川就可以正常的吃飯睡覺了。
後來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可能是因為時間久了,小川不僅不害怕那個女人了,似乎還喜歡上了那個女人,就不願意再配合家裡驅趕他,這個家裡一旦來神婆子進行驅邪,他就會擋在前面,甚至會砸了神婆子的工具,不讓他們傷害那個女人。久而久之變得外人看起來有點瘋癲,因為他總是一個人對著空氣自說自話對著空氣哈哈大笑。


當天晚上他們就住在醫院附近的招待所里,他爸就問小川,那個女人跟來了嗎?在哪?小川就指了指桌邊,然後自顧自的開始說話了,他爸氣的就出門打了壺熱水,回來的時候把門給關上,然後一股腦的把熱水澆到桌子邊上,就剛剛小川指的位置,小川大喊你幹嘛你緊接著門自己打開了,好像被人使勁拉開的,他爸就感覺那個女人跑出去了。
但自此以後小川再也不願意告訴任何人那個女人在哪,整個人也變得特別小心。小川總說他十八歲那年就會娶那個女人,村民們不相信小川會娶她,小川年齡漸長,越來越受到村民的關注,到了十八歲的那年,村里人好像都盯著小川的生活,小川的行為白天沒有啥變化,每當夜晚降臨的時候,他就變得異常,晚上總是會對著空蕩蕩自言自語,他的父親慢慢也不管他了,只是想著他的身體健康就好。


這樣子的狀態持續到了十八歲生日那天,他的關注度前所未有的高,只見這天小川出門做了造型,買了新衣服,容光煥發,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去見心上人特意打扮了一樣,這個時候大家才發覺小川不是說說而已,難道真的會有這麼純粹的看不見的愛情嗎?到了晚上,小川的親戚朋友都來給他過生日,當然也有好奇和懷疑的心態,期間人們有說有笑,但是大家的心思都不在這熱鬧的氛圍中,而是在小川身上。

等吹完蠟燭,分蛋糕時候,小川切了第一刀,拿起第一份蛋糕對著旁邊說了一聲:你先吃。這時候所有人都有點驚訝,也都不敢吃蛋糕了。夜色漸晚,人們慢慢散去。晚上睡覺前小川給父親說:爸爸,這麼多年,你辛苦了,以後你要照顧好自己。小川父親還很奇怪,過個生日說這幹啥。小川好像冥冥之中知道自己的命運一樣,他回到房裡,發現房間裡面煥然一新,紅紅火火的,就像婚房一樣,這時候旁邊的那個女孩給他說,川,等了你十幾年,過了今晚,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在夢裡,他們去了一個山清水秀,車水馬龍的地方,在鬧市里他們經營者一間茶社,日子平淡,兩口恩愛。


第二天快到中午了,小川父親看小川還沒起來,就去喊他,喊了半天,也沒有聲音,進去以後發現小川安靜的躺在床上,嘴角掛著微笑,只是再也不會醒來了。小川父親悲痛欲絕,沒過多久,也離開了這個一直住的村莊。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