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到打滾的小甜文

她她她4u3p 發佈 2022-11-30T12:43:26.830977+00:00

」 一個星期前,程景碩跟我說,上海那邊有個拖了很久的合作案需要去談一下。結果三天拖到了五天,五天拖到了現在。

結婚前夕,我發現未婚夫和前女友在三亞度假。 我撥通竹馬的電話:「你之前說,要是他不要我了,可以考慮你。這話還作數嗎?」 他沉吟片刻,難得正經:「等著老子明天去娶你!」

1 程景碩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正在做最後的試妝。 屋外鬧哄哄的,來幫忙的閨蜜沈甜和表弟齊放爭論著氣球應該怎麼綁才好看。 我笑著按下免提,柔聲問道:「你從上海回來了?」 一個星期前,程景碩跟我說,上海那邊有個拖了很久的合作案需要去談一下。 上海疫情封城時他就因為這個案子擱置表現得很暴躁,現在解封了我自然沒有道理攔著他。 臨走前,他跟我保證三天內肯定會回來,剛好能趕上一起過七夕。 結果三天拖到了五天,五天拖到了現在。 程景碩沉默片刻,愧聲道:「愫愫,不好意思。我短時間內可能回不去了。 「你看能不能把婚期延後。親戚那邊我讓我爸媽去解決。等我回去我們重新辦一個更盛大的。」 我的笑僵在臉上,還不待問清原因,他那邊緊跟其後的傳來一道嬌媚的女聲替我解開了疑惑。 「景碩,我們要在三亞隔離多久啊。 「早知道不讓你陪我……」 下一秒,電話被掛斷了。

2 重金聘請的跟妝師拿著捲髮棒站在我身旁,看向我的眼神帶著幾分尷尬的同情。 「林小姐,還要繼續嗎?」 我望向鏡子裡長發披散、妝容精緻的自己。幾分鐘前,我還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門外,沈甜和齊放的打鬧聲還在繼續。 掐著手心讓自己平靜下來,我歉然地沖她笑了笑:「不好意思,等我下可以嗎?我打個電話。」 剛才那個女人的聲音,聽起來有些耳熟。我需要證實一下我的猜想是不是正確的。 電話打出去很快就接通了。 那端的楚羨,一貫的吊兒郎當:「喲,新娘子咋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是突然想通,準備棄暗投明了?」 「問你個事,你之前在哪裡遇到的趙婧婧?」 「上海啊。怎麼突然問起她來了,你別告訴我程景碩跟她跑了。」 我微微佝僂下身子,胸口像是被人用力打了一拳,很疼。 原來,他之前的暴躁易怒不是因為合作案沒辦法繼續,而是擔心他前女友。 眼眶酸酸脹脹的,卻哭不出來。 「楚羨,」我啞著嗓子喚他,「你之前說,要是程景碩不要我了,可以可以考慮考慮你。這話還作數嗎?」 話音剛落,傳來玻璃落地的碎裂聲。 楚羨低低地罵了聲髒話:「草,真他娘的跟趙婧婧跑了啊!」 「沒,是我不要他了。 「所以你要不要娶我。」 手機的正上方,提示程景碩幾分鐘前給我了條信息,內容很簡短:「乖乖等我,回去再跟你解釋。」 臨近婚期,陪著前女友去三亞過七夕,還想讓我等他回來。 不出意外,就算改期,林政委家孫女婚禮被放鴿子的事也會成為圈子裡茶餘飯後的談資。 我丟不起這個人,我們家更丟不起這個人! 我知道這對他不公平,語氣軟了幾分:「幫我這一次。婚後我不會限制你。我們可以簽財產協議,要是你想離婚,屬於你的我一分不要。 「你不是喜歡那套宋汝窯天青釉盤嘛,我也可以送你。」 楚羨沉吟片刻,難得正經地問道:「考慮好了?不後悔?」 「不後悔。」 「好,等著老子明天去娶你!」

3 掛斷電話後,我給程景碩回了個信息。 「你通知你那邊的親戚,我這邊我自己搞定。」 然後又點進家族群:「程景碩和他前女友被隔離在三亞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 「跟酒店說一聲,把新郎的名字換成楚羨。明天婚禮照常舉行。」 這兩條信息就像是重磅炸彈,群里直接炸開了鍋。 齊放急沖沖地推開門跑進來,問道:「姐,什麼情況?程景碩那個混蛋綠了你還放你鴿子? 「敢這麼欺負我姐,我現在就打電話罵他!」 我示意跟妝師繼續,柔聲安撫他:「不用。我婚前改嫁丟臉的是程家。 「你通知一下,把這件事壓下來。明天婚禮之前儘量別讓程景碩知道。」 齊放有些蒙,愣愣地問我:「為什麼呀姐?」 「因為……我想公開打他的臉。」

4 我和程景碩還有楚羨,是一個軍區大院長起來的青梅竹馬。 不過他倆從小就看彼此不順眼。 程景碩是典型的別人家的孩子,學習好,做事條理清晰,冷靜自持。 至於楚羨,用楚爺爺的話講,就是未被馴化的皮猴。他自己闖禍就算了,還老愛拉著我一起。用他的話說,就是他爺爺不捨得罰我,他的處罰也會輕很多。 然而他忘了,他爺爺不捨得我爺爺捨得啊! 從小到大,我沒少跟著他挨罰。倒也培養出來了深厚的革命友誼。 我喜歡程景碩,是公開的秘密。公開到什麼程度呢,兩家家長都經常拿我倆打趣。 在遇到趙婧婧之前,程景碩都是默許的。 不管是我黏著他,還是別人開玩笑似的說我是他的小媳婦。 楚羨經常捧著我的臉左搖右晃:「來讓小爺聽聽你腦子裡到底進了多少水,竟然能看上程景碩那種假惺惺的衣冠禽獸。 「腦子進水就算了,年紀輕輕的還眼神不好!明明小爺比他帥那麼多!」 確實,楚羨的外形要比程景碩優秀。 186 的身高,因為常年健身,渾身都是腱子肉。長相更是沒得挑。找他簽約保證他能一炮而紅的影視公司,單是我知道就有三個。 不過他對進演藝圈沒啥興趣,一心只想繼承他爹的衣缽,當個萬惡的資本家。當然,他就算感興趣他的首長爺爺也不會允許。 六歲的時候,他曾跟我說,以後要給我用鑽石蓋一座大大的房子,比漢武帝的金屋藏嬌還要奢華。 如果當時他不是拽著我的羊角辮說的,我想我可能會有一點點感動。 可能是和楚羨太熟,他要不就是欺負我,要不就是帶我闖禍。我和他,更像兄弟。 而程景碩,性子雖然冷淡,對我卻向來溫柔包容。試問這樣的男生,有幾個懷春少女能抵抗。

5 我一直以為,程景碩也是喜歡我的。 直到趙婧婧的出現。 第一次見趙婧婧,是在我十八周歲成人禮上。 饒是我們家老爺子清廉,在這個特殊的日子,家裡還是聚集了不少商政大鱷。 我換好禮服從樓上下來時剛好看到程景碩牽著一個極為漂亮的姑娘進門。 在竊竊私語聲和程家父母陰沉的注視下,他泰然自若地牽著她走到我面前,把禮物遞給我。 「愫愫,生日快樂。」 「對了,給你介紹一下,我女朋友,趙婧婧。」 然後側過頭,用我從未見過的深情眼神看向旁邊的姑娘:「這就是我跟你說的小壽星,我妹林愫。」 那一刻,我的大腦一片空白。 我呆呆地拿著禮物站在原地,還好楚羨及時將我帶走。 他將我帶到屋頂的天台,我蜷縮在角落嚎啕大哭。 我想不明白,為什麼明明是兩情相悅突然間就變成了我一個人的一廂情願。為什麼之前從不反駁「小媳婦」這個詞,今天就成了妹妹。 楚羨可能被我哭煩了,用腳尖輕輕踢了一下我。 「喂,你別哭了。程景碩要是不要你了,你可以考慮考慮我。」 當時的我還抬起頭迷濛著淚眼懟他:「我可謝謝你,不需要!」 他只是聳聳肩:「那你什麼時候需要記得找我。畢竟兄弟嘛,只要我還單身這句話就有效。」 沒成想,只是安慰我的一句話,竟然在幾年後成了真。

6 我不是那種會死纏爛打的。 程景碩把女朋友帶到我的成人禮,目的用腳趾都能猜出來。 我斷了和他所有的曖昧,退到他所說的妹妹的位置上,遠遠地看著他為了趙婧婧瘋狂。 原來,那個冷靜自持的少年也可以和平常的毛頭小子一般衝動,也會為了心愛的女生患得患失。 程景碩的爺爺和爸爸都是位居高位的軍人,他們也一心想讓程景碩走仕途。而趙婧婧的爸爸,酗酒好賭還有前科。 這樣的家庭,註定她是進不了程家的大門的。 程媽媽拉著我的手和我說:「愫愫,我們家不會接納那個狐狸精的。只有你才是我和他爸認定的兒媳婦。 「小碩就是一時糊塗,回頭我好好教育教育他。」 是不是一時糊塗,我們都心知肚明。而我也並不想摻和進他們的愛情。 我拒絕了程媽媽,可她還是發了狠地想拆散那一對恩愛鴛鴦。 為了逼他們分手,她甚至以死相逼。 不勝其煩的程景碩把所有的怒火全都算在了我身上。 在程媽媽又一次因為割腕被送進手術室後,他紅著眼一捶搗在我身後的白牆上。 「我如你的意,和婧婧分了和你在一起行了吧!讓我媽別再折騰了!」 那是我唯一一次見他崩潰。像是被困住的猛獸掙扎了千百遍後雖然很不甘,但也不得不妥協。 可是,明明我也是無辜的啊。

7 我和程景碩的關係,降到了冰點。 因為學校離家並不是很遠,所以大學期間我一直都是回家住的。為了避開他們,我收拾收拾東西搬進了宿舍。 程媽媽顯然也沒料到程景碩會遷怒我。怕影響兩家交情,消停了很長時間。 冷靜下來的程景碩來找過我很多次,試圖修復我們之間的關係。我都以忙為理由拒絕了。 就這樣僵持了四個多月,以一場車禍破冰。 程景碩開車時可能走了神,撞到了路邊的電線桿上。 我得到消息趕到醫院時,程媽媽和趙婧婧都紅腫著眼在手術室外的長椅上坐著。 手術室上方亮著的紅燈分外刺眼。 四個多小時的手術,又在 ICU 觀察了一個星期。程景碩的命是撿回來了,但是腿和胳膊均受傷嚴重,可能會導致殘疾。 即便是這樣,程家還是不肯接納趙婧婧。 趙婧婧陪了程景碩一個多月,和他提出了分手。 她很聰明。 以她的姿色不乏富二代追求,她犯不著繼續在一個不被他家人認可,而他極有可能已經是個廢物了的人身上浪費時間。

關鍵字:

洋芋片能這樣吃!?不用烹調,5分鐘做出高檔下酒菜

2021-06-30T08:34:56.809664+00:00

主廚私藏料理!小朋友讚不絕口的健康舒肥,上桌!

小朋友愛吃零食,不如把它變健康點心吧!
連我跟老公都一口接一口,再配啤酒
啊哈~在家也能奢侈,太幸福了吧🥰

萱媽很少料理鴨胸,很偶爾才在餐廳吃到..
一直認為鴨胸自己煮不會好吃
看到只要「微波解凍」的舒肥鴨胸
還以為跟其他加工食品一樣
背後又是密密麻麻的化學成分😰
沒想到這款成分純!天!然!
媽媽我當然才安心Buy(可不要小朋友吃防腐劑..)

現在這種緊繃時期,現成舒肥好方便~
而且肉質好好吃,完全不比餐廳差❤️
我是買「雞胸+鴨胸激省組」,三餐能換著吃XD
大家自己逛逛吧~

 

商品資訊

 

超好吃的肉肉

舒肥爆汁系列_天然無添加

火神的鹽燒松阪豬

 

 

https://www.cashin.tw/category/7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