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好友帶著木林深準備去找些錢,他用激將法成功收穫

2021-08-03T06:10:13.866541+00:00

是不是有很強烈的挫敗感啊,就前面那幢…這房子啊,自打他買手裡,又漲了一成多,要不說錢就是賤貨,越有越富、越富越有,越窮越缺、越缺越窮」。

「慢點,慢點,你等等。」

木林深若有所思想著,蘇榮樂放慢了速度道著:「怎麼了?是不是有很強烈的挫敗感啊,就前面那幢……這房子啊,自打他買手裡,又漲了一成多,要不說錢就是賤貨,越有越富、越富越有,越窮越缺、越缺越窮。」

樂子說著,掩飾不住地艷羨,他側頭時看到木林深正好奇地看他,他納悶地問了:「你到底怎麼了?要是覺得不好意思見人家,那你就別上去了。」

他吃吃笑著,這個損木林深的機會豈能放過,不過他料錯了,木林深反問著:「其實你不是帶我來看他,而是想從人家手裡要點錢?」

「別說那麼難聽好不好,投資。」蘇榮樂糾正道,小心思被木林深戳破了。

「你這不是虎口拔牙,狗嘴裡搶肉包子,可能麼?越有錢越摳。」木林深提醒著。

「可不讓你說著了,我也是沒辦法,你比他還摳。」蘇榮樂道。

「我不是摳,我信不過你,給你投資,和全買成肉包子去打狗有什麼區別?」木林深道,他深知這位工頭二代的得性,會花錢、會要錢、要糟塌錢,但唯獨不會掙錢,就聽木林深很納悶地問著:「我說樂子,你別不高興……你這身份上門化緣,不招人嗤笑麼?明明可以靠爹混,為什麼偏偏要選擇靠臉混呢?」

「我靠臉混?」樂子一指自己豬腰子臉,怒了。爺是靠臉吃飯的嗎。

「別誤解,我是指不要臉的臉……想要錢,還不就靠不要臉。」木林深笑歪嘴了。

樂子停下車,雙手一叉,直掐木林深的脖子,那苦大仇深的樣子,非要掐他個瞪眼吐舌頭才罷了,邊掐他邊這樣說著,你以為我想,我干點事給我爸瞧瞧;你以為我容易啊,我找同學找朋友已經倆月了,一分錢沒籌著,請吃請玩都花好幾萬了,都特麼跟你一個得性,吃干抹凈就沒下文了……

「等等……我有辦法,我有辦法……你早告訴我啊,不就是要錢嗎,你找木少爺給你出主意啊。」木林深掙脫了,提醒道。

「你就會借高利貸,那我敢借麼?」蘇榮樂悻然道。

「那是坑我爹的方法,坑別人有坑別人的辦法啊……想想我木少十五六出國留洋,逛過紅燈區、見過黑手黨,有麻煩你早告訴我啊,我雖然信不過你,但並不代表我不能跟你當同謀啊。」木林深嚴肅地道。

這倒把蘇榮樂聽懵了,他像初識一樣看看木林深,那細皮嫩肉的、那唇紅齒白的,頂多像個吃軟飯的小白臉,實在無法相信他除了坑爹還有什麼辦法,坑的還是自己親爹。

「這不是騙人,是找投資人,你搞清楚。」蘇榮樂嚴肅道。

「你要不騙,會有人給你投資麼?你要不會騙,就給你投資你能賺回來嗎?」木林木反問。

「好像挺有道理。不過不管騙不騙,為什麼就沒人相信我呢,就孫清華這貨啊,都快成億萬富翁了,一百萬都捨不得給我,現在人都太過分了,一點舊情都不念。」蘇榮樂有點頹廢地道,這是最讓他難堪的地方。兩次上門,人家都不待搭理,要麼說人一闊臉就變呢。

這卻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了,蘇榮樂蒙在鼓裡,而木林深看在眼裡卻是很清楚,像樂子這號胡吃海喝亂搞男女關係的,要有敢把錢給他那才見鬼呢,那怕他是想辦正事。

有辦法嗎?

好像有,眼見著木林木眼珠子骨碌碌亂轉,眉毛像老鼠尾巴亂跳,依蘇榮樂理解,這是木少開始開動腦筋,一般沒錢了想法子坑他爹就這得性,他不由自主地湊上去,小聲道著:「不能偷不能搶,也不能打借條借,我跟我爸說了,我要憑自己本事自己開公司,憑能力找到投資,而不是捅了窟窿讓我爸來擦屁股……我臉皮沒你厚,我不好意思一直坑我爸。」

說得誠懇無比,木林深卻是臉不紅不黑,慍怒道:「什麼叫你臉皮沒我厚……沖你這句話,要到投資,我得毫不客氣地拿一成辛苦費。」

「沒問題,再加一頓酒,以後你泡妞都算我埋單。」蘇榮樂刺激道。

「既然你這麼謙虛,那我就勉為其難幫你一回,孫清華這種暴發戶啊,你求他不管用,聽我的……」

蘇榮樂附耳上來,木林深眉飛色舞安排雙簧劇情,就像兩人發現了哪兒有了美食,那兒來有了美妞一樣,不一會兒,兩人竊笑著下車了,像是吃了顆定心丸,這一回蘇榮樂大大方方地上前摁了門鈴。

兩層,有四五百平,如果從空中附瞰這裡,應該能看到星羅棋布的院落,不過肯定沒有近觀更美,鐵藝的院門,四周爬滿了藤羅、院子裡一個小花園,這個季節正五顏六色地怒放,出來開門的是一位繫著圍裙的姑娘,那水靈臉蛋差不多趕上嫩模的水平了,恭身問好,把兩人請進了別墅。

「你那餿主意行不行啊?」蘇榮樂心虛地小聲問木林深。

「經商不行,不等於智商也不行啊。」木林深笑著小聲回道。

兩人輕步走著,左顧右盼所見,想不拉仇恨都難,進門客廳就是一個紅木茶圍,邊上的兩面柜子,一面是各色茶、一面是各色酒,兩人在客廳稍站,樓上趿趿踏踏的腳步聲下樓了,但見一位暴牙凸腮、肚大腿短的男子下樓,腦袋上的毛已經被歲月的流逝拔光了一半,可胳膊胸上的毛卻愈發地濃密了,這張嘴一笑能把人嚇一跳的,可不是當年的如花,還能有誰。

變化還是有的,當年很猥瑣,現在更猥瑣了。

「孫總,給你帶來一個老朋友,還認識嗎?」蘇榮樂笑吟吟問。

「面熟……這位是……」下樓的孫清花貌似懷疑,挖空心思地在找著回憶。

「如花這個外號是我起的,應該我化成灰你也認識啊?」木林深嗤笑道。

孫清花臉一下子拉長了,半天尷尬,又釋然笑了,他悻然道著:「還是這麼損?等化成灰我一定去看看你……小白臉,聽說你在外面上了個野雞大學,鍍金回來了?」

「金是鍍上了,可錯過真金白銀了,還是孫總牛逼啊,靠本事就這麼拽,不像我們,只會靠爹。」木林深像是羨慕地道。

這句讓孫清華的臉色稍稍好看了,他笑吟吟地邀著兩人參觀他的別墅,這個在蘇榮樂的預料之中,每每來人,都會有這麼個過程,說是參觀,實為炫耀。

這不,說起這幢樓,孫清華說了,不貴,當時三兩千萬,就是有點大,一人拾掇不過來,不還得請人麼,光保姆和鐘點工就請了仨。

說起這裝修,哎呀,孫清華很煩燥了,他說一般一般化,才幾百萬而已,請了好幾個設計師,我覺得他們眼光不行,太狹窄,這不,我就挑了幾個。

說起這博古架,哎呀,孫清華更煩了,一堆古物件,要不是看它還有個樣子,早扔了,對了,得給你們介紹這件青銅器,香鼎,後周時候的物件,冬天暖手的,好像是……手指一戳下巴。

這表情是犯傻了,是絕對是不知道了,就像當年面對考卷上的題目一樣,ABCD得靠謅出來。

圓場的來了,木林深凜然問著:「莫非是小周后的隨身物品……就是寫春花秋月何時了那位皇帝的妃子,漂亮著呢。」

好崇拜的眼光審視著古玩,這正是孫清花想看到的結果,他露著暴牙哈哈一笑道:「對……應該是,樂子你瞧瞧人家木少,多有文化,不像你,就會吃喝嫖賭。」

「孫總您別老損我啊,他比我壞多了,想我當年多純真,都是被他帶壞了。」蘇榮樂指著木林深苦臉道,說到此處,真是於我心有戚戚焉,孫清華咧著嘴道著:「那倒是,想當年咱哥倆同病相憐啊,一起被罰站在教學樓道里曬太陽,那班主任就跟我仇家一樣,每回不做作業都被被他逮著。」

「切,你就沒做過,一逮一個準。」木林深揭穿了句。

「好像你做過似的,還不是哄女生給你抄一份。」孫清華極度不滿地道。

「那當然,這就是臉蛋帥的優勢哦,嘎嘎。」木林深得意地奸笑道,做了個孤芳自賞的噁心姿勢,蘇榮樂知道孫清華的承受力低,趕緊拉著孫清華勸著:「甭理他,您跟個野雞大學出來的較什麼勁。」

「就是……其實我相當感謝咱那班主任。」孫清華嚴肅道,樂子大驚失色問:「為啥啊?他可沒少整咱倆,沒少讓咱倆叫家長。」

「他做了一件好事啊,把他開除了。哈哈。」孫清華樂滋滋一說,兩人相顧而笑,齊齊嗤向木林深,木林深呶呶嘴,這頂賊帽子他從不解釋,不過不解釋,更像沒臉解釋哦。

一同仇敵愾,拉近了樂子和孫清華的距離,這樂子為了要錢,已經諂媚到不要臉的地步了,一會贊房大、一會贊裝修好、一會兒聽到花了多少錢,他又是大驚失色道,哎呀,我爸搞了一輩子房地產,我都沒聽說過在房子裝修上投資這麼大的……這一路迷魂湯灌下去,到下樓的時候孫清華已經是飄飄然忘乎所以,冷不丁地樂子把來意講了,小心翼翼道:「孫總,我們今天來其實是……」

「喲,好容易來一趟,可今天不巧,我上午還得去公司瞧瞧去,有事咱們晚上約咋樣?」孫清華知道是什麼事,直接攔住話頭了。

變化大了吧,這笨蛋都會防騙了,一句把樂子噎住了。

木林深馬上接茬道著:「如花等等,我給你挑幾個問題,你再去公司,這嚴重影響您的形象啊。」

「什麼形象?」孫清華愣了下,叫著保姆拿他的手機和手包。

「裝修有問題……博古架是榆木的,那太掉檔次啊;房子是歐式建築,你安的中式門……牆裙牆線你又搞成法式的,那裝飾畫誰給你掛的……沒人告訴你那是後現代風格的塗鴉……還有這客廳也不對,普通的皮沙發配中式茶座,就紅木再值錢也不搭調啊……知道您這是什麼嗎?」木林深痛心疾首地問。

「什麼?」孫清華愣了,從來都是接受別人的膜拜,可沒想到問題這麼多。

「這叫老丈人給小姨子磕頭……豈有此理(禮)啊。」木林深挑著刺道。

「嗨,我說,你誠心……是吧,你懂個屁。」孫清華生氣了。

「還有香鼎也有問題,你覺得我不懂?」木林深道。

「又有什麼問題?那我花一百多萬買的,鑑定過的。」孫清華不屑道。

「值錢是值錢,出處有問題,千萬別說什麼後周,小周后,後周滅國小周后被宋太祖當眾奸了好幾回,她老公是有名的綠帽王啊……」木林深苦著臉道。

呃……如花給氣得梗脖子了,這真夠損,他指著木林深要憋句什麼,木林深卻是不容他講,直問著蘇榮樂道:「樂子,你找他啥事?」

「就是傳媒公司投資的事。」蘇榮樂道,場面好尷尬了。

「你找他幹什麼?怎麼不跟我說呢?不記得咱們給你賣過多少冰激淋都沒見他回請過……你說讓我來看,我以為看什麼呢,可以一夜暴富,但沒有一夜紳士……哎對了,如花,我告訴你,你這穿著也有問題啊……瞧瞧,這襯衫就是湊了個牌子瞎賣的吧?瞧這手包,真正的奢侈品是純手工縫製,不用標識的……還有您應該懂接受點香薰,您不但體毛過盛,而且體味太重,怎麼步入上流社會的……喲喲喲,手機用愛瘋的,這人窮成什麼樣子才用覺得IPHONE很裝B的?現在擠公交的都用這手機。看我用什麼?認識不,VETRE定製版,按鍵都是純手工打制……這才叫品位啊……」木林深挖苦一番,亮著手機,一下子把孫清華比下去了。

他一收手機,早被忽悠到懵頭轉向了,孫清華氣憤地回罵著:「你特麼是專門嘲諷老子來了是不是?故意是不是?我願意,管得著嗎?我願意這麼裝修,管得著麼?我願意這麼穿,管得著麼?礙你屁事?這是我家,我愛幹嘛幹嘛?」

粗口出來了,品位不要了,一叫囂起來,還是當年那個罵街的如花,暴牙薄唇唾沫星子亂濺,驚得木林深趕緊躲。

「走吧,樂子,我給你解決投資去,瞧人家都氣極敗壞了……」木林深沒有爭辨,躲開如花那張湊向他的醜臉,要拉著蘇榮樂走,卻不料這恰如火上澆油,如花回頭嚷著:「站住,樂子等等……投資多少錢來著?」

「一百萬,哎我說孫總,要不算了。」樂子難為地道。

「算什麼算啊,哥隨便給你點就得了,這事你用找他?他個坑爹貨能給你拿出錢來……等等,就這張卡,自個取,密碼……不夠隨時跟我講。」孫清華大度地甩給樂子一張卡,然後回頭看木林深問:「你這麼有品位,要不也給樂子投點?不會一百萬也拿不出來吧?」

喲,可把木林深難住了,他吸吸鼻子,抹抹下巴,眼光躲閃,神情尷尬了。

「裝吧,再裝吧……怎麼不裝這麼幢別墅讓我瞧瞧?哈……」孫清華一下子從木林深的尷尬表情上得到滿足感了,樂子恰逢其會,附合道著:「就是,你裝個屁啊,咱們那屆前後各數十年,孫總都是最出息的……走,您慢走,孫總,回頭我給您送協議去。」

「瞅空送去就成……哦對了,不要亂帶人來我家,上學就知道你品行不端,還好意思講品位啊。」孫清華氣昂昂撂了句,看著低著頭羞愧躲著走的木林深,得意洋洋駕著他那輛蘭博基尼走了。

土豪的世界很難看懂,千央萬求不行,一時之氣如願。

樂子開著車出了小區門就停下了,一件事,直接仆在方向盤上笑得全身直抖,笑了半晌,如願以償的樂子拿著那銀行卡直親,親也不夠,側身一摟木林深,叭唧叭唧親了幾口興奮地道著:「哎呀,認識你這麼多年,終於發現你升級啦,從坑爹已經上升到坑別人的水平了,可喜可賀啊。」

「少扯,有我十萬。」木林深抹著臉蛋,提醒道。

「放心吧,現在就取去……哎我說林子,我求了他好幾回就不搭理,怎麼你挖苦幾句,這貨就給錢了?」樂子駕車走,很是不解地道。

「想想他以前,家窮人丑、郊區戶口、別人眼裡,不如豬狗……從極度的窮困坐著火箭躥上來,能幹什麼……看他那家,房子上千萬、裝修幾百萬,那樣東西都是錢砸的,來了就吹噓……懂了麼?」

「我懂什麼?」

「意思是前後境況差異太大,他在找回自信啊……當我揭開他曾經自卑的東西,那他肯定要反擊我,可他長得沒我帥、學習沒我好、見識沒我多,能怎麼反擊……這時候,你的事就是最好的切入點了。」

雙簧就是一捧一損,刺激到如花土豪一決高下,土豪要生氣了找回臉面,還有什麼辦法,拿錢砸你唄。

兩人樂得笑也不停,一路疾馳,就近轉款,這敗家子兜里有錢可就什麼也不想了,中午哪兒吃、晚上那兒玩、玩的時候邀幾個妞,已經開始謀劃了,什麼傳媒投資早扔到腦後了……

關鍵字:

其實產後恢復沒這麼難~~

2021-10-05T04:17:57.879929+00:00

每天睡前一顆這個就好👍👍

我相信很多懷孕媽咪都能體會這樣的心情↓↓↓
看著衣櫃自己少女時穿的那些美美的衣服跟裙子,
懷孕後天天盼著生完寶寶可以重新穿上漂亮的衣服,
『但事實就是卸貨之後根本超腫!』
不要說以前的衣服了,現在連老公的衣服都穿不下去><
 
最近遇到這個“夜纖SO二代”,就是每天睡前一顆這個就好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583
自己嘗試兩週之後,早上第一件就是去便便(剛開始吃都超臭)
而且漸漸發現食量沒這麼大了~昨天才量重量居然降了
原來這裡面添加了兩款SO體素👍👍
讓你在睡覺的時候自動幫你跑步燃燒代謝1hr🔥
每天只要正常吃,水喝足2000ml就好了,
但是垃圾食品、零食飲料都不能碰喔!
真的是非常感謝這個夜纖SO二代
停止之後也不會回彈或是有依賴性
不傷身真的很重要!!
連我有時候聚餐之後也會偷吃兩顆再睡😊

 

商品資訊

睡覺就能SO二代燃脂膠囊_夜纖SO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