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恩情第十章 第十冊⑩ 古都驚雷之四

影視原著黨 發佈 2022-05-20T14:09:39.817416+00:00

一天,葉大娘 生日,尚艷秋請她一家上館子吃飯,在館子巧遇梁節操,尚艷秋被他當眾侮辱,尚忍無可忍,被迫走上報仇的道路。

內容提要

為了營救容亨,周啟華、尚艷秋等人去求葉大虎幫助。一天,葉大娘 生日,尚艷秋請她一家上館子吃飯,在館子巧遇梁節操,尚艷秋被他當眾侮辱,尚忍無可忍,被迫走上報仇的道路。但是,他不但沒有殺死梁節操, 反而被他開槍打死。猴子、小張、老哈也因參與此事而被迫逃離北京。

葉大虎因救容亨殺人而被捉,葉大娘為救兒子被殺害。大虎兄妹只好 逃走,隱居起來。

直、皖兩系軍閥交戰,皖系大敗,段祺瑞政府垮台。梁節操準備逃跑。 直系取勝後,顧學儒應邀重返北京參予政府組閣。梁節操在顧學儒的嚴密 封鎖之下,無法逃出北京,只好投靠日本人。最後,他用同意與容達離婚為條件,換取了平安逃出北京。

皖系失敗後,容亨恢復了自由。他與婷婷終於幸福地互訴衷曲。但施父要求容亨結婚後改行經商,容亨卻堅持回廣東從事革命。為此,施父推延婷婷的婚期,要婷婷陪他去法國,兩年後再回來與容亨結婚。容亨為了顧全大局,同意了他的要求。

啟華終於找到大虎兄妹,也得到玉鳳的諒解,並與她一道奔向新的生活。

1 自從容亨被列為重犯後,周啟華想方設法營救他,這天, 他與尚艷秋一起來求葉大虎,葉大虎尚未下班,只有他妹妹葉玉鳳一人在家。


2 不久,大虎下班回來了。啟華說明來意,大虎憂慮地說: 「容亨昨晚又拉又吐,發高燒,醫生診斷為大腸熱…」玉鳳不禁失聲叫道:「這病會死人的!」


3 啟華萬分焦急,一時又想不出辦法,只好決定晚上再到他家裡商量對策,並立即通知已經回到北京的婷婷。


4 晚上,大家聚集在周家,婷婷還帶來陳醫生,陳醫生認為必須立刻為病人注射退熱針,但這時上頭已下令,禁止容亨與外界接觸。


5 大家都感到無計可施,啟華突然叫道:「大虎,不如你給他注射吧!」陳醫生點頭同意,並答應教他注射,但大虎面有難色地推辭,婷婷見狀,萬分焦急。


6 玉鳳走到大虎身旁,說服了大虎,大虎最後答應給容亨注射,眾人才鬆了一口氣,陳醫生當即教大虎學注射。


7 陳醫生給大虎示範幾次之後,接著由大虎拿起針筒練習, 但他總是失敗,弄得滿頭大汗,眾人都很著急。


8 婷婷心亂如麻,慢慢走出屋子,啟華在後面跟著。


9 到了周家門口,婷婷流出淚來,啟華安慰她道:「容大哥注射之後就平安無事了。」


10 婷婷嗚咽著說:「我無論如何都要救容大哥,萬一他出了事, 我也不想活了…。」說到這裡她伏在啟華肩上哭起來,啟華扶著她,繼續安慰她。

11 玉鳳此時也從周家走出來,遠遠見到婷婷伏在啟華肩上, 不由得驚奇萬分


12 回家路上,玉鳳向尚艷秋打聽婷婷的情況,尚如實說出她和啟華是好朋友,玉鳳感到失望。突然,她推說還有事情要做, 就轉身進屋,尚疑惑不解。


13 玉鳳進屋後,呆呆地坐下,看著大虎用豬肉練習注射。


14 深夜,大虎到監獄值夜班,他用調虎離山計騙開獄卒,取下鑰匙,打開牢門。


15 大虎迅速將針藥注入針筒內,他心情緊張,無法鎮靜下來, 顫抖的手剛開始注射,由於用力過度,致使針頭彎曲了。


16 此時,奄奄一息的容亨呼喊著要喝水,大虎迅速端來一碗水,慢慢地讓他喝下去。


17 大虎重新回到牢房裡,取出另一枚針頭,雙手還在不停地顫抖,忽然,那位被調遣開的獄卒大聲叫他,大虎嚇得連針筒 也掉到地上破碎了。


18 獄卒不滿地責怪大虎,他別有所指地叫大虎做事要考慮清楚,大虎支支吾吾地點頭同意。


19 深夜三點鐘,婷婷仍在周家等候大虎的消息,她焦慮地在廳中踱步,此時傳來急促的腳步聲,大家為之振奮,大虎卻搖 著頭進來,灰心而又抱歉地說自己未能完成任務。


20 容亨的生命危在旦夕,求助於大虎的希望已落空,婷婷只好回家求父親再次幫忙,可是,父親反對她對被判決終身監禁的囚犯抱有任何幻想。

21 婷婷見父親態度如此堅決,就含淚堅決地說「只要容大哥活著,我就等他。」接著,就昏過去了。


22 施老太太看見孫女昏過去,心疼極了,她責怪兒子,並且迫著兒子答應救容亨。


23 施父也十分疼愛婷婷,婷婷是他唯一的女兒,財產將來也為婷婷所有,既然婷婷一心愛著容亨,他只好再次設法進行營救,就是傾家蕩產也在所不惜。


24 經過施父的努力,容亨終於被送去醫院治療,容亨醒來時, 知道婷婷所做的一切,十分抱歉地說:「在我的有生之年,恐怕 不能還清你對我的情意了…」


25 婷婷深情向他表白心意:「我等著你,直到你出獄。」為了增強他的信心,婷婷又說:「你一定要養好身體,將來我們會在一起的…」


26 啟華不打擾容亨和婷婷會面,他忍著內心的痛苦在醫院走廊里等候著。


27 尚艷秋自從認識玉鳳後,便深深地愛著她,他也了解玉鳳另有所愛,當他到了葉家見到玉鳳心煩意亂時,便難過地說: 「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


28 玉鳳知道尚為人善良,但她愛啟華,見到尚艷秋失望的表情,她不由得安慰地說:「我不過是一個江湖女子,不是什麼千金小姐......」


29 四合院內喜氣洋洋,這天,周啟榮和哈小妹成親,眾鄰居都來幫忙、慶賀。


30 哈父望著即將出嫁的女兒,拿著一盒首飾深有感觸地說道: 「這些都是你母親的遺物…」小妹含淚說:「爹,我不想嫁人。」

31 哈父了解女兒的孝順,安慰地說:「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小妹問父親以後的打算,哈父說再干兩三年便退休,然後回鄉下種田。


32 啟華叫尚艷秋到葉家,接玉鳳參加婚宴,玉鳳卻坐著不動, 葉大娘在旁責備女兒。


33 尚艷秋明白玉鳳的心情,便坐下來耐心地開導她,最後, 玉鳳被他說服,決定參加婚宴了。


34 四合院內大排筵席,親戚、朋友、鄰居都來慶賀。婷婷也前來慶賀。


35 新郎、新娘在一片熱鬧聲中出現,客人們高興地祝賀,老哈與周老太爺因成為親家而開懷痛飲,大家都為他們高興。


36 一天為祝賀葉大娘生辰,尚艷秋邀請大娘全家及猴子、小張一道,到館子吃飯,大家都很高興,頻頻為大娘舉杯。大虎還哼起京劇來。


37 熱鬧聲驚動了正在隔壁飲宴的梁節操,他傲慢地走過來干涉,見到尚艷秋也在場,便立即收起那副兇惡的嘴臉,笑裡藏刀地當眾取笑和侮辱尚艷秋,說他曾為日本大使唱戲。


38 玉鳳不忍尚艷秋被人侮辱,她站起身來,鼓勵尚進行反抗,猴子向葉大娘母女解釋,說尚艷秋確有苦衷......


39 葉大娘卻認為尚艷秋不夠光明磊落,於是帶著大虎、玉鳳立即離開,尚艷秋絕望地看著他們的背影。


40 翌日,尚艷秋鼓起勇氣向葉大娘解釋:「我真是被迫的…」

41 葉大娘在江湖上混了幾十年,見識不淺,她亦相信尚艷秋的話,但出於對女兒的愛護,她只好冷淡地說:「我只有一個女兒,不想日後被人說三道四......」


42 尚艷秋心裡不禁涼了半截,但他還抱著一線希望說道:「我可以再見玉鳳一面嗎?」但遭到大娘拒絕。


43 深夜,尚艷秋絕望地坐在家裡。他取下胡琴,慢慢地拉著, 琴聲如泣如訴,令人腸斷,猴子進來安慰他,但未能改變他的情緒。


44 尚艷秋走出房子,慢慢地向街道走去,眾鄰居頓時感到事有蹊蹺,並決定分頭去找他。


45 尚艷秋呆立在湖邊,凝視著湖水,最後,他咬咬牙, 躍身跳到湖中,路人看見有人跳湖自盡,便高聲呼救。


46 在路人的幫助之下,尚艷秋得救了,啟華和猴子也及時趕到,並把他送回四合院。


47 尚艷秋躺在床上,目光呆滯,沉默不語,眾鄰居圍在他床邊,猴子端著一碗薑湯,正在給他慢慢喝下去。


48 眾人繼續勸慰尚艷秋。猴子憤怒地咒罵梁節操,並激勵尚艷秋說:「你既然有膽量自殺,為什麼沒有膽量去殺掉那個壞蛋?」


49 尚艷秋漸漸從這些話中得到啟發,他思前想後,終於醒悟過來,不禁喃喃自語道:「對,冤有頭,債有主,既然梁節操絕我之路,我決定......」


50 猴子、小張主動表示願助一臂之力,協助他去殺梁節操,接著,他們擬定計劃,準備次日上午十一時執行。

51 翌日清晨,尚艷秋起床後,便在院中踱步,見到啟華從屋裡出來,他神色冷靜地說道:「我告訴你一件事,你猜玉鳳喜歡的人是誰?就是你。」啟華聽了愕然。


52 離開啟華後,尚艷秋向葉家走去,玉鳳正在練功,發現尚艷秋來,她立即沉下臉來,準備轉回屋裡去。


53 尚艷秋見此情形,痛苦地說道:「玉鳳,我是來向你告別的!」 玉鳳感到驚訝。尚繼續說:「我很喜歡你,而且永遠喜歡你。」說完就轉身離去。


54 那天上午,小張拉著黃包車,梁節操坐在車上,車子快到計劃中的地點東交民巷時,梁節操吩咐改換路線,小張只好一 邊走一邊盤算,猴子、尚艷秋心情緊張地等著。


55 車子到了三岔路,小張不按梁的路線走,梁操覺察後, 立即警惕地喝道:「你幹什麼?」小張沒有理睬,加快腳步,一直向東交民巷駛去。


56 梁節操連連叫道:「停車,停車!」車子剛轉入巷口,他已猜到幾分,連忙拔出手槍,瞄準小張打去,子彈擦過小張的手臂,梁亦從車子上跌落。


57 已經等候多時的尚艷秋,高舉起斧頭,眼睛閃著仇恨的光芒,向著梁節操砍去。


58 梁節操一翻身,舉槍瞄準尚艷秋,尚不幸胸部中彈。當場倒斃在地上。


59 猴子在悲憤中再持刀向梁砍去,梁節操再次開槍,幸未擊中。


60 此時,梁節操對飛奔而來的警察說:「我是外交部次長,他們謀殺我……」警察急忙捉住猴子,小張見大勢已去,急忙逃走。

61 大批軍警把整個四合院包圍起來,警官帶著隊伍闖入院內。


62 大搜查之後,沒有發現什麼,警官走近居民問道:「這裡是否有個車夫小張?」大家回答說,小張已到梁節操公館當車夫。


63 警官不耐煩地說:「哼!是梁次長要抓他,他夥同另外兩個人刺殺梁次長…」猴子姑媽聽到猴子被捕,暈倒過去,小妹 立即扶她到屋檐下坐著。


64 那警官高聲威脅大家:「任何人不得窩藏兇手,如有知情不報者,嚴懲不貸。」說完,便帶隊離去。


65 晚上,啟華去到葉大娘一家人面前,滿面悲傷地訴說著尚艷秋等人的遭遇


66 玉風難過地抬頭說道:「怪不得他今天早上來找我時,神色特別.....」


67 大虎也非常憎恨梁節操的為人,他悲憤地哭著說道:「這樣好的人死了,太可惜了......」


68 葉大娘自從那天見到梁節操以後,便輕視尚艷秋,現在她感到內疚和不安。


69 啟華非常理解葉大娘的心情,他安慰地說:「你不要責備自己,我相信秋哥從來也沒有埋怨你.....」


70 老哈被提升為警長,上司對他進行了一番鼓勵,他表示感謝而去。

71 老哈下班回家,在街上走著,突然被人擋住去路,他抬頭一看,大吃一驚,原來是小張,老哈一把抓住他,一道進入偏僻的小巷。


72 小張打聽猴子的情況,又請求老哈救出猴子,並打算為了 減輕猴子的罪,自己去自首。老哈答應關照猴子,卻命令他立即逃走,小張無可奈何,接過老哈給的錢便離開了。


73 玉鳳站在尚艷秋墓前,十分傷感。過了一會兒,一個人影漸漸走來,原來是啟華,他也前來弔唁,向著墳頭鞠躬。


74 啟華打量著玉鳳,發覺她憂鬱而憔悴,便安慰道:「你不要胡思亂想,要練字讀書…」玉鳳百感交集,不禁流下淚來。


75 啟華十分了解和同情尚艷秋,他接著說:「秋哥從小失去家庭溫暖,認識你以來,是他最快樂的時光,他希望你活得快樂, 你要振作起來。」玉鳳感動地點頭同意。


76 在警察署長室內,老哈正在接受命令。署長鄭重地說:「這是行刺梁次長的犯人,你必須小心押解,不能讓他跑掉。」老哈聽後愕然。


77 原來猴子被五花大綁帶來,老哈與另一巡長負責押送他到監獄。


78 老哈、巡長押著猴子走在街上,猴子遍體鱗傷,舉步艱難, 後來,實在走不動了,逼長就用木棍打他,但被老哈制止了。


79 當他們三人走近一堵牆時,突然有人從牆上跳下,手持尖刀,巡長當即被刺死,老哈正要舉槍射擊,定睛一看,原來是小張,他立即放下槍。


80 小張不忍看到猴子姑媽年老無靠,他請求老哈釋放猴子,要不然就連同自己一起逮捕歸案。

81 猴子知道哈叔剛剛升官,也有難言之隱;他不忍心讓老哈為了他們丟掉職務和飯碗。老哈也對小張說:「你不要迫哈叔.....」


82 老哈猶疑再三,最後還是把槍放下,長嘆一聲道:「跟我回四合院吧。」說完,三人一同回去。


83 巡長被打死,老哈唯一的出路是棄官逃回鄉下,小妹為父親的遭遇感到不安,並為他年老孤獨的生活擔心,父女倆依依不捨地話別。


84 猴大媽與猴子來向老哈謝恩,老哈催促他們迅速離開。


85 接著,老哈走進周家,與親家告別,啟榮父親讚賞老哈的為人並贈給他銀元一包。


86 老哈意味深長地對啟榮說:「我把小妹託付給你了…」啟榮連聲答道:「我一定好好待她。」說罷,老哈迅速離去。


87 啟華抽空來到葉家,他教玉鳳練字,見玉鳳有進步,又鼓勵她,玉鳳的心情有了好轉。


88 葉大娘為尚艷秋之死而內疚,啟華勸她不要再胡思亂想,大娘覺得啟華的話有道理,並準備重操舊業。


89 啟榮向祖父報告店鋪生意蕭條,月月虧本,缺乏現款周轉,周老太爺很擔憂,這時啟華進來,站著傾聽他們的談話。


90 小妹帶回驚人的消息直皖兩系軍閥發生戰爭,大批難民湧進北京,顧教授給啟華的信證實了這消息,啟華認為是推銷貨物的好機會,周父點頭同意。

91 為了收回現款,周家決定折價出售積壓貨物,在茂源老鋪門口,夥計阿強高喊著:「六折優待…」以此招徠顧客。


92 時局急劇發生變化,直、皖戰爭結果,直系大勝,皖系大敗,啟華急忙去見婷婷,並把顧教授的信給她看。


93 看罷顧教授的信,婷婷和啟華一致看到了可喜的一面:皖系軍閥段祺瑞的倒台,意味著對容亨的命運有利。


94 施父從外面回來,吩咐傭人收拾行李,準備立即趕回上海,婷婷不解地問父親為什麼?


95 施父說趕回上海是要查看生意,婷婷擔心容享會被害,施父要她放心,並叫她有事隨時打電話到上海聯繫。


96 啟華和婷婷去醫院,準備探望容享,並帶給他時局變化的喜訊,但是,看守接到指示,禁止外人與容見面。


97 婷婷認為容亨是病人,照顧他是理所當然的。但是,看守堅持不讓她見容亨,並透露即將把容解回監獄。


98 時局變化影響到每個人的命運,梁節操此時意識到,直系得勝,容亨將會自由。因此,他決定趁早處理掉容享,隨後便把這件事交給秘書去辦。


99 梁節操惡毒地收買黑社會頭子,企圖謀害容亨的性命。


100 在監獄看守室里,大虎和眾獄卒在打撲克,班長帶著名叫黑仔的人來到,此人就是梁節操派來的打手。

101 班長向大家宣布:黑仔今晚在此留宿,第五號牢房戒嚴, 任何人不得走近,說完,發給每人兩個銀元,獄卒得了錢興高采烈,大虎立即走出看守室。


102 大虎趕到周家,把容亨將會遇害的消息告訴啟華,啟華求大虎幫助,大虎沒有答應。


103 婷婷得到梁節操要謀害容亨的消息,即掛電話與父親聯繫,但是,電話沒有接通。


104 啟華到葉家懇求大虎幫忙,大虎一再拒絕,並跑入房內,把門關上,啟華敲門,大虎也不理會,啟華只好獨自坐在門外。


105 玉鳳回家,見到啟華覺得驚奇。啟華救人心切,靈機一動, 便對玉鳳說:「秋哥叮囑我照顧你…並希望我得到我所愛的人。」鳳聽了有些突然。


106 啟華向玉鳳解釋,容亨是婷婷的心上人,自己並非愛婷婷而愛著另一個人,玉鳳呆住了,接著,啟華向她表達了愛意, 玉鳳感到一陣甜蜜。


107 啟華進一步向玉鳳說,容亨性命難保,為了營救自己崇拜的人,啟華決定不顧一切去救他。玉鳳聽後表現出不安。


108 玉鳳真心愛著啟華,因此,她答應勸說大虎,由大虎營救容亨的性命,啟華感激地拉住玉鳳的手,玉鳳羞得低下了頭。


109 大虎在妹妹的懇切要求下,終於答應親自營救容亨。


110 晚上,黑仔和另一打手換上囚服,進入五號牢房,他們先是踢容亨,後來又揮拳要打,容亨忍無可忍,被迫還擊,於是三人打了起來。

111 接著,黑仔抽出尖刀,容亨終於醒悟,問道:「你們是誰派來的?」回答是:「奉梁節操之命,今晚要你的命。」


112 兩歹徒手持尖刀向容亨刺去,容手臂中刀,鮮血淋漓 這時,大虎突然出現,他兩手一揮,飛刀正刺中兩歹徒。


113 兩歹徒慘叫一聲,倒在血泊之中,容亨感激地望著大虎, 接著,一陣腳步聲臨近,大虎自知不妥,急忙逃跑。


114 梁節操十分氣惱地對黑社會頭子老七道:「我花了這麼多錢,你竟然派出兩個飯桶…」老七 …」老七解釋說:「本來很有把握,誰知半路殺出個程咬金…」


115 秘書問老七說:「梁先生托你辦的事還未完成?」老七答道: 「我打算另派人殺容亨,至於葉大虎,我立即派人捉他。」


116 大虎驚惶失措地進了屋,玉鳳聽說大虎殺死兩名刺客,頓時感到事態嚴重。大虎叮囑妹妹不要讓母親知道,突然,葉大娘從房中出來。原來,她已經聽到他們的談話了。


117 葉大娘責備大虎不該闖下此禍,並當機立斷決定全家連夜逃走,命令大虎兄妹收拾行李。


118 玉鳳瞞著母親跑到周家,把事情經過告訴啟華,並要求啟華與她一道逃走,但啟華抱歉地表示他不能離開。


119 玉鳳再三懇求,啟華仍不答應,玉鳳傷心地說:「我明白了, 你根本沒有愛我,你是在利用我…」玉鳳掉頭便走,啟華內疚地在後面追著。


120 一群打手闖進葉家,他們捉住大虎,葉大娘正要衝上前, 打手把刀置在大虎頸部進行威脅,葉大娘只得焦慮地看著眾打手把大虎帶走。

121 玉鳳見大虎被帶走,悲痛地奔向前,葉大娘拉住她,啟華這時也趕到,玉鳳悲憤地盯著他,表示從今以後不願再見他。


122 啟華痛苦地坐在施家客廳熬了一整夜,想到受了連累、如今又憎恨他的玉鳳,他不知道該怎麼辦。


123 婷婷安慰啟華,她明白他的處境,內疚地說:「為了容大哥, 委屈你了。」啟華只苦笑一下,大步離開。


124 啟華再到葉家,玉鳳不願見他。啟華原原本本地把經過告訴了大娘,並答應娶玉鳳。但是,大娘認為他這是出於報恩才娶玉鳳,便拒絕了他。


125 玉鳳隔著門聽到啟華的話,她悲憤地表示,這輩子寧願不嫁人,也不嫁給啟華,她焦急地想著救大虎,她母親卻胸有成竹地表示,已有辦法了。


126 葉大娘和玉鳳尾隨著從監獄出來的獄卒,走到偏僻處,葉大娘用ヒ首威脅獄卒,迫他說出葉大虎被關押的地方。


127 葉大娘已故的丈夫與黑社會頭子老七有過交情,因此,大娘要求他釋放大虎,但老七拒絕,只答應讓她見大虎一面。


128 片刻,大虎被押出,葉大娘與玉鳳一起撲向大虎,老七上前阻止,葉大娘突然抽出兩把匕首,迅速飛去,打手中刀,大虎乘機奔到母親身邊。


129 老七大吃一驚,正想拔手槍,但見葉大娘舉起匕首向著自己,便立即縮手,接著,老七指揮眾打手撲向大虎,大娘、玉鳳、大虎三人與他們展開你死我活的搏鬥。


130 老七雙手卡住大虎的脖子,葉大娘即為大虎解圍,她用首要挾著老七,並大聲命令大虎兄妹逃跑,可是,大虎兄妹都不肯撇下母親而逃生。

131 這時,另一打手舉起手槍,瞄準大娘發射,大娘腿部中彈, 老七即掙脫了大娘的威脅,大娘把大虎、玉鳳推出門外,並把門關上,老七開槍打中大娘胸部。


132 自從大虎被捕以來,啟華心情難過,小妹對他表示同情。


133 周家祖孫三代正在統計收入,他們為生意天天虧本而擔心,夥計阿強送來一信,原來是政府與直系軍閥打仗,增加稅收的通知,大家感到非常憤慨。


134 皖系面臨失敗,段之貴作撤退準備。為此,他把施樂泉請到家裡,笑容可掬地說:「請樂泉兄替我存一筆大款子在巴黎銀行…」施樂泉欣然答應。


135 接著,施樂泉說出有人企圖謀殺容亨的事,要求段保證容亨的性命安全。段之貴一口答應,並派人追查此事。


136 在段之貴的壓力下,梁節操只好被迫打電話給老七,取消殺害容亨的陰謀。


137 啟華受到良心責備,他再次到葉家請求寬恕,但是,他發現屋內空空蕩蕩,葉家的人已經不知去向。


138 啟華向彪叔打聽葉家情況,彪叔告訴他大娘被打死,大虎兄妹不知下落,啟華十分難過。


139 梁節操見大勢已去,正在忙於清理和燒毀各種文件,並指示秘書出賣債券,然後,購回黃金和日本貨幣。


140 生意虧本,政府增加稅收,周家無法維持下去,只得關閉茂源老鋪,啟榮向眾夥計宣布決定,並分發遣散費。

141 政府卻以罰款威脅,不准茂源關閉,走投無路,周家只好作出回山東老家的決定,啟華要求暫時留在北京。


142 整個四合院冷冷清清,只剩下啟華一人。回想昔日的熱鬧情景,啟華觸景生情,思念親人和眾鄰居,真是百感交集。


143 容達這時從天津回來,啟華見到她,悲喜交集,大哭起來, 他哽咽著說道:「四合院的人死的死,散的散…容達安慰他。


144 顧教授也回到北京,他說段祺瑞即將垮台,他應邀回到北大,被開除的學生也可以重返學校,容亨也可望獲得釋放。


145 啟華聽到這些消息,感到寬慰,但細心一想,梁節操仍然逍遙法外,便說:「梁節操壞事做盡,我怎麼也不放過他。」


146 秘書神色緊張地告訴梁節操:「直系的人已經回到北京,包括你的死對頭顧學儒…」梁節操沉思片刻後,即改變原計劃, 決定馬上離開北京。


147 梁節操帶著秘書、奶媽、瑤瑤乘著黃包車,準備逃出北京 再去日本,到了離城門不遠的地方,梁節操命令停車。


148 原來,直系士兵已把守著通往城外的要道,並搜查到城外去的行人。


149 奶媽建議返回家裡,梁節操卻考慮到直系士兵已經包圍他的住宅,回去等於自投羅網。最後,他斬釘截鐵地說:「到日本領事館去!」


150 梁節操走投無路,終於到了日本領事館,要求渡邊庇護,渡邊被迫同意,讓梁節操等人暫時隱居在使館裡,將來再送他們去日本。

151 啟華、婷婷一同來到顧教授家裡,顧教授高興地告訴大家, 他已經辦好釋放容亨的手續。


152 在監獄的辦公室里,容亨滿面憔悴地隨獄卒進來,啟華緊握容亨的手說:「容大哥,你終於自由了!」顧教授也上前祝賀。


153 在獲得釋放證明書後,容與顧教授、啟華一起走出辦公室。


154 容達悲喜交集地奔上前去,拉住容亨的手,細細地端詳著,這時,容亨見到婷婷站在一旁飲泣,他激動地叫著婷婷,婷婷立即撲倒在容亨懷裡。倆人露出幸福的笑容。


155 奶媽不習慣在領事館生活,梁節操只得命令秘書陪同奶媽,瑤瑤先去日本。


156 梁節操隱藏在領事館裡,但他擔心夜長夢多和有朝一日渡邊出賣他。因此,他寫信給容達,以同意離婚為條件,換取讓他平安離開北京。


157 容達看完梁節操的信後十分氣憤,容亨卻認為這件事可以考慮,他說:「雖然你已離開他,但名份上還是夫妻關係,你與顧教授就不能名正言順地生活在一起。」


158 顧教授與容達都不同意放過梁節操,容亨卻願為成全他們 而拋開個人恩怨,他說:「姐姐,你與顧兄感情非一朝一夕,我 願成全你們…」


159 顧教授來到日本領事館,他奚落梁節操有如喪家之犬,落得可悲下場,梁節操厚顏無恥地表示,只要給他自由,便同意簽離婚證書。


160 顧教授提出三個條件:第一,正式離婚;第二,沒收全部財產;第三,把瑤瑤交還容達,梁節操一一答應,但當知道瑤瑤已送往日本後,顧教授氣憤地離去。

161 容達聽到瑤瑤被送往日本的消息悲憤地哭了起來,容亨安慰她,說一定可以接回瑤瑤,並催促他們儘快得到離婚證書, 終於,容達含淚點頭同意。


162 黃昏,容亨與婷婷在公園談心,容亨在獄中時,因生死未,故未向她表達愛情,如今他已恢復自由,便正式向婷婷求婚,倆人沉浸在幸福之中。


163 一天,為慶祝容亨恢復自由,容亨、啟華、婷婷一起上館 子吃飯,大家舉杯祝賀,心情愉快。當啟華聽到讓梁節操平安離開時,他憤然離開館子。


164 容亨和婷婷追上啟華,他們勸啟華從大局著想,但啟華想到尚艷秋、葉大娘之慘死,激動地說:「我決不放過梁節操。」


165 啟華與彪叔在公路上堆放了障礙物,他們埋伏在橋邊,等候梁節操經過,以便為朋友報仇。


166 梁節操終於到了橋邊,因路上有障礙物被迫停車,啟華即拿匕首向梁節操刺去,梁用公文包抵擋,一面拔出手槍,啟華即跑到橋邊,梁節操不再追趕,上車離去。


167 容亨感謝施父為他所做的一切,並向施父提出娶婷婷為妻的要求,施父欣然同意。


168 施父要容亨結婚後隨他回上海做生意,容亨無意於經商, 頗感為難,他想與婷婷回廣東,施父亦不大樂意,婷婷了解容亨,她反對父親迫容亨經商。


169 啟華行刺梁節操的計劃落空,又找不到大虎,他心灰意冷, 向彪叔告別,準備第二天早上回山東老家。


170 啟華連夜收拾行裝,他轉身向四周依依不捨地看望,然後慢慢地走出門外,突然,身後傳來叫聲,原來是大虎拄著拐杖呼喊他,啟華見大虎斷了腿,呆住了。

171 啟華心裡愛著玉鳳,要求玉鳳嫁給他,但是,玉鳳不理睬 他儘管啟華一再表明心跡,最後,她還是把門關上。


172 玉鳳責怪大虎不該找啟華,大虎勸玉鳳,他稱讚啟華為人正直,深信啟華能夠使玉鳳幸福。但玉鳳堅決不准大虎開門。


173 啟華坐在門外,失望地看到玉鳳家熄燈,玉鳳既愛著啟華又不原諒他,自己躺在床上輾轉反側,直到天明都沒有合上眼。


174 啟華坐在院子的牆角邊過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大虎勸他先回家,答應再說服玉鳳,啟華點頭離去,玉鳳倚窗,含淚望著啟華遠去的背影。


175 婷婷去到四合院,見啟華煩惱不安,而婷婷自己也鬱鬱不樂,啟華深有感觸地勸婷婷不必顧慮太多,要把握住機會。


176 婷婷高興地告訴父親,她決定和容亨回廣東,但施父聽說容亨回廣東後繼續搞革命,便堅決不同意女兒去過那種擔風險 的生活。為此,父女倆爭吵起來。


177 施父把債券堆放在桌上,假裝出悲痛的樣子,苦笑著說道: 一百萬……成了廢紙。」施老太太也急得直跺腳,施父還表示心灰意冷,聲稱結束生意,與母親到法國度餘年。


178 婷婷哭著,捨不得父親離開,施老太太便勸她遲兩年再結婚,先到法國讀完大學,陪伴父親,婷婷感到父親年老,一向疼愛自己,為容亨花了大量金錢。因此,答應了父親的要求。


179 容亨十分明白施父的用意,當他聽到婷婷的決定後,表示尊重她的意見,倆人依依不捨地表示互相等待。


180 容達踏入如今已冷冷清清的四合院,見啟華滿面病容,容達為梁節操之事表示歉意,啟華仍未諒解,容達要找醫生為他看病,啟華想起容達曾冒死救他,便長嘆一聲。

181 容向啟華談到婷婷要去法國,啟華不解,容亨說到人生在世,要顧及旁人,世事不可能十全十美,啟華最後也同意容亨的想法,對顧教授的婚姻也開始諒解。


182 容亨來向玉鳳致謝,他勸玉鳳體諒啟華,並說啟華為了她留在北京,又為她而生病,但玉鳳仍然不吭聲,容亨無可奈何地走出葉家。


183 啟華尚未痊癒,他與婷婷話別。婷婷關心地問起他的病況, 啟華提醒她一定要回來與容大哥團聚,回想幾年來的同窗經歷, 兩人都無限感慨。


184 第二天,眾親友到火車站為施樂泉一家送行,施老太太一 再叮囑容亨,小心料理自己的生活。


185 容亨與婷婷依依不捨地告別,婷婷含淚說道:「你一定要等 我……」容亨連連點頭道:「早點回來…」兩人凝視著,火車慢慢開出,容亨目送著火車離去。


186 容亨去看啟華,轉達容達的問候,婷婷亦來電報問候他, 容亨這時準備回南方去,啟華嘆息昔日的朋友都已離散,容享建議與啟華一道去廣東,啟華猶豫了片刻,終於點頭同意。


187 大虎向玉鳳轉達了啟華的辭別之意,以及送給玉鳳墨水和鋼筆,玉風聽後,望著啟華的禮物,不禁百感交集,思潮起伏, 眼淚順著面頰流下。


188 容亨和啟華坐在車廂內。容亨向啟華介紹廣東的生活特點, 啟華心事重重,望著車廂外面的來往行人,突然,玉鳳在人群中出現,他立即衝出車外。


189 啟華跑到玉鳳跟前,親切地呼喚她的名字,玉鳳上終於露出笑容,容亨當即拋下啟華的行李 ,啟華與玉鳳一起拿著行李,手攜著手,共同奔向前方,欲知後事和其他人物的命運如何,請看第十一冊《金山夢》。

關鍵字:

皮膚科醫生:《改善頭皮生長環境》才能真正解決問題!

2021-11-08T07:43:04.603774+00:00

頭皮屑、紅腫搔癢、掉髮問題換再多洗髮精都沒有用⋯

『沙龍級養髮成分』營養價值超越市售蛋白10倍!!

加拿大乳鐵蛋白胜肽⇾ 活化頭皮 增生新髮

韓國紅蔘⇾ 頭皮血液循環 促進吸收

洋甘菊⇾ 舒緩頭皮壓力與不適感

維他命B5⇾ 潤澤髮絲 維持柔潤與光澤感

 

 

跟市面上含藥的洗髮精真的不一樣!

洗完沒有負擔,讓頭皮也可以“深呼吸”

✦ 不含藥 ✦ 無矽靈 ✦ 無副作用

 

商品資訊

 

━━ \專為虛弱髮設計/ ━━

無藥性配方X市面最高含量

《Magicom乳鐵蛋白專業養護洗髮乳》

✔不含矽靈、皂鹼  ✔全家適用

✔天然潔淨成分  ✔敏弱OK 

「乳鐵蛋白」就是戰勝弱髪的關鍵,

  我們要重新定義你的頭皮!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