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員句號:二婚娶小11歲郭雅丹,47歲得女,托起岳父母的晚年生活

王珍一的自留地 發佈 2022-10-01T21:33:08.339067+00:00

說起1996年央視春晚最火的一個小品,相信很多人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一個錢包》。這劇變無疑讓人印象深刻,以至於24年後接受採訪時,他們依舊能立即說出《一個錢包》的準確時常——五分三十七秒。

文 | 李培樹

編輯 | 孫大聖


說起1996年央視春晚最火的一個小品,相信很多人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一個錢包》。

舞台上,身穿羊皮襖,頭戴白汗巾的李琦一邊揮舞著手裡的皮夾子一邊大喊道「誰的錢包」,語調中的陝北味兒與他的裝扮相得益彰,句號則聞聲飛撲而來,掛在他胳膊上被掄著轉了好幾個圈,場面十分滑稽。

因為兩人表現突出,春晚過後,他們名震全國,從此開啟了人生的新篇章。

這劇變無疑讓人印象深刻,以至於24年後接受採訪時,他們依舊能立即說出《一個錢包》的準確時常——五分三十七秒。

是啊,這不到六分鐘的時間,改變了他們的一生。

不過其實,他們是撿漏上位的,原定的主演是郭達和王汝剛,兩人辭演之後,才輪到他們替補。

很多時候都是這樣,別人一個不經意的選擇,往往會左右你的人生。

關於這一點,想必句號有著很多非常切身的體會。

比如初中時,因為胳膊被鄰居家小孩打折了,他便不再學武,改練對口快板。

比如因葉景林的一句無心之言,他便將自己的名字由句兆傑改成了句號,名字好記了,他的成名之路也暢通了。

再比如丫蛋被安排住他對面宿舍,他這才有了近水樓台先得月的機會,最終抱得美人歸。

當然,句號能成為家喻戶曉的演員與備受稱讚的女婿外,靠的除了這些偶然之外,更多的還是他自身的實力與魅力。

雖然身材不高,但他能吃苦,肯上進,既體貼妻子,又懂得孝順雙方父母,是真正的孝子賢夫。

學藝先學德,做戲先做人,在各大男明星紛紛倒在睡和稅上的今天,是時候重溫句號的故事了。

01

1962年的金秋時節,句兆傑出生在遼寧省丹東市,他的媽媽是一名紡織工,爸爸是裁縫。

句兆傑的爸爸興趣十分廣泛,在工作之餘,還會唱戲、打籃球,在父親的影響下,句兆傑從小就開始學武術、練體操,各種花活兒耍得特別溜。

到初中時,句兆傑自以為天下無敵,便跟鄰居家孩子打了一架,結果這一打就打出事來了——他的胳膊被揍折了。

內行被業餘的打趴下了,這讓句兆傑十分沒臉面,養好傷後,他下定了決心,對他爸爸說:

「我不練武了,改練快板。」

彼時恰逢曲藝盛行,隔三岔五就有表演隊來丹東演出,句兆傑場場不落,看完回家就原樣復刻表演給家人看,家人都誇他有天賦。

15歲那年,句兆傑參加了遼寧省文藝匯演,憑藉對口快板《批零蛋》獲得了優秀表演獎。

高中畢業後,句兆傑聽從父親建議參了軍,擔任演出隊隊員和放映員。

兩年後,葉景林來到句兆傑所在部隊表演,並發現了他的表演天賦。

在葉景林的大力推薦下,句兆傑的演出機會變多了,快板、相聲、小品等節目都少不了他的身影。

可惜節目紅人不紅,幾年下來,大家都沒能記住句兆傑的名字。

句兆傑愁啊,一次他跟葉景林聊天時無意提及此事,葉景林略一沉思,便笑道:

「句兆傑這仨字確實拗口,不如直接改為句號?好說也好記。」

句兆傑一聽有理,從此便以句號之名參演節目。

要說這葉景林,屬實是個大好人,在幫句號改完名後沒多久,他又將句號送上了瀋陽台的春晚。

那是1987年,句號扎一黃頭巾,扯著衣角演一想考演員的女孩,在跟考官對話的過程中,他笑料百出,逗得台下觀眾忍俊不禁。

句號這名字,自此被許多人記住,這一年,他25歲。

小有名氣之後,句號的表演機會增多,於是他離開了部隊,開始在江湖上討生活。

不過地方台鍍的那層金保質期有限,短短三年後句號便少人問津了,雪上加霜的是,沒多久妻子也跟他離了婚,8歲的女兒跟了他。

事業陷入低谷,離婚帶一娃,1990年是句號人生的至暗時刻。

不過老天爺並沒有將句號趕盡殺絕,同樣是這一年,他遇到了趙本山。

02

與句號的落魄不同,1990年的趙本山,是真正的風頭無兩。

這一年,在姜昆的推薦下,他首次登上央視春晚舞台,表演了《1+1=?》和《麻將、豆腐》,開始聲名鵲起。

可以說句號和趙本山彼時的境遇,完全是一個天一個地。

而將這天與地聯繫到一起的,是一部由段吉順執導的喜劇片《現世活寶》。

因戲結緣後,趙本山和句號組成搭檔,多次出演小品,兩人配合十分默契。

不過因為聲名的不對等,句號不僅在台上要做趙本山的搭檔,台下還要當趙本山的生活助理。

他開著趙本山的夏利,住著趙本山的房子,將趙本山的演出事務和財務帳目都打點得妥妥噹噹。

讓句號失望的是,趙本山並沒有因此增加他在小品中的比重,於是4年後,句號又重新回到了葉景林的身旁。

那一年,葉景林成立了麵包車藝術團,句號是團里的第一位成員,他們的服務宗旨是多給官兵送歡笑,少給基層添麻煩。

緣分二字屬實妙不可言,句號剛進藝術團沒多久,便遇到了他的真命天女丫蛋。

眾所周知,東北人管姑娘都叫丫蛋,此丫蛋則特指郭雅丹。

因為歌唱得好,郭雅丹被調進了藝術團,不僅和句號成了團友,還住到了句號的對門。

天時地利人和之下,很快兩人便發生了交集。

一天,郭雅丹提著一桶水往樓上走,累得氣喘吁吁,這一幕讓恰好路過的句號心疼不已,他連忙上前接過水,並告訴郭雅丹道:

「以後這種事都交給我來,你一個姑娘家,不要把身體累壞了」。

聞言,郭雅丹很是感動,她這才意識到句號不止小品演得好,為人也十分熱心腸,她的心泛起了漣漪。

之後的日子,句號沒有忘記他當初的承諾,在郭雅丹開口之前,他便已主動上門幫她料理重活,漸漸地,修洗衣機、換燈泡之類的雜活也被他承包了。

郭雅丹感到十分不好意思,為了回報句號,她便變著花樣給他做好吃的,句號也很捧場,他每次都會對她的廚藝讚不絕口。

就這樣,兩人的感情在柴米油鹽、家長里短中不斷升溫,但他們卻都沒有挑破這層窗戶紙,直到1996年。

03

那一年,藝術團要求郭雅丹和句號主演一個小品,因為要排練,他們在一起的時間多了不少。

一次兩人正練著,句號冷不丁冒出一句「其實我跟前妻已經離婚很久了,這事我只告訴你一個人」,郭雅丹一愣,心想這台詞劇本里沒寫啊。

片刻之後,她才反應過來,句號這是在委婉地向她表白呢,霎時兩片紅雲便飛上了她的臉頰。

見郭雅丹羞紅了臉,句號決定一鼓作氣,把這事徹底挑明,他拉起了她的手說:

「丫蛋,你願意跟我一塊過不?我一定會對你好的,這件事我想了整整兩年了,你要願意就點點頭,不願意也沒事,以後咱就以兄妹相稱。」

郭雅丹的心頓時狂跳起來,她咬著唇,微微點了下頭,兩人的戀愛關係自此正式確立。

郭雅丹稱句號為句哥,句號則把郭雅丹叫做丫蛋,兩人如膠似漆,羨煞旁人。

在那個年代,不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就是耍流氓,因此這段戀愛打一開始就是奔著結婚去的。

因此可想而知,當郭雅丹的父母知道她與句號戀愛時,有多麼暴跳如雷。

句號這條件,確實不怎麼好,他不僅高富帥仨字,一條沾不上,還比郭雅丹大了整整11歲,更重要的是他還有個12歲的閨女。

自己寶貝了23歲的閨女,怎麼能嫁進這樣的家庭當後媽?

可任他們說破了嘴皮子,郭雅丹也不服軟,她說要是不能嫁給句號,她就剪了頭髮進廟裡做姑子。

見硬攻不成,郭雅丹的父親郭志傑決定智取,他打算去藝術團私訪,讓大家來揭句號的短。

然而私訪的結果出乎他的意料,提起句號團里人個個都豎起大拇指,說他人品絕對沒問題,抽菸喝酒打麻將全不碰,人也上進,前途無量,一圈問完,沒聽到一個黑料。

就這樣,原本想擺平句號的郭志傑被句號的同事們擺平了。

沒多久,句號和郭雅丹舉辦了婚禮,婚禮上,郭志傑擔任主持人。

因為那時沒多少錢,他們穿著軍裝舉行了婚禮,這讓句號心裡十分內疚。

經濟條件好轉後,句號帶郭雅丹重新拍了婚紗照,彌補了遺憾。

04

很多男人婚前婚後完全是兩幅做派,但句號卻並非如此。

結婚之後的句號比婚前更為體貼,除了做飯之外的所有家務都由他來承擔。

之所以不做飯,是因為句號的廚藝實在拿不出手,儘管他嘗試過很多次,奈何就是沒那方面天賦,否則他肯定得把灶台也給霸占了。

除了待妻子沒話說,句號對岳父岳母也十分周全,逢年過節必帶著禮物上門,也願意花時間陪他們聊天玩牌。

一次句號的岳母在凌晨四點突然心口絞痛,十分難受,考慮到句號夫妻剛睡下沒兩個小時,便不想打攪他們。

寒風中,兩位老人在路口等了好一會出租,但因為時間太晚沒等到,最後只能叫醒句號。

得知原委後,句號連忙帶他們去了醫院,到了醫院,句號跑前跑後,將岳母安置妥當後,他又給餵飯捏肩,一點不耐煩的感覺都沒有。

處理完一切後,句號語重心長地對老兩口說:

「以後遇到這種事一定要早點跟我說,沒什麼不好意思的,看病這事等不得。」

聽了這話,老兩口熱淚盈眶,他們知道這個女婿找對了。

有了和睦的家庭做後盾,句號的事業很快上了一個新台階。

從1996年開始,他便多次登上央視春晚舞台,表演的《一個錢包》《打氣兒》《愛笑的女孩》《說聲對不起》《送禮》都頗受好評,他的名氣水漲船高。

除了表演小品,句號還多次出演影視劇,他在《我愛我家》《炊事班的故事》《家有兒女》《武林外傳》等電視劇中都貢獻了不俗的演技。

2007年,句號第六次登上春晚舞台,與韓雪一同表演《街頭衛士》,他將違章酒鬼詮釋得淋漓盡致。

讓人沒想到的是,同一年,郭雅丹的哥哥,也就是句號的大舅子便因車禍去世了,年僅38歲。

痛失愛子讓句號的岳父岳母難過不已,為了安撫他們的情緒,送葬當晚句號跪在他們面前承諾說:

「爸媽你們不要太難過,從此以後我就是你們的親生兒子,你們二老的晚年交給我負責。」

漂亮話誰都會說,可落到實處的寥寥無幾,然而句號真的做到了言行合一。

在大舅子去世的第二年,句號便將岳父岳母接到了北京,雖然拍戲很忙,他總要抽出時間跟他們嘮嗑吃飯。

在女兒女婿的用心陪伴下,老兩口很快走出了陰霾。

兩年後,見時機成熟,句號和郭雅丹開始備孕,沒多久便生下一個女兒。

考慮到自己事業繁忙,妻子又需要恢復,句號打算請一個保姆幫忙照顧家事,沒成想郭志傑卻堅決反對。

在他看來沒必要花這冤枉錢,做飯做家務自己完全可以勝任。

因為實在拗不過,句號只得依了。

事實證明,郭志傑照顧家裡確實有一手,上上下下都被他打理得井井有條。

2019年,在《馬蘭花開》節目中,主持人曾問過郭志傑這樣一個問題:

「您現在覺得這女婿找得對嗎?」

郭志傑笑著回答說:

「實踐證明是對的。」

被問到要給句號打多少分時,郭志傑脫口而出「一百分滿分」。

雖是一句簡短的評價,濃縮其中的卻是句號23年如一日的努力與付出。

誰說女婿抵半子,這樣的女婿勝過兒。

像句號這樣,無論在作品還是人品上都無可挑剔的老藝術家,才是真正值得我們學習的榜樣。

如今句號已經60歲,但他仍以出色的演技驚艷著我們,《罰罪》中的百曉生一角便充分展現了他的實力。

事業有成,家庭美滿,句號是妥妥的人生贏家,期待他的更多優秀作品問世。

關鍵字:

為什麼擦了美白,都看不到效果⋯

2021-11-16T03:59:17.772029+00:00

最高等無瑕精華,4週擁有絲滑蛋白肌

為什麼擦了美白,都看不到效果⋯

A:當保養【成分稀薄】【無法導入】【開封變質】

抹再厚,也無法真正代謝色素‼️

 

//幹細胞精萃安瓶,突破美白瓶頸//

💡最高安瓶級-高濃縮急救滋養

保存法國珍貴【海茴香幹細胞】,觸膚瞬間釋放煥膚因子

|標靶淡斑|全面防止色素斑形成

|全面透白|不分年齡/膚質都適用

|縮時補給|階段養膚 長效濃縮保養

 

💡升級+【三大煥白成分】

多方針對瑕疵,完整週期重生光澤肌💡

代謝煥膚|多方阻黑|水光淨白|凍齡緊緻

 

🔸絲絨肌觸 一抹有感

在每一寸肌膚,體會『細。嫩。絲。滑』的絲絨肌觸

新秘御用,91%女性指定回購
 

商品資訊

【急救美白2代】LADYWEIDER_煥膚靚白_凍乾細胞淡斑急救安瓶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