廠長說事 香港另類人物 跛豪 要是他低調點 還能安享晚年

廠長說事兒 發佈 2024-04-03T19:44:06.728519+00:00

在上個世紀90年代時期,不少描繪黑社會故事的香港電影風靡一時,可以說,是一代人的童年回憶,當時,不少的電影都是以香港現實背景為基礎,參考真實黑社會故事進行改編。

大家好,歡迎觀看本期人物解說。

片頭的這個影片對話,相信很多八零後都很印象深刻,這是出自香港電影,古惑仔系列裡的一段影片。在上個世紀90年代時期,不少描繪黑社會故事的香港電影風靡一時,可以說,是一代人的童年回憶,當時,不少的電影都是以香港現實背景為基礎,參考真實黑社會故事進行改編。當中最經典的莫過於古惑仔系列,電影裡的幫會洪興,就是參照當時香港潮州幫黑社會組織新義安為原型。除了新義安外,潮州幫還有另外一個分支,被參考為電影原型,搬上大熒幕。他就是義群的老大,吳錫豪。吳錫豪這個名字你也許會感到陌生,但說到他的綽號,跛豪,相信屏幕前的你就略有耳聞了。以吳錫豪為原型的電影,跛豪,於1991年上映後,就取得了3800萬票房,這個成績,在當時可是相當的厲害了。跛豪更是榮膺了第十一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以及最佳編劇獎,

影片描述了跛豪是如何一步一步的,由難民變成大毒梟的歷程。故事中的主角經歷了人生百態,但現實中的人物原型比電影描述的更加誇張。現實中的跛豪,人生經歷更是大起大落。嘗盡人間冷暖滋味。

今天,我們就來聊一聊跛豪背後的故事。

吳錫豪,綽號跛豪。出生於1930年,廣東省汕頭市潮陽縣達濠鎮人。六十年代,各地出現大饑荒,很多人選擇偷渡來到香港,吳錫豪就是這樣偷渡到香港的。在當時的香港,除了一些山寨廠,就是大街小巷的跑馬花檔,當時這種賭博方式最為流行。居住在貧民區的吳錫豪,也在這些大街小巷中開了一間花檔,以此來謀求生計。身為潮州人的吳錫豪,很善於經商,他的花檔越開越大,生意越來越火,勢力也越來越大,可以說在石夾尾這一帶有了自己的一片江山。然而,沒過多久,他便迎來了與自己抗衡的競爭對手,馬氏兄弟。馬惜如和馬惜珍兩兄弟。馬惜如是東方日報的創始人之一,值得一提的是,影視明星黎姿的老公馬廷強,便是馬惜如的兒子。

說回跛豪,在與馬氏兄弟的競爭下,跛豪的字花檔生意每況愈下,可以說是一落千丈。而極度渴望金錢的跛豪,自然不甘如此的認輸。但他並沒有選擇與馬氏兄弟進行惡性競爭,因為他發現了一門比字花檔來錢還快的生意。而且沒有一個行業比這個賺錢來得快,那就是販毒。

吳錫豪的粉檔就是他販毒事業的開端,同樣的,在發展的初期,他又遇上了強大的競爭對手,東莞幫,面對強大的東莞幫,吳錫豪自然處於劣勢,在不利的環境下,讓他開始尋找靠山。面對這樣強大的黑社會,吳錫豪採用以毒攻毒的策略,一邊尋求實力更為強大的黑道勢力投靠,一邊組織人手與對手火拼對抗,不斷的消耗對手。最後,經過一番較量之後,吳錫豪所帶領的義群成為贏家。吳錫豪也正式打響了他的名號。自此,他的粉檔生意也蒸蒸日上。勢力也越來越強大。到六零年代後期,潮州幫逐漸發展成活躍在泰國,香港,台灣等地的國際粉檔集團。有傳言,在六零年年尾至七零年年代初,跛豪的粉檔賣出30萬噸,價值三億以上的粉粉。要知道,三億在那個時候,可以說是天文數字了。也因為這個緣故,跛豪家族被稱為香港粉粉四大家族之一,

吳錫豪風生水起的粉粉生意能在短時間內崛起,除了他的勢力外,背後自然少不了一些勾結交易。在那個黃賭毒猖獗的年代,以掃蕩黑社會而聞名的總探長呂樂,實際上是縱橫黑白兩道,隻手遮天,與黑社會勾結,收取龐大賄款的幕後大佬。而呂樂的最佳拍檔就是吳錫豪。

吳錫豪也借著這條線,不斷的壯大自己的粉粉銷售網絡渠道。在地下世界呼風喚雨。所以,吳錫豪除了獲得粉粉四大家族之一的頭銜外,他所領導的義群也與另外三個組織,即新義安,14K,和勝和,一起被成為黑道四大家族,一時間,勢力滔天。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吳錫豪遇見了他一生中最為重要的女人,鄭月英。

吳錫豪遇見鄭月英的時候,他的丈夫已經不在人世了,也就是說,那個時候的鄭月英是一名寡婦。這個橋段有點像高啟強。而鄭月英的父親和弟弟也都從事粉粉行業,兩人一拍即合,很快就陷入熱戀中,然後結婚。吳錫豪在外打拼事業,鄭月英則在家裡相夫教子,旺夫添丁。簡直可以說是達到了人生巔峰。正所謂樹大招風,吳錫豪很快就被競爭對手盯上了,欲除之而後快。雖然他所帶領的義群人多勢眾,又與總探長呂樂狼狽為奸,其他幫派也不敢光明正大的與之叫囂。只能下黑手。派殺手暗殺他。如日中天的吳錫豪似乎很受幸運女神的眷顧,在暗殺之下,大難不死,逃過一劫。但他也在這次暗殺中左腳落下殘疾。這也是他的江湖名號,跛豪的由來。

當然,運氣總會有耗盡之時。

當時的香港貪污風氣盛行,黑道肆意橫行,市民的怨氣也達到了頂點,在1973年終於爆發出來。涉嫌貪污四百三十萬港幣的總警司 葛柏,在被調查期間成功逃離香港,成為導火索,引爆當時的整個香港社會。市民紛紛走上街頭抗議,展開了聲勢浩大的反貪污抓葛柏的大遊行。這件事件也讓當時的港督麥里浩下定決心,革除腐敗惡習,於是他組織成立了ICAC,一個專門反腐的機構。一場轟轟烈烈的反腐大戲正式拉開帷幕。

與吳錫豪狼狽為奸的呂樂探長,因為五億港元的高資產與其官職不相稱,成為追緝的首要目標。收到風聲的呂樂,在廉政公署成立之前就移民加拿大,以此來躲避香港的追捕。而跛豪不知是運氣用盡了,還是狂妄自大,目中無人,在這場運動時,他已經逃離香港,但在1974年時,他竟然敢再次踏入香港境內,當然,香港警方也第一時間收到消息,以販毒罪將其逮捕。跛豪集團的骨幹也同樣被捕入獄。這其中也包括他的妻子鄭月英。經過兩年的審訊,吳錫豪最終被判入獄三十年。他的妻子鄭月英被判入獄十六年,罰款一百萬。義群一眾骨幹被抓入獄,元氣大傷,生意也一落千丈。由當年上萬人的成員衰落至寥寥數百人。一代毒梟就此落幕。香港民眾紛紛拍手叫好。

1991年8月,吳錫豪因患上肝癌,已經是晚期了,獲得時任港督特赦出獄,但由於病重,實際上他只是由看守所病房轉移到二等病房治療。

有趣的是,吳錫豪出獄的那天,正是跛豪上映日。一時間,所有媒體都蜂擁而至,爭相詢問當事人,看到自己的經歷被搬上大熒幕,有何感想。坐在輪椅上的吳錫豪,只是淡淡的說道,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或許那時,知道自己大限將至的吳錫豪,選擇淡然面對命運的安排。

吳錫豪出獄二十五天後,便因病情惡化而離世。自此,一代香港另類傳奇人物的人生正式落幕。

塵歸塵,土歸土,生終將死,零終將滅,極盡繁華,不過一捧清灰。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