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7歲美女學霸遇車禍成植物人,父母床前苦守2年,奇蹟初現

柳婉月 發佈 2022-05-25T00:35:27.211777+00:00

2019年1月19日晚20許,一輛五菱牌的小型普通客車沿著大同街由西向東的行駛,車中的司機畢德剛早已是睡眼朦朧。

2019年1月19日晚20許,一輛五菱牌的小型普通客車沿著大同街由西向東的行駛,車中的司機畢德剛早已是睡眼朦朧。

今天晚上因為談工作的原因,他和對方在一起喝了幾杯酒,也正是因為這幾杯酒,他很快地將這單生意拿下了。

「要不要叫個代駕啊,兄弟!」合作夥伴略有擔憂地看著他。

「我開車開了幾十年了,這幾滴酒醉不了我。」畢德剛拍了拍對方的肩,示意他不要擔心,隨後就上了主駕駛室。

畢德剛之所以敢酒後駕駛的原因就是內心的僥倖心,他認為今天走的回家的路沒有電子眼也不會有警察,肯定不會出什麼事,但就是這一份僥倖心讓一個17歲的花季少女痛失了上大學的機會。

01 意外突然降臨

在酒精釋放下,畢德剛的腦中早已忘記了回家的準確路線,上下眼皮已經開始打架,他也有強行讓自己打起精神但是困意已經包裹住了他,如果不是在開車,或許他已經直接昏睡過去了。

「咚~」一聲猛烈的撞擊聲忽然將他驚醒,儘管帶著安全帶,慣性也使他撞向了方向盤,從額頭上慢慢留下了一條鮮紅的鮮血,擋風玻璃也早已碎成了蜘蛛網的樣子。

還等不及他感受到自己額頭受傷,他就看見路上已經有一群路人在車的不遠處圍成了一個圈,一個看起來十幾歲的年輕小姑娘帶著憤怒的神情不斷拍打著他的車門叫他下車。

當他暈暈乎乎下車以後,那個姑娘就把他拉到了人群之中,當他看到時,他完全被嚇傻了,一個小姑娘躺在血泊之中,嘴角和鼻腔不斷地冒出鮮血,滿腦袋的血液,手臂的朝向已經不像一個正常人的樣子了。

圍觀的群眾有人在維持秩序,也有人焦急地打著電話,唏噓驚嘆聲一片。他懊惱地蹲在地上,還是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撞到一個活生生的人,他到底幹了什麼事啊!可惜這個世界上並沒有後悔藥,也沒有時間回流機器。

「張鶴瀠,今天我們一起走吧,我正好有一道題不太理解,你邊走邊給我講講唄!」這位同學一隻手自如地收拾著桌子上的課本,轉頭向張鶴瀠詢問著。

「當然沒問題啦!」張鶴瀠開朗地回答她道,早已收拾好書本的她背著書包站到了這位同學的桌前。

張鶴瀠,黑龍江七台河市人,17歲的她在學校早已是一個出了名的人物,因為長得漂亮常常會收到其他年級男同學送來的禮物,除了人長得漂亮她的學習成績也非常優秀。

從小到大她一直都是同學們眼中名副其實的「學霸」,中考時就以700分的優異成績考入了本市最好的重點高中,高中三年以來的每一次考試她都能名列前茅,在近千名學生的總成績單上,她排名始終都在前100以內。

學校的優秀三好學生、優秀團員、優秀幹部等榮譽她早已得遍,她熱情開朗的性格也贏得了許多人的喜愛,可天公總是不作美。

在張鶴瀠與同學正常地步行穿過綠燈的斑馬線時,一輛普通客車亮著燈向著二人開來,一旁被嚇傻的同學早已不知所措,張鶴瀠趕忙將她往身後推去,而自己被這輛客車撞向了道路一旁。

那輛車的車速太快了,它不僅闖紅燈而且也沒減速。

疼痛感襲擊全身,跑馬燈在她的腦中浮現出來,巨大的疼痛感讓她暈了過去,直到兩年五個月以後,在爸爸媽媽悲傷卻滿含溫柔的呼喚中,她漸漸睜開了眼睛。

張鶴瀠的媽媽下班以後一直在家中等著女兒回家,眼看時間越來越晚,冬天的黑龍江又是那麼冷,不安焦慮的感覺逐漸籠罩在母親別鳳丹的心中,她已經給女兒連續打了好幾個電話了,但是還是沒有人接。

為了安撫自己不安的心,她就在心中想著應該是問老師題問得比較久,回來的才比較晚吧,等女兒回來了她一定得好好問問。

如果孩子回家比較晚,她就一定要去接孩子,畢竟晚上不安全。半個小時以後,她終於接到了一通關於女兒的電話,得知孩子出車禍以後的她完全不知所措,大腦一片空白地趕到了醫院。

當救護車將張鶴瀠送到醫院時,她的狀態已經處於病危需要立即搶救,聽到孩子出車禍的張家父母哭著趕到了醫院。

看著生命跡象逐漸變得微弱,頭腫得快要跟肩一樣寬的孩子,張鶴瀠的媽媽情緒一下子就失控了,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披散著頭髮要撞門,表示自己也要跟著女兒一起去了。

張爸爸在接受採訪時說:「醫生當時已經下了病危通知書了,說孩子及時救了下來,也只能是植物人了。孩子媽當時直接瘋了,用頭不斷地撞門,用腳踢牆,看見誰就罵誰,還把我的胳膊咬到了出血。」

「植物人就是『活死人』嘛,誰能接受自己活潑開朗的孩子突然就變成了一個生活不能自理的病人呢?看到我女兒變成這樣我真的很心痛!」

「我當時真的腿都軟了,孩子媽情緒失控了,但是我不能失控,如果我失控了孩子咋辦。」

張洪斌,原本是勝利煤礦的一名工人,下崗以後就靠著四處打工來維持家中的生活,張鶴瀠是家裡唯一的孩子,張先生和妻子一直將她視作寶貝珍珠,孩子從小聰慧漂亮可愛也讓他們省了不少的心。

妻子別鳳丹自女兒出生以後就靠著經營賣棉布的小店來補貼著家用,一家人的生活雖然過得並不是大富大貴但是平淡之中處處都透露著幸福的味道,張洪斌與妻子別鳳丹儘管工作得再辛苦,只要想到自己的女兒就充滿了幹勁。

因為張鶴瀠優異的成績,他們從來沒在張鶴瀠的學習上操過心,高三這一年他們夫妻倆每天交替著為孩子準備著早餐,在孩子心情失落的時候安慰她,他們覺得這就是他們能為女兒高考出的最多的力了。

但誰能想到這樣一個品學兼優可愛的女兒,居然因為一個酒鬼,就喪失了自己年齡段該經歷的經歷。

前一天張鶴瀠都還在和媽媽一起商量如何填報高考志願,幻想著大學的獨立生活,可就是一場突如其來的災禍,打破了這一個小家庭的幸福生活,原本不富裕的家庭也會因這一場災難墜入深淵。

這也是為什麼別女士會突然失控的原因之一,她如此寶貝珍重的女兒,如今居然躺在了病床上。

02 「傾家蕩產」

事發以後,肇事司機畢德剛很快就被帶去了警察局,根據檢測顯示其血液中乙醇的含量為153.1毫克/100毫升,遠遠超過了法律規定的醉駕80毫克/100毫升的標準。

經過了5個小時的搶救,張鶴瀠的生命暫時保住了。年僅17歲的小姑娘就遭受了盆骨和下顎骨裂、脾臟和膀胱破裂、重度顱腦損傷這一串聽了讓人心驚的症狀。

儘管生命暫時被保住了,但顱腦損傷導致了張鶴瀠腦內顱壓加大,腦水腫的現象反反覆覆地出現,高燒也一直久治不退,因此醫生再次下達了病危通知書,並對張洪斌先生說:「做好心理準備,接下來這一周孩子可能隨時有生命危險。」

由於當地醫院的醫療水平條件有限,對於張鶴瀠的治療沒有辦法給出更加好的治療方案,為了女兒能夠更好地康復,張洪斌和別鳳丹在孩子病情穩定以後開始不斷地穿梭在各個城市之間的大醫院。

張洪斌先是帶著女兒長途奔襲400餘公里轉院至哈醫大一院,在這裡主要就是圍繞著孩子持續高熱、顱腦損傷和重度肺炎進行治療。

在與醫生交流病情的時候醫生表示:「張鶴瀠現在的意識障礙很嚴重,昏迷程度為中級,現在是處於植物人狀態的,醒來的時間還是一個未知數,但是你們還是要多和她說說話,畢竟她還年輕恢復能力是比較強的。」

聽了醫生的話以後,張洪斌每天都會守在女兒的身邊,給她按摩因為長時期沒有行走而肌肉萎縮的手臂和腿部,一遍遍地在耳邊說一些鼓勵她的話,他們始終堅持這樣因為他們相信寶貝女兒一定能夠在未來醒來。

在哈爾濱的醫院的ICU病房住了幾個月以後,女兒終於轉入了普通病房,並在這家醫院治療了近五個月。

為了女兒能夠更好地康復,張洪斌夫婦賣掉了家中唯一的一套房產和自家的私車,帶著女兒去了繁華的首都北京,北京的物價讓兩個夫妻感覺自己像是被淹沒在了大海中一樣,讓他們感到窒息。

但每當他們看到日漸轉好的女兒,他們才感覺到有一絲呼吸的空間。因為父母護子的天性,他們都不惜一切代價只為能夠救治自己的女兒。

每天早上天還沒亮的時候,張鶴瀠媽媽的鬧鐘就會準時地響起,她早已形成一套流水線的動作,收拾好地鋪上的鋪蓋以後就趕忙走到張鶴瀠的病床前,給她翻身、換尿不濕、擦臉餵流食。

女兒的狀況讓他們兩個都不能好好地睡覺,睡在樓道里的張洪斌常常整夜整夜地睡不著覺,女兒後續的治療費用、女兒的治療情況不斷浮現在他的腦中,他沒有辦法不去想現實的情況。

為了省錢給孩子治病,兩人每天的餐食都非常簡單,跟女兒吃的流食都差不多了。他們早上經常吃的就是稀飯配上鹹菜,張鶴瀠的奶奶偶爾來探望孫女時也會帶上一份盒飯,讓兩夫妻能夠好好地吃一頓,別累垮了身體。

儘管張鶴瀠因為生病不能移動,但是別鳳丹每天都會為她進行日常的護理活動,幫她做全身的身體按摩,然後再帶她到康復室做訓練。

儘管每天忙得腳不沾地,疲乏的倒頭就能睡,但想著自己這樣做女兒就能在未來的某一天醒過來,她就會忘記肉體和精神上的痛苦。

因為沒有足夠的金錢,張鶴瀠一直是在一間有很多人「居住」的普通病房,這種條件是沒有辦法家屬陪伴在身旁睡覺的,一開始醫生看見夫妻倆睡在病房內外時,還不准許讓他們睡。

但在知道了他們為了救助女兒早已經把家中的房子賣了以後,也知道他們的確沒有其他的錢住宿在外邊了,便默認了他們的居住。

因為女兒的病情,他們倆都無法安心地工作,沒有任何收入來源的他們先是將自己為女兒準備上大學的積蓄拿了出來用,但ICU呆一天就需要花費幾萬塊,積蓄很快就用光了。

為了多湊點錢,她們不僅賣掉了房子和車,還四處找尋親戚借錢,但這些錢也只夠維持一段時間的治療費用,從出車禍開始,張鶴瀠在醫院裡的治療費用就已經花費了近150萬還要多一點。

張鶴瀠的媽媽別鳳丹在接受採訪的時候說:「不管前路有多麼難過,我們兩個都會想辦法去湊齊這筆錢。」

「她才十幾歲啊,還那么小,青春才剛剛開始,她還沒有見過更好的世界,為了讓她再次感受到世界的美好,我和她爸爸一定會竭盡全力去借錢讓她變得更好。」

「醫院真的是一個能夠看見人生百態的地方,家中有人生病真的是一件非常令人痛苦的事情,儘管我知道鶴瀠病好後我們有一大堆帳單去歸還,但是目前能讓鶴瀠變好就是我最大的願望了,我不怕什麼困難!」

張洪斌夫婦晝夜都守在張鶴瀠的窗前呼喚她,終於有一天,她睜開了眼睛,雖然這並不能表示女兒已經完全恢復了意識,但這對於他們夫妻倆來說已經是這一段時間以來期待過的最好的奇蹟了。

張鶴瀠的媽媽還表示女兒小時候最大的夢想就是去當一名女兵,為祖國貢獻自己的力量。

等女兒進入高中學習了生物以後,女兒又告訴自己說生物實在是一個太有趣的科目了,因此她又想成為一名醫生。

03 絕不會放棄

經過法院判決,肇事司機畢德剛因酒駕被判處有期徒刑兩年,且需要賠付給張鶴瀠一家五十四萬元作為治療費用。

但本就以送貨為生的畢德剛一個月的工資也不過就四千左右,他根本沒有任何賠付能力,畢德剛因為醉駕保險公司也沒有給予他一分保險賠付費用。

在入獄前他將自己能夠給的錢都給了張鶴瀠一家,他也向自家的親戚四處借錢來彌補自己的過錯。

畢德剛向張洪斌發誓道:「我發誓,我出來以後一定會儘快把錢籌齊交給你們,是我對不住你們,是我毀了這個女孩。」

「現在我實在是拿不出來那麼多錢,等我從裡面出來了,我打工一定會還給你們的。」

可按張鶴瀠現在的病情來說,他們一家現在就急需這麼一筆錢來救治孩子,每當他們看到孩子滿身插著管子的樣子就感到心痛不已,女兒本應該在這個燦爛的年紀里進入夢想中的大學…

社會新聞報導了張鶴瀠的事情以後,也有許多好心人來幫助他們一家。

張洪斌從2003年開始,就利用了業餘時間建立了一個百人志願者團隊來幫助孤寡老人和殘障人士,他還曾組織過許多場援藏的公益活動,也就是在這些活動中讓他結識到了許多善良的人。

當他志願者團隊的朋友聽到了張鶴瀠的事情以後,還自發地組織起了一個團隊來幫助他們家募集資金。

張洪斌始終都堅持:「行善是美德,助人得善報」的原則,他堅持每年義務參與捐血,累計獻血31次,家中的志願服務榮譽證書都掛滿了他們家的牆。

善有善報,可能就是因為張洪斌的善行感動了上天,夫婦倆寸步不離地照顧了2年。

終於讓「植物人」狀態的女兒有了些許意識,自從將女兒轉入北京治療以後,女兒終於睜開了眼睛,頭和手腳也能夠輕微地活動。

大腦的損傷也讓張鶴瀠變得像一個剛出生的寶寶一樣,身體感到不舒服時會嚶嚶地發出哭聲,如果媽媽給她擦拭身體時讓她感到不舒服,她就會皺起眉頭表示不滿。

這些微微的互動都讓別鳳丹女士感到驚喜和快樂,女兒能夠有反應那就說明女兒一定離痊癒不遠了,不論結果如何她和丈夫絕對不會放棄對女兒的治療。

雖然這些反應在醫生看來仍然屬於無意識行為,但醫生也告訴張洪斌夫婦,張鶴瀠的年紀還年輕,像她這種情況清醒過來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在賣房子之前,他們還翻到過女兒的日記,裡面記錄的話語更加堅定了他們要把女兒治好的心理。

「爸爸下崗以後,我們家的生活變得有些緊張了,爸媽每天風裡來雨里去,我要替他們分憂,我不能亂花錢,我要好好學習,為爸爸媽媽爭口氣!」

善良聽話的姑娘,祝你早日康復!

參考信源

1. 新晚報 2020.07.05《心痛!被醉駕司機撞倒的黑龍江17歲高三女孩還沒醒來……》

2. 河北青年報 2020.07.09《高三女生夢碎酒駕車禍,父母求助360大病籌重圓女兒大學夢》

3. 上游新聞 2020.07.08《高三女生夢碎酒駕車禍 父母求助360大病籌重圓女兒大學夢》

關鍵字:

我跟溫昂的『運動』一直很不協調!!

2021-06-25T09:20:00.012685+00:00

不是我太乾澀,會痛!就是他說很沒有fu

 

我跟溫昂的『運動』一直很不協調!!

不是我太乾澀,會痛!就是他說很沒有fu

長期下來兩人關係變得很差⋯

我是一個很注重保養的女人,

但從沒想過要保養咩咩耶,

但不得不說生完小孩真的有差~

緊緻感啊、保濕潤感啊、都大不如前,

尤其是在結婚多年之後後,

會發現兩個人的時光正在逐年遞減,

甚至要靠其他輔助液才可以順利結束…

但自從吃了蜜嫩香,讓我超驚艷

居然可以變緊緻水潤,

最讓我開心的是整個人都變香香的!咩咩也是了!

而且夏天容易有悶感,現在也完全都不會有了~

各位女生真的要吃吃看拉

(現在老公還會定期幫我補貨XD)

而且她是液態成分,可以直接吸收

不像粉狀還要分解哦!

【吃出香香女人味 持久香X粉嫩白】

✦ 提升90%緊緻 會更有感!

✦ 水潤保濕 不乾燥不疼痛

✦ 淨化異味 散發淡淡花香

 

 

商品資訊

 

蜜嫩香_私密液態膠囊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