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遠革命歷史紀實小說|千佛塔連載之四,拿起刀槍奔赴抗日戰場

齊魯壹點 發佈 2021-08-03T08:09:01.402220+00:00

一九三七年十月十二日,日本鬼子的飛機轟炸了禹城火車站,禹城縣淪陷迫在眉睫,魯西北大地上的人民處於水深火熱之中。

小說摘要:我二姥爺沈青松用自己短暫而富有傳奇的一生,在禹城革命史上書寫了熠熠生輝的一頁。我二姥爺沈青松和我二姥娘趙莞爾起伏跌宕而悽美動人的愛情故事在禹城民間廣為傳誦,至今他們的愛情傳奇在禹城縣南屯鄉大地上還被人們津津樂道-------

千 佛 塔

(連載之四)

文|鍾遠

南屯鄉的廣大群眾對南屯鄉連六陳小學的這些愛國年輕師生,報有無限的希望和信任。

一九三七年十月十二日,日本鬼子的飛機轟炸了禹城火車站,禹城縣淪陷迫在眉睫,魯西北大地上的人民處於水深火熱之中。

次日下午,中國共產黨禹城縣臨時黨支部書記牛瑞民召集禹城的中國共產黨黨員和抗日積極分子,在禹城縣葦河鎮葦河村召開緊急會議,商定發展武裝聯合抗日。作為禹城縣藉的中國共產黨黨員之一、並且是禹城縣南部抗日活動的積極組織者的我二姥爺沈青松參加了會議。

會議是在葦河鎮葦河村的一個老鄉家秘密召開的,整整召開了一下午。

會議決定,在三天內禹城縣必須組織一隻五十餘人的武裝隊伍,命名為魯西北抗日游擊隊第七大隊,確定由共產黨員尹玉山任大隊長。

十月下旬,日本鬼子入侵魯西北,尹玉山帶領魯西北抗日游擊隊第七大隊全部五十餘人趕往高唐縣,埋伏在高唐縣縣城西,企圖伏擊活動在在高唐縣馬頰河一帶的日本鬼子。但是,因為寡不敵眾,魯西北抗日游擊隊第七大隊的五十多名戰士,除少數幾個人下落不明,大部分戰士都壯烈犧牲。

魯西北抗日游擊隊第七大隊的失敗在當地群眾中引起了極大的風波,也給熱情高漲的抗日群眾的心裡潑了一盆冷水。

為了更有效地建立無產階級政權、發動和動員抗日群眾、組織抗日武裝隊伍,中國共產黨禹城縣臨時黨支部決定要在禹城縣成立中國共產黨的正式委員會。

在沈青松的領導下,南屯鄉的抗日救國活動一直如火如荼地開展,廣大群眾的抗日救國熱情比較高,南屯鄉的抗日活動的群眾基礎也比較好。鑒於南屯鄉抗日救國活動的種種有利條件,中國共產黨禹城縣臨時黨支部決定,中國共產黨禹城縣委第一屆委員會就選在南屯鄉成立,具體成立事宜由沈青松和張抗倭組織的禹城縣民族解放先鋒隊負責。

一九三七年十一月一日晚上,經過了一系列周密的策劃、部署和安排,中共禹城縣第一屆委員會成立大會終於在南屯鄉連六陳小學食堂里秘密召開了。

那時候,已是深秋季節,冬天即將來臨了。

南屯鄉連六陳小學食堂裡面從西往東擺了兩排課桌,在食堂的最東頭擺了一張課桌。每張課桌上面點了兩根蠟燭,每張課桌旁邊都擺了三個小凳子。食堂的東牆上,掛著一面紅色的黨旗。黨旗上金色的鐮刀和斧頭在滿屋的燭光閃耀下熠熠生輝。食堂的各個窗戶,都用被單子遮了起來。

窗戶上釘被單子的時候,沈青松在小學裡四處宣揚,天冷了,老師同學們以後吃飯別凍著,咱把食堂的窗戶上都釘上被單子。其實,窗戶上釘被單子的真正目的是,恐怕縣委第一屆委員會成立的時候,被人發現!

沈青松在小學四周及食堂外面都安排好了可靠的人員把風放哨。

會議正式開始的時候,中國共產黨禹城縣臨時黨支部書記牛瑞民同沈青松、張抗倭面朝西坐在了食堂最東邊的課桌東邊的凳子上,參會的三十多名禹城藉黨員代表依次面朝東坐在了各個課桌的西面凳子上。

沈青松俯身在滿頭花白頭髮、方臉大耳的牛瑞民的耳邊耳語了一陣,牛瑞民點了一下頭,揮了揮手,小聲說:「好!」然後,坐正了身子,說:「現在,咱們開始開會……」

沈青松走出了食堂,詢問食堂四周的幾個放哨的青年外面的情況,叮囑他們一定不能放鬆警惕!然後,沈青松又逐個詢問學校里和學校外面各個放哨的青年放哨情況,並且叮囑他們一定打起一萬分的精神,不能麻痹大意!

沈青松在學校里里外外巡視了一遍,才又回到了會議現場。

中共禹城縣委第一屆委員會成立大會上,先是全體黨員代表就當前的抗日形勢展開了激烈的談論,各抒己見、發表自己的看法和意見。又經過了黨員一輪輪的投票,推選出了中共禹城縣委第一屆委員會,推選牛瑞民任中共禹城縣委第一任書記,沈青松任組織部長,張抗倭任宣傳部長。

同時,在這次會議上也宣布成立了禹城縣抗日先鋒隊禹城總隊部,沈青松任總隊長。

隨後,中共禹城縣委第一屆委員會舉行了第一次全體委員會議。

最後,中共禹城縣委第一屆委員會第一任書記牛瑞民同志發表了慷慨陳詞的講話,大意是現在日本鬼子已經開始踐踏我們的魯西北大地,蹂躪我們的父老鄉親,像南屯鄉張賢農這種所謂的范築先將軍的四支隊茌平王子范部七營等等為看家護院建立的民團比比皆是,這些人根本一點也不抗日,根本不顧人民群眾死活,只是大發國難財、瘋狂地搜刮民脂民膏。

牛瑞民最後說,為了聯合抗日抵禦日本鬼子,縣委研究了當前形勢,總結了我們禹城共產黨組織以前建立武裝隊伍失敗的原因,聽取張抗倭同志的意見,決定聯合民團張賢農部的隊伍共同抗日,委派張抗倭、陳龍秀、汪金明、劉子洪等骨幹黨員進入張部,深入基層,教育張部的士兵。

牛瑞民講話結束後,全體黨員鼓掌起立,面向繡著金色的鐮刀和斧頭的鮮紅的黨旗,舉起右手,齊聲高唱《國際歌》。

十二

一九三七年十月,日本鬼子侵占了德州,然後沿著津浦鐵路一路南下,整個魯西北大地包括禹城縣處於了抗擊日本鬼子的前線。

在這種時事混亂的情況下,禹城縣各地的地主及土豪劣紳各據地盤,樹旗立幟,向群眾抽丁、索財、繳槍,成立各自的「義勇軍」「游擊隊」,紛紛自稱團長、司令。

那時候,在南屯鄉境內的土皇帝是張賢農,他的部隊駐紮在南屯鄉南屯村、新陳村一帶。張賢農是南屯村人,本來是倒賣糧食的奸商,他瞅准了這個機會,聚集了二百多人,成立了地方武裝「南屯鄉抗日游擊隊」。後來他又千方百計和駐紮在聊城的山東省第六區游擊隊司令員、愛國將領范築先將軍掛上了鉤,被范築先將軍冊封為四支隊茌平王子范部七營營長。

張賢農搖身一變由糧販子就成為了南屯鄉的土皇帝。

我二姥爺沈青松所在的南屯鄉柳園村,和張賢農的老家南屯村相距十幾里地。我二姥爺的父親我老姥爺沈有財在柳園村也是出名的大戶人家,常年經營販賣糧食的生意。所以,我二姥爺家沈青松家和張賢農以前經常有糧食生意方面的來往,我二姥爺沈青松小時候就認識張賢農,一直稱呼張賢農為二叔。

中共禹城縣委第一屆委員會成立幾天後的一天,沈青松來到了位於南屯鄉南屯村東土地廟裡的山東省第六區游擊隊四支隊茌平王子范部七營營部。哨兵進去一通報,說是柳園村沈有財的二兒子沈青松求見。

張賢農閉著眼坐在辦公桌後面,身後的留聲機里傳出來好聽的曲子。他睜開眼,一揮手,爽快地說:「快請我二侄子進來!」

沈青松進到了張賢農的營長辦公室,給張賢農問了好:「二叔一向可好啊?」張賢農「哈哈」大笑,滿臉的絡腮鬍子亂顫,把手一揮說:「好啊好啊!坐吧!」

然後,沖門外喊,「上茶!」

沈青松在張賢農辦公桌旁邊的椅子上坐下。

「我聽說,二侄子近來混得不錯嘛?今天怎麼想起來你二叔這裡啦?」張賢農端著茶杯,示意沈青松喝茶,翻著高眼泡子問。

沈青松端起茶杯,吹了一下,抿了一小口,放下茶杯,說:「二叔,咱們爺倆也沒外人,我也不繞彎子了,直接說啦!我有幾個平原鄉村師範畢業的同學,目前兵荒馬亂找不到工作,想來投奔二叔,不知道咋樣?」沈青松看了看放下茶杯略有所思的張賢農接著說,「他們幾個都是本鄉本土的,絕對可靠!」

「好啊好啊!我這裡也正缺有文化有見識的文化人哩!」張賢農「哈哈」大笑著說,然後仰躺在太師椅的後背上,接著說,「你看老年老輩子的時候,劉備曹操那些人,都還得需要那麼多有計謀的人給出出主意和點子。你二叔我是個大老粗,當然也更需要你們這些文化人幫我啊!呵呵呵呵……」說著,張賢農大笑起來。

就這樣,中共禹城縣委通過沈青松搭橋這條渠道將張抗倭、陳龍秀、汪金明、劉子洪等十多名中共黨員派進了張賢農的茌平王子范部七營,不久後在營中成立了政訓處,張抗倭任主任。

與此同時,沈青松在南屯鄉南屯村北的城隍廟里成立了禹城縣青年救國會,創辦了《前進報》,沈青松任總編輯,親自寫文章,揭露日本鬼子侵略暴行,號召全體青年行動起來,保衛家鄉!

張抗倭任主任的政訓處在茌平王子范部七營中開展的宣傳抗日救國,在官兵中引起了極大反響,軍隊紀律開始整頓,訓練中加上了政治教育課,使士兵們明白了為抗日救國才當兵。並且,按照政訓處要求,士兵們在訓練行進中都唱著政訓處的歌曲:

「抗戰一發生,大炮響連聲,

不讓日本鬼子來逞凶,

糟蹋老百姓,

好鐵要打釘,好男要當兵!

聯合抗戰中國不會亡,

殺敵是英雄!

……」

不久之後,張賢農的營擴編為四百多人,張賢農自稱團長。汪金明升任二連連長。張抗倭等人藉機在官兵中發展了一批共產黨員。

第二年春天,春暖花開的季節,有人透漏出了消息說:「有人給張賢農進讒言說:張抗倭、沈青松、汪金明等人在營里官兵心目中威望極高,長此以往,恐怕要取代張團長了。並且,還有人極力向張賢農出出謀劃策:張抗倭一般人,又在營部弄了個政訓處,整天妖言惑眾、收買人心,必須將張抗倭等人一網打盡、斬草除根!」

張抗倭等人連夜離開了張賢農的營部,只有劉子洪一人沒有及時離開營部,被殺害。

那一年的七月上旬,沈青松接任中共禹城縣委書記。

十三

一九三八年七月中旬的一天,一個驚天動地的消息傳遍了南屯鄉的大街小巷及南屯鄉周邊區域:禹城縣青年救國會會長沈青松被中共魯西北特委任命為八路軍三二六九師獨立旅武裝工作團團長。在幾天後的於廟大集那天的巳時,在於廟大集上,沈青松領導的禹城青年救國會組織的武裝隊伍將召開宣布成立「八路軍三二六九師獨立旅武裝工作團」命名大會!

自擔任中共禹城縣委書記以來,沈青松認識到:我黨單純依靠像張賢農他們的民團隊伍發展武裝是不可靠的,這些民團成分良莠不齊、奮鬥目標也不明確,容易倒旗易幟;要想擔當抗擊日寇、保衛國家的重任,必須擁有直接在共產黨領導下的人民武裝力量。

沈青松以禹城縣青年救國會為基礎,發動全體隊員群策群力,自籌經費、武器。沈青松的家人也大力支持沈青松抗日救國活動,其父沈有財不惜賣掉了家裡的牛、豬、羊和二畝半地,用於資助青年救國會活動經費。經過青年救國會全體人員多方籌集張金、不懈努力,最終沈青松領導的青年救國會共收集長短槍枝三十多支,還搞來了一些鳥銃、大刀、紅纓槍等民用武器。

身為山東省第六區游擊隊四支隊茌平王子范部七營營長的張賢農聽說了青年救國會已經擁有了槍枝,放出風來揚言:在我張賢農的地盤上,誰敢大量擁有槍枝和其它武器,就是要和老子過不去!老子就要收繳他的槍枝和其它武器!

沈青松親自到了夏津縣向中共魯西北特委匯報了禹城青年救國會的艱難處境,魯西北特委指示:為了抗日救亡,各地方黨組織必須成立自己的人民武裝隊伍,並批准沈青松領導的禹城青年救國會武裝隊伍正式編制番號是「八路軍三二六九師獨立旅武裝工作團」,任命沈青松為團長,並發給五十套軍裝和「八路」臂章。

沈青松和武裝工作團幾個骨幹商量之後決定,在於集大集那天,在於集大集上舉行武裝工作團成立大會之後,將在南屯鄉南屯村城隍廟門口,懸掛上獨立旅武裝工作團的牌子,工作團所有隊員都將穿上帶有「八路」字樣臂章的八路軍灰軍裝持槍列隊在大街上亮相。就是要讓所有人知道,武裝工作團的隊員現在是八路軍戰士了。

就在於集大集的前天,南屯鄉南屯村北的大道上,走來了一個穿著破破爛爛的年輕女子,上身穿著一件灰色的褂子,下身是一件帶補丁的白褲子。女子的長髮用一根灰色的絲帶束在腦後,亂蓬蓬的長髮隨風飄舞,頭頂上像是頂著一個風雨中飄搖的鳥窩。

女子徑直順著南屯村北的大道往東走,徑直來到了城隍廟門前,往城隍廟裡面里就走,門前的持槍的哨兵攔住她,大聲喝問:「你是幹什麼的?你找誰?」

「我找沈青松,你告訴他我姓趙就行了。」女子面無表情地說。

沈青松做夢也沒想到趙莞爾會來找自己。

沈青松領著趙莞爾進了城隍廟裡面,進了團長辦公室。

趙莞爾洗了臉和頭髮,換上了一身乾淨的白色的衣服。這時候,沈青松才重新看見了那個青春靚麗、天生麗質的美麗的女孩趙莞爾。趙莞爾撲進沈青松的懷裡,用拳頭不停地使勁捶打著沈青松的胸口,邊哭邊說:「你個傻傢伙,怎麼不去找我啊?讓我找你找得好苦啊……」

自從去年趙莞爾和父母一起被趕出南屯鄉連六陳小學之後,趙莞爾就跟著父親趙秋風到了縣城裡。趙秋風去找了縣長楊登峰,向楊縣長哭訴了南屯鄉發生的事情。楊縣長安慰著趙秋風說,現在是國共合作期間,好多事情不能操之過急。楊縣長先給趙秋風在教育局謀了個職位,給他們一家找了個住處住下。

楊縣長說,其它什麼事情以後從長計議再說吧。

後來,趙秋風又找了楊縣長,讓趙莞爾在縣第一中學做了教師。

雖然,趙莞爾一直在禹城縣城裡,但是經常打聽南屯鄉的事情,特別是打聽沈青松的消息。一年來,沈青松在南屯鄉的抗日救國活動時常傳到趙莞爾的耳朵里。雖然,是沈青松組織的讀書會把趙莞爾一家趕出了南屯鄉連六陳小學,可以說是把他們一家人狼狽地趕出了南屯鄉。但是,趙莞爾心裡知道,沈青松之所以這麼做,他也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是為了抗日救國的大義。趙莞爾深深懂得一家人被趕出來的根本的原因,還是因為父親趙秋風貪污挪用公款在先,引起了整個學校的眾怒。

趙莞爾時常回想和沈青松在一起的美好回憶,幾次做夢夢見和沈青松結婚了。

趙莞爾幾次說回南屯鄉看看,都被趙秋風臭罵了個狗血噴頭。

前幾天,趙莞爾聽說了,沈青松領導的禹城青年救國會要成立武裝工作團的消息,再也忍耐不住了,就偷偷跑了出來,連夜步行就回到了南屯鄉。

聽完趙莞爾的哭訴,沈青松的眼淚落了下來,緊緊把趙莞爾抱在懷裡,說:「對不起,對不起!」然後低頭深情看著趙莞爾說,「我們再也不分開了,好嗎?」

「好。」趙莞爾緊緊抱著沈青松堅定地說。

當天晚上,沈青松和趙莞爾在南屯鄉南屯村北城隍廟的獨立旅武裝工作團團部里舉行了簡單的婚禮。

獨立旅武裝工作團的四十多名戰士,都提前穿上了帶有「八路」字樣臂章的八路軍灰色軍裝,牽著手圍成一圈,圍著沈青松和趙莞爾又唱又跳,一起為一對新人送去新婚的祝福。穿著一身紅色衣服的趙莞爾看著身邊穿著嶄新的灰色八路軍軍裝的沈青松,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多少年之後,我二姥娘趙莞爾還常常給我講起,她和我二姥爺沈青松結婚時候的情景。

第二天上午,「八路軍三二六九師獨立旅武裝工作團」命名大會在於集大集上如期按時舉行。大會台前,人山人海,人頭攢動。沈青松宣布八路軍三二六九師獨立旅武裝工作團正式成立了。

台下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

有人高喊一聲:「八路軍萬歲!」

「八路軍萬歲——」台下異口同聲高喊起來,喊聲響徹雲霄。

站在後台的趙莞爾高興得臉上笑開了一朵花。

獨立旅武裝工作團的戰士們穿著嶄新的灰色八路軍軍裝,佩戴著「八路」臂章,興高采烈地唱著歌,從於集村昂首挺胸列隊走回了南屯村城隍廟,然後在城隍廟門口懸掛上了「八路軍三二六九師獨立旅武裝工作團」牌子。

就在獨立旅武裝工作團的牌子剛懸掛的下午,城隍廟團部門外「咣、咣」傳來了兩聲槍響。

沈青松等人跑出來一看,剛懸掛的獨立旅武裝工作團牌子上多了兩個槍眼。獨立旅武裝工作團團部門前站著兩隊持槍核彈的士兵,隊伍前面高頭大馬上坐著的是肥頭大耳的張賢農,手裡的手槍還冒著煙。張賢農撇著嘴,說:「奶奶的!咱南屯鄉也有小八路了啊?咹——也不問問我手裡的這槍答應不答應?嘿嘿嘿嘿……」說著,張賢農嘴裡發出一陣冷笑。

「二叔,您老人家這是怎麼了?」沈青松走上前去,拱手說。

「嘿嘿嘿嘿……怎麼了?」張賢農皮笑肉不笑地冷笑著說,「明確告訴你,我的地盤上,我不允許你們這些八路活動!限你三天時間,趕緊離開南屯鄉地皮。否則的話,嘿嘿……我滅了你們!」

「二叔,你……」沈青松剛想解釋,張賢農一提馬韁繩,張賢農胯下的黑馬「咴」的一聲長嘶,就地轉了個圈。

張賢農騎著高頭大馬帶著隊伍揚長而去。

十四

經過了三天的深思熟慮,沈青松最後決定:為了獨立旅武裝工作團的戰士們的生命安全,也為了保存獨立旅武裝工作團的實力,獨立旅武裝工作團向東挺進濟南府長清縣一帶。

剛剛結婚三天的趙莞爾被迫離開了新婚的丈夫,獨自一個人回柳園村沈青松的老家去了。

沈青松帶領獨立旅武裝工作團一路向東,邊行進邊宣傳抗日救國。在東進的過程中,獨立旅武裝工作團一路上攻打、收編沿途的民團武裝隊伍,逐漸發展壯大。

當年的十月上旬到達長清縣歸德鎮的時候,獨立旅武裝工作團已經由開始的四十多人擴編為近二百人,編為四個中隊,擁有了一百五十多隻槍,並且補任田長金為副團長,肖玉強為政治指導員,在歸德鎮建立了團部。

令人遺憾的是,在東進的過程中,也有九名南屯鄉藉的獨立旅武裝工作團的戰士獻出來了寶貴的生命。

那年十月中旬,八路軍三二六九師獨立旅武裝工作團在長清縣萬德鎮建立了分團部,並且擴建了三個連和一個騎兵排。

那年十月下旬,沈青松帶領八路軍三二六九師獨立旅武裝工作團配合平原縱隊,對盤踞在長清縣萬德鎮一帶的反動地主劉洪玉發動進攻,一舉殲滅了在長清縣作惡多端多年、惡貫滿盈的惡霸地主頭子劉洪玉,使八路軍三二六九師獨立旅武裝工作團威名遠播。

在攻打劉洪玉的戰鬥中,有五名南屯鄉藉的戰士和四名其它縣藉的戰士,倒在了血泊中,永遠長眠在了遠離故鄉的土地上。

一九三八年十一月,范築先將軍保衛聊城以身殉國,各地民團組織土崩瓦解,四支隊王子范部一片混亂,禹城縣南屯鄉的張賢農也與王子范部脫離了關係,公開自稱禹城縣南屯鄉保安團團長,與八路軍以鄰為壑,明爭暗鬥。

這年臘月初,沈青松接到中共魯西北特委命令:同張賢農談判,爭取其抗日救國。若張匪拒絕抗日,堅決消滅張團!

沈青松一兵一卒未帶,一個人騎著一匹白馬趕往了南屯鄉南屯村東土地廟張賢農的保安團團部。進到張賢農的保安團團長辦公室,沈青松抱拳拱手,對坐在辦公桌後的張賢農說:「二叔,別來無恙啊!」

「你這麼大的團長,叫我個二叔,我可不敢當啊!」張賢農乜斜著高眼泡子看著沈青松,皮笑肉不笑地說,「二侄子現在可是名震禹城長清兩個縣的八路軍的武裝工作團團長啊!」

「這話怎麼說的啊?不論什麼時候,二叔還是我的二叔啊!」沈青松「哈哈」笑著說。

「直說吧,沈團長此來我團是公還是私?」張賢農擺了擺手,「沈團長坐下說話!」

沈青松坐在了張賢農辦公桌旁邊的椅子上,微微一笑說:「大敵當前,哪裡有空為私事跑到張團長這裡閒拉呱啊!」說著,往前挪了一下椅子,接著說,「不知道在抗日救國的道路上,能否和我們八路軍一起聯合抗擊日寇呢?」

「和你們八路軍聯合抗日?你是在說笑話的吧?」張賢農「嘿嘿」一陣冷笑,右手摸著嘴巴上的鬍子說,「聯合抗日,談何容易!靠你們八路軍幾杆破槍就能打壞日本的飛機和大炮嗎?你拿我當小孩子糊弄著玩呢?」

「別忘了我們有四萬萬同胞,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有槍的出槍!國難當頭,匹夫有責!」沈青松站起來,情緒激昂地說,「共同抗戰,是我們每一個有良心的中國人都應該做的!」

「我要是不願意呢?你又能怎麼樣?」張賢農身子往後一靠,「嘿嘿」冷笑著右手捏著下巴,挑釁地看著沈青松。

沈青松向前一步,走到了張賢農辦公桌前,堅定地說:「對阻攔抗日的絆腳石,我們會一腳踢開!」

張賢農往前探過來身子,不耐煩地揮了揮手,說:「那好,既然這樣,我等著你來踢我啦!」隨後,身子又往太師椅子背上一靠,沖門外喊了一聲「來人,送客!」

沈青松將張賢農的情況及時向魯西北特委做了匯報。

中共魯西北特委指示:魯西北特委將調動活動在南屯鄉附近的津浦支隊和青縱三團,配合八路軍三二六九師獨立旅武裝工作團,務必全殲張部的保安團。

一九三八臘月十八日,津浦支隊和青縱三團配合八路軍三二六九師獨立旅武裝工作團,發動了向張賢農保安團的進攻,一舉殲滅張賢農的反動武裝隊伍。

禹城縣南屯鄉保安團樹倒猢猻散,士兵死的死降的降。

張賢農在騎著戰馬逃跑時被亂槍打死。

隨後,八路軍三二六九師獨立旅武裝工作團先後又收編或殲滅了葦河、仁義等鄉鎮的民團武裝隊伍,先後共收編人員二百餘人,繳獲大炮三門、長槍枝六百餘只、手槍五十多隻。八路軍三二六九師獨立旅武裝工作團的力量得到了充分發展壯大。

但是,在攻打諸如張賢農南屯鄉保安團等民團武裝隊伍的過程中,也有五十多名戰士受傷,令人心痛的是:還有二十幾名獨立旅武裝工作團戰士獻出了寶貴的生命,壯烈犧牲。

一九三九年春節前夕,沈青松領導的八路軍三二六九師獨立旅武裝工作團在南屯鄉小趙村成立了禹城縣抗日政府,將禹城縣南部南屯鄉、葦河鎮、仁義鎮等抗日根據地連成了一片,開拓了齊禹抗日根據地。

十三

我二姥娘趙莞爾結婚的時候,根本沒有告訴她的父母,更沒有徵得父母的同意。

趙莞爾和我二姥爺沈青松結婚三天後,沈青松就帶著八路軍三二六九師獨立旅武裝工作團東進濟南長清縣去了,因為沈青松是帶著隊伍抗日救國鬧革命去了,隨時都有危險。趙莞爾不能跟隨沈青松前去長清縣。

趙莞爾不敢回禹城縣城她父母家裡去,沈青松只能讓趙莞爾就回了柳園老家。

沈青松帶領獨立旅武裝工作團在長清及齊河縣一帶南征北戰的時候,偶爾也抽空回家看看。

在沈青松在和張賢農談判破裂之後,沈青松已經決定請示中共魯西北特委攻打張賢農。沈青松從張賢農的保安團出來之後,策馬直奔南屯鄉東南部葦河北側的柳園村,回到了家裡。

沈青松的到來,讓我老姥爺沈有財一家喜人出望外,我二姥娘趙莞爾和我姥爺沈滿金、姥娘沈邱氏及三姥爺沈滿玉夫妻倆,都出門迎接沈青松的到來。特別是我二姥娘趙莞爾更是高興得合不攏嘴。

我老姥爺沈有財站在院子裡迎接著沈青松進了院子。

沈家一家五六口人前呼後擁簇擁著沈青松進了院子裡面。趙莞爾挽著沈青松的胳膊,進了屋門。趙莞爾邊走邊紅著臉告訴沈青松自己肚子裡面已經有小娃娃了。

「是嗎?」沈青松臉上露出了特別欣喜的笑容,高興地看著趙莞爾,隨後臉上又布滿了疑慮。

「怎麼了?你媳婦懷孩子了,你還不高興咋的?」跟在旁邊的我姥娘沈邱氏笑著說,「這是什麼表情啊?」

進到屋裡坐下,沈青松才說起來,剛從張賢農的保安團出來,和張賢農談判破裂了,很可能將動武力攻打保安團。

「攻打就攻打嘛?你組織武裝青年救國會的時候缺錢,咱全家不也是全力支持嗎?」我老姥爺沈有財坐在八仙桌旁邊,叼著菸袋鍋子說,「怎麼了?獨立旅武裝工作團又缺錢了咋的?沒事,抗日的事,咱全家全力支持!」

「不是這個事。」沈青松憂慮地說,「我即將帶部隊攻打張賢農的隊伍,主要是我擔心張賢農打擊報復咱家裡人!」

「沒事,抗擊日本鬼子,這是每個中國人應該做的事!」坐在旁邊的我三姥爺沈滿玉說,說著扭頭看了看趙莞爾,接著說,「我感覺張賢農最有可能報復的是二嫂,他不會對我們怎麼樣的。」

「對,對,我也感覺是二兄弟媳婦最應該躲遠點。」我姥娘沈邱氏伸手扶著趙莞爾的肩頭,說,「兄弟媳婦又懷身孕了,還是讓她去縣城裡面躲躲吧。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就怕張賢農小王八羔子狗急跳牆!」

經過了一家人商量,最後商定:為了以防不測,先讓趙莞爾去縣城裡趙秋風家避避風。如果,趙秋風真的不收留趙莞爾,就將趙莞爾送到齊河縣城晏城遠房親戚家裡去。等風聲過去,再接趙莞爾回來。

雖然,趙莞爾私自出逃回了南屯鄉,並且和整治趙秋風的沈青松結了婚。趙秋風對這個吃裡扒外的閨女恨的咬牙切齒,真有見了面把這個閨女宰了的心。

但是,當半年沒有見面、懷有身孕的閨女真的回到了自己面前的時候,趙秋風一肚子的怨氣都被父女情義衝散了。看著站在門口的趙莞爾,趙秋風擺了擺手,說:「哎,進來吧!」

趙莞爾進了家門,抱著趙秋風嚎啕大哭:「爹,我對不起你啊……」。趙秋風抱著趙莞爾,拍打著閨女的後背,留著淚說:「好啦好啦,回來就好啦!」莞爾媽在旁邊也高興地抹著眼淚。

趙莞爾在禹城縣城趙秋風的家裡住了下來。

獨立旅武裝工作團攻打張賢農的禹城縣南屯鄉保安團、齊禹抗日政府成立之後,趙莞爾又回到了南屯鄉柳園村。

一九三九的春天來了。

日本鬼子開始對魯西北地區進行大掃蕩。三二六九師先遣縱隊二營和青縱三團,掩護中共魯西區各黨委機關向大峰山地區轉移。沈青松帶領獨立旅武裝工作團駐守南屯鄉卓莊村,負責掩護中共魯西北特委機關撤離。經過了十多天的浴血奮戰,沈青松帶領獨立旅武裝工作團,終於掩護中共魯西北特委機關順利撤離轉移往大峰山地區。

但是,獨立旅武裝工作團在執行掩護任務中,又有幾十名戰士受傷、十多名戰士壯烈犧牲。

在柳園的每一天裡,趙莞爾都打聽著前線的消息,每天聽到最多的是,部隊犧牲了多少戰士。每一天,趙莞爾都提心弔膽,牽掛著前線的沈青松。

那一年的五月份,沈青松被調任築先抗日縱隊九營教導員。

那一天中午,沈青松回到柳園家裡,告訴趙莞爾自己調任九營教導員的消息,說隊伍活動範圍還是在長清縣和齊河縣一帶。

(未完待續)

【編者按】《千佛塔》是一篇歷史紀實性小說,用洋洋洒洒的二萬多字,分十四個章節,詳細講述了在禹城民間廣為傳誦的沈青松和趙莞爾起伏跌宕而悽美動人的愛情故事。沈青松是禹城縣第一個南屯鄉籍的中共黨員,他短暫而富有傳奇的一生,在禹城革命史上書寫了熠熠生輝的一頁。沈青松與趙莞爾在千佛塔下初次相見,互相愛慕,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當時,沈青松面對國家山河破碎的局勢,義憤填膺,他同禹城藉的進步同學,辦起了進步刊物《春聲報》,宣傳抗日救國,呼籲工農兵學商動員起來,拿起刀槍奔赴戰場,保衛黃河、保衛華北,保衛全中國。在沈青松的領導下,南屯鄉的抗日救國活動如火如荼地開展起來。後來成立中共禹城縣委,沈青松任組織部長,並擔任禹城縣抗日先鋒隊禹城總隊總隊長,《前進報》總編輯,又先後接任中共禹城縣委書記、八路軍三二六九師獨立旅武裝工作團團長,大力地開拓了齊禹抗日根據地。趙莞爾在禹城縣第一中學做教師時,在沒有徵得父母的同意下,幸福地與沈青松結婚了。三天後,沈青松接受命令帶著武裝工作團東進濟南長清縣去了,已懷身孕的趙莞爾澤回到了老家。她每一天都提心弔膽,牽掛著前線的沈青松,打聽著前線的消息。沈青松在阻擊日寇的戰鬥中不幸壯烈犧牲,那年他才二十四歲,趙莞爾才二十五歲。這篇感人肺腑的小說,描寫的人物和事件、地點較多,但都能緊緊圍繞著主題徐徐展開,讓人看到了當時真實的歷史背景和多元人生。小說主題積極向上,內容豐厚,故事情節真實可考,結構完整,情景交融,邊敘邊議,人物形象立體豐滿,心理描寫靈動到位,用感人至深的愛情故事緬懷革命先烈,反映出了那個戰爭年代風雲變幻的縮影,弘揚正氣,啟迪心靈,讓讀者深切地感受到革命先烈的英雄、偉大和不朽。問候作者!力薦文友共賞。

作者:鍾遠(筆名),男,漢族,本名司加正,曾用名焦祥勇,生於上世紀七十年代,山東省禹城市辛寨鎮堂子村楊堂子人。先後畢業於山東省德州農業學校、中共山東省委黨校業餘教育學院專科班。曾任禹城市李屯鄉民政助理、敬老院長、老齡辦主任、殘聯理事長、環保辦主任等職。現任禹城市莒鎮環保辦主任。在多個文學網站、平台及刊物上,發表大量文學作品。由江山文學網出版小說散文合集《三月桃花雨》。 系江山文學網簽約作家,江山文學網柳岸花明社團編輯、小說主編。

壹點號河南王豫

本文內容由壹點號作者發布,不代表齊魯壹點立場。

找記者、求報導、求幫助,各大應用市場下載「齊魯壹點」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點情報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體記者在線等你來報料! 我要報料

關鍵字:

第一款哺乳可以吃的【SO身燃燒膠囊🔥】

2021-07-02T09:26:31.242893+00:00

而且只要睡覺,就可以持續燃燒不間斷!!! 真的只要睡覺ㄟ,不用累死人的運動,還有難吃的水煮餐!

 

 從懷孕到生完小孩,沒想到還來得及恢復以前身材!
【這是第一款哺乳可以吃的SO身膠囊EX二代👍】
而且只要睡覺,就可以持續燃燒不間斷!!!
真的只要睡覺ㄟ,不用累死人的運動,還有難吃的水煮餐!

記得產後多了快15... 原本驕傲的體態變『超團結一坨』產後顧嬰兒,睡眠都不夠,感覺喝水吸空氣都會重!這痛苦枕邊人都不了解,還只會說風涼話🙄

經研究證實:睡眠不足會讓人更想吃(怒吃宵夜...)加上最近一直待在家,沒事就會一直吃啊⋯但就算怎麼努力運動或是飲食控管,遲早會進入『停滯期』 直接卡住!直到我靠這個『連睡覺都在燃燒』的SO身膠囊EX二代,才~終~於~有~突~破~了!!

原本都不大敢吃這類東西,怕哺乳的時候會讓寶寶喝到,結果看到原來這個SO膠囊是專門研發給產後媽媽吃的,成分安全!不含西藥!連哺乳期都可以吃喔!



睡前兩顆!先分解▶再燃燒🔥
隔天早上還會把分解完的毒素一次排光光,很暢快!!除了變回生孩子前的身材,皮膚好像也更好了,真的是小確幸~

之前兩盒剛吃完,我已經又買新的了!很推薦給大家這樣健康SO身保健食品,晚上回家只要洗一洗卸妝,開心睡一晚就輕鬆減去囉!
 

商品資訊

 

 

睡覺就能SO二代燃脂膠囊_夜纖SO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