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囂張狂妄,他腹黑如狼,當兩人強強相遇,十里紅妝,江山為聘

酷愛故事匯 發佈 2022-09-29T17:13:13.964715+00:00

山峰上,李邵天等一眾青年子弟,對著一個小丫頭,像踢皮球一樣踢來踢去。腰間劇烈的疼痛,迫使她不得已的睜開了眼睛,如她所料不錯,剛才那一腳,正是狠狠的踢中了她的小蠻腰。

你的過去我來不及參與,你的未來我相陪到底。

  ——————————————

  「我踢,我踢,我踢踢踢!!!」山峰上,李邵天等一眾青年子弟,對著一個小丫頭,像踢皮球一樣踢來踢去。

  葉曦玥恢復意識的時候,正好聽到耳邊傳來嗡嗡嗡的鬨笑聲,還伴隨著那一句極其得意的『我踢踢踢!!!』。

  腰間劇烈的疼痛,迫使她不得已的睜開了眼睛,如她所料不錯,剛才那一腳,正是狠狠的踢中了她的小蠻腰。

  「下去吧你!」李邵天冷哼了一句,狠狠的剜了一眼被她踢中的葉曦玥。

  葉曦玥意識薄弱之際,只覺得身體懸空,她倏然睜大眼睛。

  姐在天上飛?

  下一秒,她瞳孔驟然一縮。

  暈!

  姐在落懸崖!

  她只來得及瞟了一眼山崖上三四個男男女女,整個人朝著山崖下就落了下去。

  呼呼的冷風,颳得她臉頰生疼。

  她想張口喊叫,卻被猛烈的灌了一口風,嗆得她臉蛋通紅。

  誰來告訴她,這是怎麼回事?

  她只記得自己被同門師兄一刀刺進了心臟,死在了山上。

  葉曦玥下墜的速度越發快,她想保持平衡,減緩下墜的慣力,卻發現她稍微動一動身體,就覺得全身像是散了架一樣的疼。

  風速越來越快,她身子如同離弦的箭,朝著崖下飆飛著,被狂風刺激的她睜不開眼睛。

  「砰!」

  她的身體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睜開眼睛,還可以呼吸,沒有死?

  葉曦玥撐著身子剛想爬起來,突然間覺得身下軟綿綿的,她就像是坐在棉花團上。

  她低下眉眼看去——花蕊?

  七彩斑斕的光芒,如煙花綻放般,將葉曦玥團團包圍住。

  花朵太過巨大,比成年人還要高大。

  五片花瓣漸漸合攏,形成一個花苞,將葉曦玥包圍在花心中。

  能吃人的花?只有食人花!

  她落在了食人花里!

  「小倒霉鬼!」不知是誰的聲音,在空曠的地帶,冷不丁的響起。

  葉曦玥坐在花心裡,眨了眨眼,「男人的聲音?這是什麼鬼地方?」

  「食人花的嘴巴里。」

  果然是食人花!

  她知道這種花,食人花形態十分艷麗,花形似日輪。

食人花是一種神秘的植物,有著動物般的某些習性,它沒有葉子,也沒有莖,更沒有四季之分,所以不一定會在什麼時候冒出來。

  十而有一,它至少要吞食十條鮮活的生命才能開出一朵花。

  葉曦玥聞言並沒有慌,也無法多想她明明是在山上被同門害死,怎麼會昏迷,怎麼會落下懸崖。

  這一系列的問題,暫且被她拋諸腦後,此時此刻,她只有強悍的求生意志。

  她不能死在這朵食人花的嘴巴里。

  原本好好的小空間,五片花瓣,開始緩緩收攏,縮緊……

  這是食人花要消化食物了,巨型食人花的攻擊力和殺傷力都是有目共睹的。

  食人花嘴巴里的空間越來越小,葉曦玥覺得呼吸越來越稀薄,連帶著身體都被迫縮成了一團兒。

  她下意識的擰著眉,腦子如同齒輪似的,急劇運轉著。

  空間越來越小,她的手無奈之下只得放在頭頂之上,突然輕觸到一個硬硬的東西,木質髮簪?

  她一下子將髮簪從頭上拔出來,她的手臂,觸碰到了食人花的花避,摩擦出了血跡。

  一滴兩滴……緩緩順著胳膊落在食人花的嘴巴里。

  就在這時,食人花好似停止了消化食物的動作,不再緊縮。

  葉曦玥鬆了口氣,她絲毫不知,外表的食人花,在逐漸枯萎……

  「破!」她口中清喝一聲,奮力反抗,拿著髮簪,朝著食人花嘴巴的中心,狠狠一刺。

  只聽『砰』一下,食人花硬是被她從中間破開,她翻滾在地上,胳膊都被磨破了皮,朝外滲著血。

  她的右手,還緊緊的抓著木簪,唯恐食人花,捲土重來。

  凝眸,瞧見一朵三米高的食人花,迅速枯萎,隨即食人花化作星星點點的流光,消失在這方天地中。

  她總算是死裡逃生……

  驟然感覺一道銳利的目光緊緊盯著自己,她轉了轉腦袋,朝著目光發源處看去——

  在溝壑橫生距離地面十來米的懸崖壁上,有一個人,不,確切的說是一個美男。

  那男人的容顏,無論她怎麼看就是看不清楚,總是覺得他的臉,籠罩在了一層雲霧裡,不真實。

  縱然如此,她還是一眼肯定,這個男人,絕對生的很美……

  他裸露在外的手指皓腕,白皙純淨,宛如白玉無瑕,黑髮如墨,清風撩起發梢,宛如黑蝶在空中流連飛舞,剎那芳華。

一身黑底金絲紫袍,寬鬆的著在身上,掩住了他那完美的身材。

  只可惜,這個男人,被一二三四五六……呃,十八根鐵鏈子鎖在了懸崖壁上。

  兩方距離,雖隔的不遠,可以她非凡的眼力,還是能夠看清楚。

  那十八根鐵鏈子,應該比千年玄鐵還要堅硬。

  她眉眼微動,這個男子被困住了?

  他的腳下,有一團白霧,像是一朵白雲,美輪美奐。

  他到底是什麼人,居然以這樣的方式生活著。

  「小倒霉鬼!」

  「剛才的聲音是你?」這道聲音,這句話,明明和剛才她剛落下來的時候一模一樣,明明看不清楚他,可她的直覺告訴她,那個男人在看著她,並且目光冷如沉鐵。

  葉曦玥見男子不再言語,也感覺到男子的目光從她身上移開,她索性也不多說什麼了。

  她本想坐起身來,誰知天空上突然匯集了一團紅色的光球,那是食人花的殘餘力量!

  要命的是,那團血紅色的光球,正衝著她的位置,準備砸下來——

  葉曦玥:「……」

  下一刻,猜想變成了現實,光球如同離弦的箭,正衝著她的身體,一飛而落。

  葉曦玥實在是沒有力氣再移動一點點了,剛才脫離食人花的時候耗盡了她身體裡所有殘存的力氣,她意識湮沒前,看到了紅光漫天,如火如荼。

  紅光砸在她身上,轉瞬化作光點,消失無蹤。

  「呵呵,小東西命真大。」一聲低言,在空中化作清風,緩緩消散。

  只見被十八根鐵鏈鎖住的男子,如同畫中之人,竟然掙脫開了鐵鏈的束縛,從懸崖峭壁上緩緩飄離下來。

  一襲紫黑袍,衣襟和袖口處用淡金色的絲線繡著騰雲祥紋。

  黑髮如潑墨,行雲流水般的搭在背上,黑衣黑髮,衣和發都飄飄逸逸,不扎不束,微微飄拂,襯著懸在半空中的身影,好似天降神邸。

  眉如墨畫,面如桃瓣,性感的雙唇,像塗了胭脂般紅潤。

  他相貌極美,卻絲毫沒有女氣,尤其是那雙眼睛,冷酷中含著一抹傲倨。

  他盯著葉曦玥看了看,波瀾不驚的眸子裡閃過一抹微光,「得你之手破了這陣法中心,本宮自由了,小東西,本宮記住你了,本宮會回來找你的……」

  誰都不曾想到,那朵食人花,是這陣法的中心。

  他好看的唇角勾起一抹迷人的笑容,隨即閃身離開。

  ……

  ……

  葉曦玥半夢半醒間,她在二十一世紀的一幕浮現在腦海里。

  「曦玥,乖,師兄陪伴了你這麼多年,十幾年的生死與共,你也該是時候回報師兄了吧?把你的心給我!」

  懸崖之上,冷風呼呼,那一刻,風撕碎的不是她的臉,而是她的心。

  師兄他就這麼將刀子捅進了她的心臟里。

  「把你的心挖出來,給我可好?」

  他說:師兄就你這麼一個寶貝師妹,我把你當戀人,當女朋友,你不要讓師兄失望。

  他說:葉曦玥,師兄陪伴你這麼多年,為的就是你成年這一天,挖你的心。

  他說:要恨便恨吧,怪只怪你天生異於常人。

  他和她身為情報局特工,十幾年的出生入死,十幾年的刀頭舔血,相生相依,換來的不過是他一刀子刺進她的心臟!

  十年生死兩茫茫。

  心好冷,好疼,沒有等她清醒過來,突然有一股陌生的記憶,強行竄入她的腦海里,與她融為一體。

  「你個小廢柴,整天不說話,你啞巴呀?」

  「縱然你身份高貴,那又如何?除卻爺爺,誰都看不起你,你除了會找爺爺哭訴,你還會幹什麼?廢物!」

  「葉曦玥,你去死吧,白痴,你真是不要臉,賤人!」

  「我就不信這次整不死你,思想有多遠,就給我滾多遠。」

  「……」

  強行而來的記憶,很陌生。

葉曦玥?竟然和她的名字,一模一樣。

  廢物?什麼廢物?

  葉曦玥醒來的時候,已近黃昏。

  她睜開一隻……眼,隨即再睜開第二隻,警惕性敏銳的她發現,周圍有人!

  她『噌』一下坐起身,眯著清透如水的眸子,環視周圍。

  「參見小姐。」

  周圍三面有人,只有她後面是懸崖峭壁,此時,這些人穿著侍衛裝,動作齊刷刷的,表情一致的朝著她行禮。

  小姐?

  葉曦玥目光一沉,這小胳膊小腿的,活脫脫就是十五歲的小不點。

  她大腦瞬間回神,落入食人花嘴裡的事情,在腦海中清晰的浮現出來。

  結合腦中陌生的記憶,她渾身打了個哆嗦,看著眼前這些嚴謹如士兵的男人,她眸色冷然,穿越了?

  「小姐,請您準備好,跟屬下回將軍府。」侍衛長說了一句話。

  將軍府?

  葉曦玥暗暗將這三個字記下,抬眸,對上眼前侍衛長的眸子,她眼中冷意更甚,侍衛長看著她的眼神……有點輕蔑和鄙視,這個侍衛長是將軍府的人,平時對原主就是冷言冷語的,偶爾還說幾聲諷刺的話。

  她想坐起來,抬起胳膊,只聽『撕拉』一聲,袖口被一旁的草木劃了一道口子。

  侍衛長蹙眉,「都轉過去!」

  一聲令下,三面的侍衛,全部齊刷刷的背對著葉曦玥,就連侍衛長自己也轉了過去,「小姐,大庭廣眾之下,怎可露胳膊露腿?」

  葉曦玥抿了抿唇,冷笑,迂腐的思想!

  「待我整好衣衫再跟你回府。」她看了看周圍,三面都是人,前路不通,只能走後面,趁著所有人都背對著她,葉曦玥慢慢站起身,輕聲輕腳的往後走。

  她剛走了兩步,便停頓了下來,嗯?那是什麼?

  只見在原本食人花長著的地方,有一個金色的閃光東西,被茂密的草叢掩蓋住了。

  葉曦玥當下也顧不了什麼,走了兩三步,翻開一瞧,一支毛筆和一個黑色的石頭?

  她奇怪,在荒郊野外,為何會出現毛筆?

  「小姐,您在幹什麼?」侍衛長不敢轉過身來。

  葉曦玥應了一聲,沒想那麼多,便將毛筆和黑色的石頭放在了懷裡,「我要去如廁。」

  侍衛長不疑有他,點了點頭。

葉曦玥終於悄悄的遠離了那些侍衛。

  通過原主的記憶她是徹底了解了之前的葉曦玥是怎樣的一個人,擁有著何種身份。

  將軍府四小姐。

  在京城裡那是相當出名,只因為……她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廢物。

  不管走到哪裡,就算是沒有聽說過東南西北中在哪裡的,也都聽說過葉家有個廢柴。

  只不過,原主有著葉家家主的保護,對她簡直是疼愛如掌上明珠,含在嘴裡怕化了,捧在手心裡怕碎了。

  難得,難得啊。

  現在的葉曦玥,只想自己靜一靜。

  她心中一陣惆悵,她明明死在了山上,哪知再醒過來的時候,就在被人踢。

  走的速度越發快,不知不覺,葉曦玥已經離開侍衛群很遠了,她停下來,坐在一處草坪上,剛想喘口氣,突然覺得哪裡香香的……

  她聞來聞去,才發現居然是她的衣服。

  因為走路,她出了少許的汗,貼身的衣服有些濕,香味就這麼自然而然的散發出來了。

  「因為出了汗,才引發出來了衣服上的香料味道?」

  不好!

  她眉頭一皺,感覺到有一群人,正在飛速的朝這邊趕來,是這香味……引來了人!

  她乾脆利落的脫了外套,朝著及腰的灌木叢跑去。

  「你想跑去哪裡?」一身白衣勝雪,一頭黑髮如墨,一男子,宛如天降神抵般的落在葉曦玥的面前,站在她兩步之外,擋住了她的去路。

  葉曦玥眼底划過一抹微光,在記憶中,她搜尋著關於眼前這個男子的一切。

  墨蘭,葉家家主最信任的執行長,也是葉家的義子,她非親生的哥哥。

  「我想四處看看罷了。」葉曦玥淡定如水。

  墨蘭眸光微凝,盯著她看——

  他長得十分俊逸,嘴角挑起的笑容宛如秋風落葉般的無痕清淡,一張雅致的臉,十足十的儒雅,深邃的黑眸,露出深深的探究。

  他此時的眼光,像是蛇。

  在葉曦玥看來,這是一個清透如水,溫文爾雅的男子,然而,墨蘭的骨子裡,卻是十分深沉的。

  她能讀懂他此時眼中的深究意味是為何,許是為了她的說話方式吧,畢竟,她與原主的性子不同。

  原來的葉曦玥,從不曾這般平靜的對墨蘭說過話。

  「曦玥,你哪裡受傷了嗎?」墨蘭走到葉曦玥的面前,微微一笑,他的眼中,除了嚴肅,還有一抹驚詫。

  「沒有,我很好。」

  「你的手臂?」墨蘭看到葉曦玥的手臂擦破了皮,流著血,不由得蹙緊了眉,「曦玥……」

  葉曦玥搖搖頭,「一點小傷而已,無妨。」

這是她從懸崖上落到食人花嘴巴里,掙脫食人花的時候,蹭破的,她不能對墨蘭說這件事,沒有人會相信,一個人落進食人花的嘴巴里,還能夠安然無恙活著出來的。

  其實,她也算因禍得福,若非落入食人花的嘴巴里,她早就摔死了。

  想到踢她下來的那些人,她眼中划過一抹冷意。

  「是被嚇到了嗎?」墨蘭從懷中拿出藥粉,輕輕的倒在葉曦玥的胳膊上。

  葉曦玥垂眸,搖了搖頭。

  「曦玥,我發現了一件事情,想不想聽?」

  「什麼?」

  「突然間發現你變了,不像之前那般害怕了。」

  葉曦玥心中一震,她像是早就料到墨蘭會這樣說,輕笑一聲。

  「以前的葉曦玥……或許已經死了。」

  看得出來,墨蘭很尊敬原來的葉曦玥,他相當於葉家的養子,是她半個哥哥。

  她做事,向來乾淨利落,她不想將這個乾淨如蘭的男子蒙在鼓裡,那對他來說,應該是很心痛的吧。

  墨蘭替葉曦玥上藥的手,微微一頓,他垂著眸子,長長的睫毛,掩住了他眼中的情緒。

  一時間,兩個人都不說話,

  「曦玥,你還活著,我說過不管發生任何事情,你都是我妹妹。」

  「葉曦玥,真的已經……」

  「傷包紮好了。」墨蘭唇角漫開一抹輕笑。

  葉曦玥嘆了口氣。

  只是,她就這麼稀里糊塗的回去了?

  一切,她似乎都還沒有搞清楚,她朝後退了一步。

  「嗯?你要幹什麼?」

  「我想離開一下。」

  「可以是可以,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

  葉曦玥不太懂墨蘭話里的意思。

  墨蘭話還未曾說完,突然從旁邊竄出來一道身影,縱然那道影子太快,可仍舊逃不過葉曦玥的眼睛,也幸得她動作快,這才閃開了那道影子衝擊的範圍。

  可饒是如此,那道影子,還是朝著葉曦玥撲了過來。

  她眼眸一冷,抬手就欲一掌,只聽得一道歡悅至極的聲音響起,「玥兒,我的寶貝玥兒,你可終於出現了,嚇死我了。」

  葉曦玥動作微一停頓,這聲音……

  身子上傳來暖暖的體溫,她立馬被人擁入懷中。

  「玥兒,你沒受傷吧?是不是哪裡不舒服?讓爺爺瞧瞧,哪裡摔壞了,哪裡摔疼了?我的寶貝孫女啊,爺爺年紀大了,可不禁嚇得。」

  葉曦玥錯愕間,抱著她的老人鬆開了手,對著她上上下下就是一陣打量。

  看到她手臂上劃破的傷口時,葉寒眼睛立馬瞪的宛如銅鈴。

看到她手臂上劃破的傷口時,葉寒眼睛立馬瞪的宛如銅鈴,「受傷了?流血了?該死的!誰幹的,這是誰幹的!老爺子我定然要滅了他。」

  「我……」

  「玥兒不疼,玥兒乖,爺爺給你報仇。」

  不等葉曦玥說話,葉寒便心疼的拍著她的肩膀,輕聲安慰著,唯恐他的寶貝孫女,有一點點的不高興。

  好可愛的老人,好護短的爺爺。

  這是葉曦玥對葉寒的第一個想法,面前老人的長相併非和藹可愛的類型,可偏偏這副脾性,讓人感覺溫暖極了。

  她身為師門殺手,從來都只有殺與被殺,從未享受過如此溫暖,原來,這就是親情?

  這種感覺……很好。

  葉曦玥微微一笑,眼底流淌著一抹狡黠的光芒,「可否讓我自己報仇?」

  「自己報仇?」葉寒眼神頓時變得像是金子一樣閃亮亮,「玥兒這性子,真不愧是爺爺最寶貝的孫女,好!自己報仇!」

  「家主,屬下來遲了,還請責罰。」侍衛長高默帶領著一大堆的侍衛,齊刷刷的站在葉寒的面前,負荊請罪。

  葉寒一改對葉曦玥的疼愛和溫柔,聲音冷如寒冰,「你也知道來遲了?要不是我親自趕到,我孫女不定又得受了什麼傷?高默,你有失職之罪,一百板子。」

  「屬下領罰。」

  一百板子,對一個常年習武的人來說,雖然造不成什麼重大傷害,可也能讓高默半個月坐不下。

  「對了玥兒,跟爺爺說說,你是怎麼從高默的眼皮子底下溜出來的?」

  「腿長在我身上,我若是想去哪裡,便去哪裡,您說是麼?」

  葉寒深深看著葉曦玥,印象中,她從未這般沉著冷靜過,他寵溺的摸摸她的頭,「這性子,真是越來越討人喜歡了。」

  葉曦玥聽著葉寒的話,心中不勝感激,一股暖流,如清水,掠過她的心尖,也許,在這個異世她該闖出一片天,對得起自己,對得起自己身邊的人……

  保護自己,也能保護自己在乎的人。

  ……

  ……

  將軍府。

  「太可恨了,聽說爺爺帶人去懸崖下面找那賤/人了。」葉清靈,將軍府三小姐,飛揚跋扈,性格囂張,她平生最恨的人,就是葉曦玥,最大的願望,就是讓葉曦玥去死。

  「二姐~~」葉清靈見眼前的人,不為所動,只是一個勁的執杯喝茶,她不禁有些急了,「二姐,難道你都不著急嗎?」

  「著急?」葉清雅呵呵一笑,放下杯盞,眼波輕輕掃向葉清靈,「著急有用嗎?」

  「可是……可是……」

  「可是我們也不能任由爺爺去找葉曦玥是不是?」

  「是啊是啊,眾所周知,爺爺平時最疼愛的就是葉曦玥了。」

「拿她就跟個寶似的,二姐,我長這麼大,到現在最不明白的就是為何爺爺要偏愛那麼一個廢柴!

  她除了長得有些不錯之外,還有什麼?她平時就只知道悶聲不吭的,除了哭,她還能做什麼?

  我真是搞不懂,我,二姐,墨蘭,隨便一個擺出來,就比那個賤人不知道好了多少倍,更遑論說二姐你還是葉家的嫡女,她算什麼?而且她還……犯下了一件不可原諒的事情,像她那種掃把星,就該去死。」

  「她會死的……」葉清雅聽到『嫡女』兩個字,下意識的攥緊了手中的杯盞,嫡女,呵呵,她才是葉家的嫡女啊,葉曦玥,她什麼都不是!

  「二姐,她真的會死嗎?可是爺爺和墨蘭已經帶了那麼多的侍衛,去找她了,就連高默侍衛長,都奉命去了呢。」

  「一個被踢下懸崖的人,不死也得殘,況且,她沒有一點自保的武力,你認為,她有可能活著回來嗎?除非有奇蹟……我可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奇蹟,太陽打西邊出來的事情,我從來不會相信。」

  「玥兒,你想吃什麼?我吩咐廚房給你做,桂花糕?紫薯松糕?蓮子點心?嗯……玥兒平時最愛吃辣的了,要不然給你做辣子雞?」

  「好呀好呀,辣的好,火辣辣的,有滋有味。」葉曦玥很喜歡吃辣的東西,她本來不覺得怎麼餓,可經過葉寒這麼一說,她的肚子,反而不爭氣的叫了起來。

  葉寒聞言,一陣歡笑,「你這丫頭啊,可真讓爺爺疼到心坎里去了。」

  一行人說說笑笑的聲音,由遠及近,傳到葉清雅和葉清靈的耳朵里。

  葉清靈眨了眨眼,沒有反應過來。

  葉清雅心思靈巧,能言善辯,相對葉清靈來說,也成熟內斂很多,她端坐的身影,驀然間站了起來,手中原本被她安安穩穩握著的杯盞,倏然間,落在地上。

  『啪』的一下,摔成了粉碎。

  她……她回來了?

  怎麼可能?!

  葉曦玥一行人走近,正好來到葉清雅的面前。

  葉曦玥何等聰明,一眼,真的只需要一眼,她就看出了面前這個女子眼中的錯愕和驚詫,她的臉色有些慘白,還帶著一抹深深的失落。

  葉曦玥冷笑,這個人,她並不陌生,葉清雅,葉將軍府中的大小姐。

  葉清雅平時絕對是一個拿得出手大家閨秀,原主,也很喜歡靠近葉清雅。

  如今,她怎麼覺得葉清雅見她歸來,反而是震驚過頭了呢。

  「玥……玥兒……你回來了?」葉清雅壓低了聲音,面上揚起一抹如花似的微笑。

  葉曦玥笑的比她還甜,故作嬌嗔的道:「二姐,難道……不喜歡讓我回來嗎?」

  她剛才看的清楚,這個葉清雅,面上的笑,太假!

她是想讓所有的人,都看到她是真心疼愛自己嗎?

  如若是原主,定然會相信此刻的葉清雅是真心為她好吧,只可惜……

  論演戲,葉清雅,比她低太多等級了。

  葉清雅一愣,隨即溫柔的拉過葉曦玥的手,「你這丫頭,說什麼傻話呢,姐姐怎麼可能不喜歡讓你回來,玥兒,這一天一夜,你去哪裡了,你知不知道,姐姐找你都快找瘋了。」

  「是嗎?」葉曦玥緩緩收回手,掩唇笑了笑,再無後話。

  葉清雅心中一驚,有些莫名其妙的,不敢和葉曦玥對視,她總覺得,今天回來的葉曦玥,和以前的葉曦玥,不一樣了。

  以前那個葉曦玥很乖巧,也很相信她……

  她說什麼,葉曦玥就會相信什麼,如今,葉曦玥竟然一字一句的在反問自己。

  葉寒只是略略看了大傢伙一眼,也沒有多說什麼,隨即吩咐人去給葉曦玥做點心和吃的。

  墨蘭淡淡的掃了眾人一下,目光落在身前的少女身上。

  「玥兒,走,哥哥帶你去吃東西。」

  葉曦玥點了點頭。

  就在葉曦玥走了一步的時候,她突然間停了下來。

  墨蘭和葉寒皆是一怔,有些不明所以。

  「二姐,你口渴嗎?」

  「不渴啊。」葉清雅對葉曦玥突如其來的問話,有些呆愣,她下意識的回答。

  葉曦玥微笑如天使,「既然不渴,二姐還在家中喝茶,嗯,挺有閒情逸緻的。」

  葉清雅全身僵硬如木。

  糟了,她怎麼忘記這一點了,居然落進了葉曦玥的圈套中。

  她剛剛說了她找葉曦玥快找瘋了,如今這麼一回答,豈不是顯得她很有大把時間?

  葉曦玥並未打算就此放過葉清雅,她繼續說:「二姐,你知道我最討厭什麼人嗎?」

  「什麼人?」

  「最討厭的就是當面一套,背後一套,表里不如一的人,我知道,二姐不是這樣的人,對吧?」

  葉清雅恨不得把自己的舌頭咬下來,「呵呵,那是自然,姐姐疼愛妹妹還來不及呢,怎麼會是妹妹所討厭的那種人呢。」

  「我當然也不是妹妹討厭的那種人啦。」葉清靈突然間回過神來,傻乎乎的說了一句。

  葉曦玥本來覺得這件事,可以扔下了,以後找時間,她會調查清楚葉清雅這個人,可就在她聽到葉清靈說話的時候,她眼眸倏然一冷。

  清澈靈透的眸子裡,折射出如日光耀眼般的光芒,凜冽動人。

  葉清靈還在天真的笑著,走近了葉曦玥,一雙美眸上下打量著葉曦玥,「玥妹妹,你的胳膊怎麼了?破了呢?一定很疼吧?我那裡正好有上好的丹藥,可以拿給玥妹妹服用。」

  葉曦玥垂眸,宛如蝶翼的睫毛在眼瞼上顫了顫,「拿、開、你、的、髒、手!」

  「你說什麼?」葉清靈的臉色,立馬變了。

  這個不要臉的賤女人,居然說她的手,是髒手?

  她知不知道,自己這般關懷她,完全是看在墨蘭和爺爺的份上,她還真以為自己高高在上了?

不過就是個廢柴而已,這麼高冷幹什麼?

  三秒之內,葉清靈在心裡就將葉曦玥罵了千百遍,只差像是潑婦一樣,叉著腰,破口大罵了。

  葉曦玥眼神極冷,「你聾了嗎?我說讓你……拿開你的髒、手!這麼沒有自知之明嗎?」

  葉清靈怒火蹭蹭蹭的往上冒,「葉曦玥,你太放肆了,居然敢這麼對我說話?」

  說罷,她揚起手,就欲朝著葉曦玥臉上揮過去——

  『啪!』葉清靈的腰帶瞬間落在了地上,葉清靈只覺得渾身衣襟一松,低下頭去看,她慌忙撿起地上的腰間,抱在懷裡,以防走光。

  「葉曦玥,是你搞的鬼!」

  「你哪隻眼睛看到是我搞的鬼了?」葉曦玥挑眉,沒想到,穿越而來,她隔空取物的能力,並未消失。

  「你……」葉清靈啞然,她是沒看到……

  墨蘭蹙眉,他也沒有看到,可看玥兒這神色,明明就是她,她是怎麼出手的?

  葉清雅暗暗回想,剛才靈兒腰帶掉落,她也沒有看到在場的任何人出手。

  葉寒將目光落在葉曦玥身上,是玥兒吧?

  「大膽!」葉清靈爆吼一聲,氣急了似的朝著葉曦玥臉上扇了過去。

  「你夠了!」葉曦玥眉眼冷艷,一把握住葉清靈的手。

  「大膽!」就在葉曦玥握住葉清靈的瞬間,一聲好似野獸驚醒般的怒吼跟著揚了起來,這次出聲的不是別人,正是不遠處的葉寒。

  葉清靈手腕上傳來一陣巨疼,她下意識的咬唇,「爺爺,葉曦玥太過份了,她居然以下犯上,想要弒姐。」

  葉曦玥冷冷的攥著她的手。

  葉寒出面,聲音威嚴,「玥兒……當心點兒,切莫傷著自己。」

  「爺爺,你相信我嗎?」葉曦玥抓著葉清靈的手,轉頭問。

  葉寒毫不猶豫的點頭,「相信。」

  葉清雅完全置之不理,想要看好戲。

  墨蘭有些不明,為何她會發這麼大的脾氣,想來定是清靈做了什麼讓她生氣的事情。

  葉清靈瞪大眼,「爺爺,您怎麼可以?」

  還有沒有天理了?

  明明現在站在被動一方的是她,被葉曦玥死死握著的也是她,為什麼爺爺反倒讓葉曦玥當心點兒?

  氣死她了。

  她真懷疑爺爺是不是老糊塗了,怎麼什麼事都要護著葉曦玥。

  「怎麼不可以!」葉曦玥一甩手,將葉清靈狠狠的甩開,「葉清靈,你說,我該怎麼找你算帳?」

  「你到底是什麼意思?」葉清靈吼著,「你發什麼瘋?仗著爺爺對你的寵愛,你就這麼肆無忌憚?葉曦玥,你別忘了,我是你三姐。傳出去,你就不怕丟人。」

  「丟人?我再丟人也是個廢柴,還有比這個更丟人的事嗎?你說你是我三姐?好啊,我今天倒是要好好問問你這個好姐姐,我是怎麼落下懸崖的?嗯?」葉曦玥步步緊逼。

  葉清靈捂著發疼的手腕,步步後退,奇怪,葉曦玥明明沒有武力,可她的手,竟然這麼疼。

  「你落下懸崖,你都不知道,我怎麼會知道?」

葉清靈眼神有些躲閃,好似在心虛著什麼。

  「你不知道?可我明明看到你站在懸崖邊上跟他們合夥,你說……踢死她!」

  「你胡說!你不可能看到,那個時候,你都昏迷了,是李邵天他們……」

  「三姐,看來你比二姐還閒,都知道我當時昏迷了呢。」

  「我……」葉清靈慌亂的絞著衣擺,她真笨,怎麼會順口說出這樣的話?

  這不是不打自招嗎?

  「葉曦玥,你真陰險,你故意說錯,引我上當的對不對?」許是氣急了,她也顧不得那麼多了,想到什麼就說什麼。

  葉曦玥雙手環胸,笑,「對。」

  「你……」

  「我怎麼了?我就是這麼陰險?怎樣?」葉曦玥冷銳的眸子盯著她,「再怎麼說,你也是我三姐,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嗎,竟然可以下的去手,聯合李邵天他們將我踢下懸崖,三姐,你都對我這麼不客氣了,你說,我還對你客氣什麼呢?」

  葉清靈簡直快要被葉曦玥逼瘋了,她根本說不過葉曦玥。

  「靈兒,你妹妹說的可是真的?」

  「爺爺……」葉清靈天不怕地不怕,可就是很怕葉家家主葉寒,平時葉寒對她們很嚴厲,除卻葉曦玥之外……

  她長這麼大,都不知道,為什麼爺爺會喜歡和護著葉家最小的女兒,葉曦玥。

  「來人!把三小姐,帶到祠堂,面壁思過,等我想好如何處罰你,再給你懲罰。」

  隨著葉寒的下令,一行侍衛刷刷刷的前來,立馬像是押解犯人一樣按住了葉清靈的雙臂。

  葉清靈不甘的哭訴著:「爺爺,為什麼?靈兒做錯了什麼?你要這般懲罰我?爺爺,平時您對曦玥寵愛,我們看在眼裡,也就不計較了,可如今,她只是受了點皮外傷,甚至是,完全活蹦亂跳的出現在您面前,您為何還要懲罰我?

  爺爺,我不懂,在這個以武為尊的世界裡,你為什麼要偏愛什麼都不會的她,她除了擁有葉家的血脈之外,她還有什麼?

  她在外,給葉家蒙了多少羞恥,丟了多少人,這些你都不知道嗎?」

  「知道又如何?」葉寒輕飄飄的一句話,如同當頭棒喝,狠狠的擊打在葉清靈的心頭。

  「知道,您既然知道,為何還要……」

  「正因為玥兒什麼都不會,你們當姐姐的就該好好保護她,清靈,你是怎麼做的?你還敢說?若非玥兒無事,你真以為你可以受這麼輕的懲罰?若她真的出事,你就是死十次,都不夠!帶下去,帶下去!」

  「爺爺,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葉清靈的聲音,嘶吼般的響徹這方天地。

  葉寒面沉如鐵。

  墨蘭嘆了口氣。

  葉清雅嚇得一句話都不敢說。

  葉曦玥轉身,路過葉清雅身邊,低聲道:「二姐,你好自為之。」

  葉清雅指尖微顫,目送著葉曦玥一行人離開自己的視線……

聽書看這裡:冷帝心尖寵之腹黑狂妃有聲小說-玖玖聽書-有聲小說mp3在線收聽-酷狗聽書

關鍵字:

【女生心中最大的痛】就是妹咩的異味搔癢!

2021-06-25T08:39:29.871781+00:00

就算上班久坐整天,也不用再忍耐任何不適感~

【女生心中最大的痛】就是妹咩的異味搔癢!

甚至連“濕度”都被另一半發現節節退步

想要徹底改善,就要吃“私密液態膠囊”

好多女生都說,不只由內調理的效果非常棒

所有對女生超好的成分,也做成液態的形式,讓妳快速吸收有~

一兩個禮拜,我的“私密困擾”都不見了

就算上班久坐整天,也不用再忍耐任何不適感~

整個講話的口氣,甚至上廁所都發現!自己散發著淡淡玫瑰香

 

 

商品資訊

 

蜜嫩香_私密液態膠囊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