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好者是怎樣發現遠古化石的?他們這樣做科學家的「眼睛」

封面新聞 發佈 2024-04-03T20:00:33.082578+00:00

封面新聞記者 戴竺芯 實習生 萬佳 圖據受訪者去年,化石愛好者在成都彭州發現一塊「雞腳印」化石,中國地質大學(北京)邢立達課題組研究後發現,該化石疑似龜類的游泳遺蹟。這意味著,約兩億年前,彭州附近可能是一片三角洲平原或沼澤,在這裡生活的很可能是原始龜類大家族的一員。

封面新聞記者 戴竺芯 實習生 萬佳 圖據受訪者

去年,化石愛好者在成都彭州發現一塊「雞腳印」化石,中國地質大學(北京)邢立達課題組研究後發現,該化石疑似龜類的游泳遺蹟。這意味著,約兩億年前,彭州附近可能是一片三角洲平原或沼澤,在這裡生活的很可能是原始龜類大家族的一員。(點擊查看詳細報導:《成都彭州發現兩億年前龜類游泳遺蹟 這裡很可能生活著原始龜類大家族的一員》)

3月8日,封面新聞記者採訪了發現它的成都化石愛好者,了解發現背後的故事。

岩層上發現「雞腳印」

化石愛好者意識到它不一般

高翔是成都的一名化石愛好者。2022年2月13日,她和另外兩名化石愛好者相約,帶著孩子在彭州一帶「尋寶」。

「我們以前在彭州發現過許多植物化石,包括枝脈蕨、蘇鐵杉、異羽葉、似木賊等。」高翔說,一直沒能發現別的動物遺蹟,讓一行人十分遺憾。

那天,一行人順著一溜邊坡,在向上攀爬的過程中,化石愛好者雍軍在一塊大約一米見方的灰黑色粉砂岩層上,看到了類似動物腳爪的印跡。

「是『雞腳印』化石!」雍軍喚來同伴,大家都十分欣喜。「雞腳印」在四川盆地的化石記錄中有特殊的地位,通常是由史前肉食性獸腳類恐龍留下來的,常見於盆地內的侏羅系—白堊系地層。

高翔說,此前,他們曾討論過「雞腳印」,她還曾帶著孩子去重慶自然博物館仔細觀察過彭州磁峰曾經發現的「雞腳印」化石。這次發現讓她喜出望外。那塊大石板散落在半山腰,板子又厚又重,他們對其進行了詳細的拍照和記錄,並第一時間將資料傳送給中國地質大學(北京)邢立達教授,初步確認了這的確是古生物留下的痕跡。

尋找化石是愛好

做科學家的眼睛很驕傲

一年過去了,經過科研人員的反覆觀察、研究和論證,這塊「雞腳印」化石最終被認定為上三疊統須家河組疑似龜類的游泳遺蹟,並發表在國際期刊上。

它的發現者們十分激動。「非常鼓舞我們,雖然只是小小的成就,但可以充當科學家的眼睛,我們一邊充實自己的愛好,一邊學習,是非常驕傲的事情。」高翔曾在一家企業供職,後來全身心投入家庭。平日裡,她帶著兩個孩子一起探索自然、研究化石。閱讀文獻、認識地層、反覆觀察動物腳印……也正是因為這些功課,愛好者們才能在野外滿是石頭的地面上尋找到不一般的那一塊。

高翔介紹,她身邊的化石愛好者們幾乎都不是專業從事古生物研究的,但或多或少與地學方面存在聯繫。有的人家裡有人從事地質工作,也有人曾經在地質隊短暫工作。識天地探自然,大家對古生物學的喜愛都是一樣的。

他們大多是戶外愛好者,經常在假期相約,帶著孩子一起到野外探險。「我們希望帶孩子多參加這些活動,認識自然,了解歷史。在這些活動中,感受開闊豁達。」

作為一名化石愛好者,高翔也有一些感到頭疼的經歷。比如,不久前,彭州一山村河溝有古生物化石的消息在社交平台上流傳,吸引了許多市民「打卡」,可能會對有一定科研價值的化石資源造成不可逆的破壞。她也希望通過媒體呼籲,作為化石愛好者,需要保護化石,而不是肆意獵奇,破壞。

三位化石愛好者在野外留影

專家說法:

野外探索需注意合規合法、自身安全

在邢立達看來,隨著全民科學素養的提高,業餘愛好者們在古生物研究方面的作用越來越大。「我們國家做古生物研究的專業人員是非常有限的,通過愛好者們的工作可以做一些有益的探索。」

不過,邢立達也提醒化石愛好者們,在野外探索的過程中,首先需要注意合規合法。「化石資源是不可再生資源,我們國家對它們的保護也是非常嚴格的。」邢立達建議,愛好者們可以在法規的範圍內做一定探索,在這個過程中,一旦發現了比較重要的,或者法規中有所限制的化石,應第一時間上報給相關部門。比如說,個人是不允許採集或挖掘古脊椎動物化石的,如恐龍化石。

另外,野外探索中,對安全的要求也應放在重要的位置。許多野外現場可能存在滑坡、塌方的情況,愛好者們在探索過程中一定要注意保護自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採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