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數次相親都慘遭失敗,唯獨這次,富家大少爺忙著向她求婚(2)

2021-11-24T22:28:16+00:00

8他修長的無名指上,竟帶著一隻簡單樸素的鑽戒。正是她之前買的那隻。蘇可歆愣住了,甚至都忘了在餐桌旁坐下來。最後還是顧遲抬頭看向了她。「怎麼了 ?」顧遲開口,目光掃過她空落落的手指,眉尾微微挑起,「你的婚戒呢?」蘇可歆一下子有幾分窘迫。

8

他修長的無名指上,竟帶著一隻簡單樸素的鑽戒。

正是她之前買的那隻。

蘇可歆愣住了,甚至都忘了在餐桌旁坐下來。最後還是顧遲抬頭看向了她。

「怎麼了 ?」顧遲開口,目光掃過她空落落的手指,眉尾微微挑起,「你的婚戒呢?」

蘇可歆一下子有幾分窘迫。

之前因為覺得自己買的戒指不適合顧遲,所以她在顧遲面前,也不戴自己的這一隻,可沒想到,顧遲竟找到了她放起來的戒指,還戴上了?

蘇可歆只好伸手將包里的戒指拿出來,戴上時,還是忍不住低聲道:「不好意思,款式是我隨便選的。」

顧遲唇角勾了勾,「沒關係,很好看。」

蘇可歆這下子也不知道該怎麼接話了,只能坐下來開始悶頭吃早餐。

吃完早餐後,顧遲將手裡的報紙疊起來,淡淡開口:「我送你上班吧。」

「不用了。」蘇可歆忙道,「我打車或者坐地鐵就好。」

開玩笑,萬一被雜誌社的那幫人認出了顧遲,她還不得被雜誌社裡的那幫女人生吞活剝了?

「這裡離地鐵站很遠。」顧遲微微蹙眉,「而且打不到車。」

的確,這一點蘇可歆昨天搬過來時就注意到了,這種富人區的別墅,住戶都是開車的,當然不會有什麼計程車或者地鐵站。

蘇可歆看了一眼手錶,時間也不早了,只好開口:「那能麻煩你,送我到順路的地鐵站麼?」

顧遲抬眸看了蘇可歆一眼,弄得蘇可歆一下子有些緊張,但最後顧遲還是點了點頭。

蘇可歆和顧遲走到門口時,門外已經停著一輛黑色賓利。

車邊站著一個年輕男人,自我介紹叫楊佐,是顧遲的特助。

楊佐拉開車門,蘇可歆正想著顧遲要怎麼上車,就看見車子上落下來一個鐵板,顧遲的輪椅很順利地就滑上去進車。

蘇可歆鑽進車,發現車子內部也是改裝過的,專門有一個位置是給顧遲的輪椅。

蘇可歆坐定之後,車子很快發動了,一路開到最近的地鐵站。

車子在地鐵站旁停定,透過車窗看見外面嘈雜的環境,顧遲好看的劍眉微蹙,「你這樣上班太不方便了,如果你不想讓我接送你,我可以給你備一輛車。」

蘇可歆愣了一下,然後馬上開口:「真的不用了。」

她當然知道一輛車對顧遲來說什麼都不算,可她還是覺得花顧遲的錢怪怪的。

對於蘇可歆不假思索的拒絕,顧遲黑眸微沉,很快又開口:「我平時不是經常在別墅,你一個人怎麼上班。」

對此,蘇可歆剛才在路上也早就想過了,立刻拿出手機晃了晃,「現在訂車服務很方便的,我早起幾分鐘,訂車就好了。那個我要遲到了,先下車了,再見。」

說著,蘇可歆迅速地下車。

車裡的顧遲,看著窗外她不斷跑遠的嬌小身影,眼神幽黑。

在前面開車的楊佐看到這一幕,終於忍不住開口:「那個……顧少,我怎麼覺得,少夫人和之前我們調查的,不太一樣?」

顧遲望著窗外蘇可歆的背影,若有所思,「的確不太一樣。」

他的確沒想到,蘇可歆會這麼利落地拒絕自己給她買車。

他派楊佐調查過蘇可歆的過去,印象中她應該是一個可以為了一點錢就出賣一切的膚淺拜金女。

也正是看中了這一點,他才會選擇她。

一個一點兒錢就能打發的女人,遠比那些心裡記掛著他所有財產的所謂千金大小姐,安全的多,也好控制的多。

當然,他也承認,選擇她的另一個原因,是她並不讓他討厭。

但沒想到,她似乎絲毫不想要自己的錢?

還是說,她比自己想像的要高明,懂得欲擒故縱這一手?

顧遲的眼神微沉,終於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開車。」

S市金融區,遲曜集團大廈的頂樓。

顧遲坐在辦公桌上,手指飛快地在鍵盤上敲打,屏幕上的圖像和數字隨之迅速地變化。

叮鈴鈴。

桌上的電話突然響起,顧遲隨手一摁,楊佐的聲音就從電話里響起。

「顧少,林少來了。」

「讓他進來吧。」

辦公室門很快打開,一個身穿粉紅騷包襯衫,長相俊眉的男人閃了進來。

「顧遲,你還在工作?」看見顧遲,男人就誇張地叫了一聲,「我以為你好不容易結婚了,就算不辦婚禮,至少也該去蜜月旅行之類的。」

顧遲的眼睛依舊沒有離開電腦屏幕,簡短地扔出三個字,「沒時間。」

來人已經在顧遲的桌上坐下了,對於顧遲的冷漠他也不生氣,只是眯了眯桃花眼,又笑起來,「嫂子真可憐,嫁了你這麼一個沒情趣的男人。」

顧遲這才終於將目光落在對方身上,但依舊面無表情,「林澤,你到底想說什麼。」

林澤笑得桃花眼都成了月牙,「我就是無聊,想見見嫂子。」

「算了吧。」顧遲毫不猶豫地拒絕,「你應該也知道,我娶她的原因。」

「我當然知道。」林澤撇了撇嘴,嘴角的笑意慢慢消失,「但無論如何,你總算是成家了,當年的事,你也可以放下了吧。」

聽見林澤話的剎那,顧遲鍵盤上的手,不易察覺的微微握緊。

「沒什麼放不放下的。」片刻的沉默之後,顧遲才緩緩開口,「人死不能復生。」

林澤看著顧遲,張嘴想說什麼,可話到了嘴邊,終歸還是沒有說出口。

「那當年的那個小女孩呢?」林澤忍不住又問,「有下落了麼?」


9

「已經有一些線索了。」顧遲簡單道。

「那可真不錯。」林澤這才又笑起來,「我一直在想你到底會怎麼報答人家,本來還期待你以身相許,但沒想到你竟然已經將自己賣了。」

對於林澤沒臉沒皮地調笑,顧遲根本沒有理會。

林澤自己討了個沒趣,臉色訕訕,但目光落在顧遲身下的輪椅時,他眼神還是忍不住閃爍了一下,「那個顧遲,你告訴嫂子,你腿的事了麼?」

顧遲原本已經開始瀏覽財務部剛提交上來的報表,聽到這個問題,滑動滑鼠的手頓了頓。

「沒有。」片刻後,他低聲說道。

林澤微微皺起眉頭,「顧遲,不是我說你,不論你和嫂子結婚的目的是什麼,但既然都已經是夫妻了,你還打算一直瞞下去?或許」

說到這,林澤頓了頓,但還是咬了咬牙繼續道:「或許你也應該嘗試看看,能不能接受這個新嫂子,你總不能一輩子活在過去的陰影里吧。」

顧遲的個性他太了解了,雖然表面上說娶妻子是為了應付家裡的老頭子,但如果對方不是他真的有點喜歡的,他是不可能接受結婚和同居的。

顧遲沉默著沒有回答林澤的話,在飛速地瀏覽完了報表之後,他才低聲吐出一句話。

「曾經滄海難為水。」

林澤一下子愣住了。

他看著顧遲淡漠的臉,眼底閃過一絲不忍。

十年前的那場車禍,是他們所有人的噩夢。

所有人都以為,那場車禍中顧遲失去的,是他的雙腿。

但其實他們都錯了。

那場車禍,顧遲失去的,不是腿,是心。

蘇可歆下班回到家,就看見王叔和張媽拖著行李箱走進客廳。

「張媽,王叔,你們這是……」

「少夫人,我們老兩口的兒子明兒要結婚了,我們要去參加他的婚禮。」張叔慈祥地說道。

「這樣啊,那真是恭喜了。」蘇可歆道,「婚禮要去幾天啊?」

「就在S市擺一擺酒宴,明天晚上就回來了。」張媽笑得溫柔,但目光落在顧遲身上時,又多了幾分擔憂,「只是家裡沒人的話,少爺明兒的早餐都沒人準備。」

蘇可歆有點囧。

果然是有錢人家,只不過是一頓早餐罷了,都要專門請人過來麼?

「沒關係。」顧遲開口,打斷了蘇可歆的胡思亂想,「蘇可歆,你應該會做飯吧?」

「啊?」蘇可歆完全沒反應過來,抬頭就對上顧遲幽黑深邃的眼睛,「我會。」

蘇可歆剛回答完,想起今天早上王媽那衣著豐盛的早餐,忍不住又補了兩個字,「一點」

顧遲的眼底,閃過一絲笑意,稍縱即逝。

「一點就夠了。」他低聲道。

翌日清晨。

蘇可歆特地早起了一個小時,總算折騰出了一桌可以湊合的早餐。

正準備去叫顧遲下樓,可一出廚房,就看見顧遲正從電梯裡出來。

「你有電池麼?」

蘇可歆愣了一下,才認出顧遲手裡的,是電動剃鬚刀。

蘇可歆接過看了看,「需要的是紐扣電池,家裡沒有麼?」

「沒有。」

蘇可歆瞥了一眼顧遲,他下巴已經有了青色鬍渣,的確是需要剃,「附近有便利店或者超市之類的麼?」

「沒有。」

蘇可歆一下子愣住了,「什麼都沒有?」

顧遲搖搖頭。

蘇可歆頓時也給這富人的生活給跪了。

「那現在怎麼辦?」蘇可歆有些無奈,「要不你讓你那個助理買過來?」

「他已經在路上了,今天有個很重要的會議,恐怕會來不及。」顧遲劍眉微蹙,「我問了張叔,他有新的剃鬚刀,但不是電動的,我不太會用。」

蘇可歆愣了一會兒,才明白過來顧遲找自己到底是幹什麼,他是要她幫他剃鬍子?

「在哪裡?」蘇可歆突然覺得這樣的顧遲也有幾分可愛,抿了抿嘴角,「我會用,我幫你剃。」

「在儲物櫃裡。」

蘇可歆很快找到了剃鬚刀,是最老派的那種,還要配著潤滑劑用,蘇可歆仔仔細細地給顧遲的下巴四周抹上潤滑劑之後,就小心翼翼地給他剃了起來。

一時之間,蘇可歆和顧遲的距離特別接近,蘇可歆呼吸之中的氣息甚至都可以吹到顧遲的臉頰上。

顧遲微微抬眼,就能看見蘇可歆近在咫尺的臉,甚至可以看見她白嫩的皮膚上的小毫毛,跟水蜜桃一樣。

「怎麼了麼?」似乎是注意到了顧遲的注視,蘇可歆原本緊繃的神經突然更緊張了,「我沒有刮傷你把。」

「沒有。」顧遲開口,聲音是一如既往地清冷,「只是覺得你這樣,好像真的是我的妻子一樣。」

蘇可歆一愣,隨即臉頰微微發燙。

他們明明就是真正的夫妻,顧遲卻用了一個「好像」。

證明他其實也和自己一樣,對這段閃婚,根本毫無真實感吧。

「好了。」蘇可歆很快給顧遲剃完了鬍子,仔細地將潤滑劑都擦掉之後,看了兩眼,不由嘴角微揚,「很乾淨。」

「謝謝。」顧遲淡淡一語,便滑動輪椅到餐桌旁吃飯。

因為方才這樣親密地接觸,吃飯間兩個人都有點尷尬,蘇可歆甚至都忘了問顧遲是否滿意自己的手藝。

吃完飯之後,楊佐就到了,顧遲今天趕時間,不能送蘇可歆去地鐵站,蘇可歆就自己叫了一輛車,直接將自己送到雜誌社。

來到雜誌社,蘇可歆就發現和昨日的喜氣洋洋不同,氣氛有些緊張,蘇可歆不由拉住了曉梅,壓低聲音問:「發生什麼了麼?」

「可歆姐,你沒看今天早上的郵件啊。」曉梅瞪圓眼睛,「我們雜誌社昨天被人收購了!高層全部換了!」

蘇可歆頓時呆住了。

他們雜誌社雖然說不上多大,但好歹也是好幾年的老牌雜誌了,怎麼會突然間就被收購?

她還來不及反應,就聽見門邊上的同事們一陣騷動。

「來了來了!新總編來了!」

蘇可歆抬頭,就看見一抹修長的身影,在一群人的簇擁之下走進雜誌社。

在看清那個人面容的剎那,蘇可歆只覺得自己仿佛被人當頭一棒,渾身的血液都被凍住了。


10

依舊是記憶里的那張臉,只不過比起學生時代的青澀和清秀,稜角更為分明,眉宇之中也多了幾分穩重的氣息。

只是那張臉上,早已沒有了她所懷念的溫柔,剩下的只有漠然。

他正在聽身邊下屬的回報,時不時地頷首,簡單地發幾個指令。

而目光,從未想看過一旁的她,就這麼筆直地在眾人的簇擁下,走進總編辦公室。

蘇可歆臉色白了幾分。

顧以寒,他怎麼會回來,又為什麼會回來

當年他走到那麼毅然決然,連告別都沒有,如今又為什麼要回來?

足足兩年了,她或多或少都已經釋然,可不想他的出現,還是如同洶湧潮水,一下子將她擊垮。

方才的擦肩而過,她根本都不確定,他是否和自己一樣,一眼認出了對方。

想到這,蘇可歆突然自嘲地勾了勾唇。

認出了又如何,沒有認出又如何?

他和她,註定已經回不去了

接下來的一天,蘇可歆一直都惴惴不安,她很怕顧以寒會認出自己。

可事實證明,似乎是她自作多情了。

顧以寒新官上任,立刻就對於人事和雜誌的定位開了幾個會,做了些調整。

會議上,他一直都只是專心地聽各個主編的匯報,偶爾簡單地下一些指令,從頭到尾,似乎都沒有注意到會議桌末尾的蘇可歆。

看來,他已經將她忘了呢。

想想也是,如果她有值得讓他記住的價值,兩年前他就不會不辭而別,也不會音訊全無。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蘇可歆一秒都不想在辦公室多呆,立刻拿起包想要離開。

可不想,這時候她的主編突然叫住了她。

「等下,蘇可歆,你幫我把這份報告去給顧總編送去,順便匯報一下。」

蘇可歆的身子頓時僵住了,為難地轉過身,「主編,我今天家裡有急事,能不能」

主編蔣麗麗今天本來就因為會議上表現不如隔壁組的主編而心情不好,此時聽見蘇可歆的拒絕,臉頓時一垮,「蘇可歆,是不是你做了一個熱門的採訪,就覺得自己翅膀硬了?」

蔣麗麗說話一直那麼直,蘇可歆臉色白了白,不好再多說什麼,只好說:「別開玩笑了主編,我現在就去。」

拿著材料走到顧以寒的辦公室門口,蘇可歆深呼吸好多口,才終於抬手。

咚咚咚。

不過是敲門,似乎就已經耗盡了她全身的力氣。

「進來。」

顧以寒熟悉的嗓音在門內響起,蘇可歆推門進去。

顧以寒的辦公室雖然沒有顧遲的豪華氣派,但也裝修精緻,他坐在桌子後,手裡翻閱的,正是這一期採訪顧遲的雜誌。

「顧總編。」蘇可歆開口,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上去很平穩,「關於這一次對遲曜總裁的採訪,蔣主編讓我來跟你做個簡單的匯報。」

顧以寒頭都沒有抬,只是「嗯」了一聲,蘇可歆只好硬著頭皮開始做報告。

做完報告之後,顧以寒還是沒有一點的反應,可蘇可歆已經有些承受不住了。

「那個」她努力壓制住聲音里微弱地顫抖,「總編,如果您沒有別的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說完,她迅速地轉身想要出門。

可就在她的手覆上門把手時,一股大力倏然抓住她的手。

男人狹長的目光落在她無名指的戒指上:「你結婚了?」

蘇可歆完全沒有勇氣去看他的眼睛,只是別開臉,點點頭。

顧以寒死死盯著她的戒指,眼底情緒翻湧。

驀地,他嘴角揚起一抹嘲弄的弧度。

「蘇可歆,搞了老半天,你千挑萬選的男人,就只能給你買這麼一個普普通通的碎鑽戒指?」想到什麼,他眼神里露出明顯的厭惡:「不過也是,一個會為了錢就出賣自己身體的女人,恐怕男人花點錢就能騙到手了。」

蘇可歆如遭雷劈,臉色慘白。

「你知道兩年前的事?」蘇可歆哆嗦著嘴唇,勉強說出一句話。

「呵。」看見蘇可歆的第一反應不是否認,顧以寒沒來由的,就感到心裡一陣鈍痛。

他捏著蘇可歆手腕的手更加用力,聲音更冷,「對,我知道,而且我兩年前就知道了。蘇可歆,我可真該謝謝你啊。就是因為知道了我愛了三年,寵了三年的女人,是這樣骯髒的貨色,我才終於下定決心,去美國留學。」

蘇可歆臉上最後一絲血色褪去。

整整兩年了,她不止一次地想過,兩年前在她最脆弱最需要顧以寒的時候,他為什麼會突然出國留學。

而現在,她終於知道了。

竟然也是因為那件事。

可她也覺得奇怪,兩年前,顧以寒明明是在那件事鬧大之前就離開出國了的,難道說,他在事情鬧大之前,就已經知道了?

可是怎麼可能。

但現在顯然不是追究這些的時候,蘇可歆被捏得臉色蒼白,但還是掙扎道:「顧以寒,兩年前的事就是一個誤會,其實我......」


11

「誤會?」蘇可歆的話徹底惹怒了顧以寒,他的音調驟然拔高,一把捏住她的下顎。

力道大的讓蘇可歆疼得整張臉都皺成一團。

「哪來的什麼誤會。要我看,是你看見兩年前一貧如洗的窮小子,如今突然發達了,成了總編了,你就後悔了,所以來跟我說是誤會?」

說道這,顧以寒的眼底閃過猩紅,一把將蘇可歆的臉抓向自己,「蘇可歆,我告訴你,如今的顧以寒,可沒有那麼好糊弄!」

蘇可歆看著眼前這張曾經最熟悉的臉上,滿是怨恨和戾氣的神色,只覺得震驚和心痛。

她想解釋,可張嘴的話到了嘴邊,卻一句都說不出來了。

又有什麼好解釋的呢?

如果顧以寒真的信她,當年又怎麼會問都不問她一句都離開?

說打底,打心眼裡,他早就相信她是一個為金錢出賣自己的拜金女。

更何況,就算他相信了她的解釋,又如何?

如今的她,嫁做人婦,早就不是曾經的蘇可歆了,一切,都早就回不去了。

想到這裡,蘇可歆努力壓下眼眶的酸脹,深呼吸一口氣,驀地抬頭。

「顧以寒。」她低聲開口,語氣平穩得不帶一絲波瀾,「你說得沒錯,當年的事,就如同你知道的一樣。不過有一點你弄錯了,那就是如今的我,沒有想和你發生什麼,你是總編也好,總裁也罷,和我蘇可歆,都沒有一點關係。」

話落得剎那,蘇可歆就突然感覺到下顎上的手更加用力。

但下一秒,他又突然將她甩開。

蘇可歆踉蹌地扶住牆才勉強站穩,抬頭就看見顧以寒冷冷地看著自己,那眼底的不屑和厭惡深深地刺痛了她。

可痛就痛吧,總比糾纏不清好。

想到這,她生生咽下喉嚨口那熱乎乎的哽咽感,飛快地說道:「總編如果沒事了,我就先走了。」

話落,她根本不敢多看顧以寒一眼,飛快地離開了辦公室。

蘇可歆一路跑出雜誌社,來到樓下的時候,才發現外面大雨傾盆,而她好巧不巧的,把傘忘在了辦公室里。

可她根本沒有勇氣回去拿傘,哪怕知道顧以寒會在自己的辦公室里,她都沒有勇氣上去。

真是懦弱啊她。

看著嘩啦啦的雨水,蘇可歆原本想打車,可偏偏下班高峰,加上暴雨,哪裡打的上車,打車軟體也不頂用,最後她只能咬了咬牙,將包頂在腦袋上,迅速地朝著地鐵站飛奔而去。

拖著濕漉漉的身子擠了一路的地鐵,出地鐵站時,她僥倖地期待著雨已經停了,可偏偏老天都想折磨她,外頭依舊是暴雨不止。

蘇可歆依舊打不到車,只能站在地鐵站旁邊傻傻地等著。

她又失去了顧以寒,這個她原本以為會陪她執手到老的男人。

兩年前的那種絕望感,好像某種粘膩的爬行生物一樣,一點點爬上她原本已經麻木的心。

蘇可歆忍不住抱住自己的肩膀,人也蹲了下來,蜷縮作一團。

冷……

真的好冷。

渾身冷的都在發抖,就好像兩年前的那一夜一樣。

就在回憶和情緒要將蘇可歆徹底淹沒之際,她眼前突然出現了一架輪椅,還有輪椅上筆直修長的一雙腿。

蘇可歆一愣,吃力地抬起頭,就看見顧遲在自己面前,身側站著楊佐撐著傘。

磅礴的雨簾模糊了他英俊的面容,周身依舊是清冷的氣息,雖是坐在輪椅上,可此時的他,卻宛若天神一般,碾壓蘇可歆心底原本所有的悲涼。

蘇可歆睫毛微顫。

顧遲?

「你在這裡幹什麼?」顧遲低頭看著蹲在地上的蘇可歆,自己都不知道為何,語氣帶著隱隱的怒意,「你淋雨了?」

蘇可歆這才反應過來。

她慌張地想要站起來,可不想剛站起來,就突然眼前一黑,整個人失去了意識。

顧遲心一緊,立馬穩穩地接住了蘇可歆。

感覺到懷內女人身上燙得不正常的溫度,顧遲眼神一沉,垂眸,目光落在蘇可歆下巴上方才被顧以寒給捏紅了的印記上,他的黑眸不易察覺的縮緊。

「回去吧。」神色的變化稍縱即逝,顧遲很快恢復了淡漠,低聲一句,就抱著蘇可歆,滑動輪椅朝著旁邊的黑色賓利滑去。

顧遲的車停在地鐵站旁一個隱蔽的角落,因為輪椅上有蘇可歆和顧遲兩個人的重量,輪椅無法像以前一樣滑上去。

「顧少。」一旁的楊佐忍不住開口道,「我來吧。」

「不用。」不想,顧遲淡淡道,只是將懷裡的蘇可歆調整了個位置,直接橫抱著她,從輪椅上站了起來。

漆黑的房間,伸手不見五指。


12

狂風暴雨,電閃雷鳴。

蘇可歆拖著滿是淤青的身子,一次又一次,近乎瘋狂地撥打一個號碼。

阿寒你在哪裡。

我好害怕,你快來救救我。

可無論她怎麼撥打那個號碼,聽到的只有一個冰冷的女聲!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撥。」

最後,蘇可歆終於支撐不住,整個人跌倒在雨里。


看著床上不斷冒著冷汗的蘇可歆,顧遲不由劍眉微蹙,看向旁邊在打點滴的醫生,「她真的沒事麼?」

「顧少放心,少夫人只是受寒發燒了。現在估計只是做噩夢吧。」

顧遲眉宇這才鬆開些許。

醫生離開房間後,顧遲看著床上臉色蒼白的蘇可歆,剛想伸手去探一探她的額頭,可不想這時,蘇可歆整個人突然微微戰慄起來。

「蘇可歆?」顧遲不由得再次蹙眉,「你沒事吧?」

蘇可歆顯然人還沒有醒來,慘白乾裂的嘴唇微微開闔,似乎在喃喃些什麼。

顧遲的眉宇更加緊鎖,微微俯下身子,這才聽見蘇可歆在呢喃什麼。

「阿寒救救我,你在哪?阿寒,你不要不相信我!」

阿寒?

顧遲直起身子,眼底微沉。

這一聽,就知道是個男人的名字。

看著床上的蘇可歆,臉色雖然蒼白虛弱,但依舊遮掩不住眉眼裡的柔美,特別是微顫的睫毛,是顧遲從未見她流露過的軟弱和依賴。

顧遲沉吟。

仔細想來,似乎從遇見這個女人開始,她一直都是小心翼翼卻又疏離的,不要說依賴了,似乎從來都沒有想過依靠自己。

可她在睡夢中,對那個叫做「阿寒」的男人,卻是滿滿的眷戀和依賴。

關於蘇可歆的過去,他是讓楊佐調查過的。但他做事講究效率,因此所有的故事,不過都是簡單地總結概括罷了。

比如他知道,她有過一段刻骨銘心的初戀,可在兩年前,發生那件事之後,她就和初戀分開了。但他並沒有過問她初戀的姓名和背景,但如今看來,這個阿寒,應該就是她的初戀了吧。

想到這,顧遲沒來由地感到一陣煩悶。

這時,蘇可歆突然緩緩睜開了眼睛。

顧遲收起心裡的思緒,低頭看她,「你沒事吧?」

蘇可歆眨了眨眼,才反應過來自己竟是躺在別墅的房間裡,手上還打著點滴。

「是你送我回來的麼?」蘇可歆開口,感覺嗓子幾乎要冒煙。

「嗯。」顧遲淡淡應了一聲,從床頭櫃拿起一杯熱水遞給她。

「謝謝。」蘇可歆接過,小口小口的啜飲。

看著蘇可歆的神色又恢復了熟悉的疏離和禮貌,不知為何,顧遲心裡的煩悶更甚。

「蘇可歆。」顧遲驀地開口,「阿寒是誰?」

「咳咳咳!」

蘇可歆完全沒有想到顧遲會突然問出那麼一茬,一下子就被水給嗆到了,劇烈地咳嗽起來。

「小心點。」比起蘇可歆的失措,顧遲只是平靜地幫她撫背。

蘇可歆慌張地抬眼,就看見顧遲也在看自己,只見他目光微垂,落在她紅腫的下巴上。

好刺眼。

顧遲立刻從床頭柜上的醫藥箱裡拿出膏藥,擠在手上,塗上蘇可歆紅腫的下巴。

下巴上傳來絲涼的觸感,蘇可歆依舊有些警惕地看著顧遲,猶豫著開口:「你怎麼知道阿寒?」

「你自己在做夢的時候喊的。」

蘇可歆一愣,這才想起方才在昏睡中,她夢見了兩年前的事。

眼神不由自主地暗了暗,蘇可歆還沒想好如何作答,顧遲就不疾不徐地再次開口。

『蘇可歆,我不在意你過去發生了什麼。但我希望你明白,你現在是我的妻子,而我,不喜歡我的女人,嘴裡喊別人的名字。」


13

顧遲哪怕說這番話時,語氣依舊是清冷淡漠的,可偏偏蘇可歆聽在耳里,感到一股說不出的壓迫感。

特別是眼前的一雙黑眸,看似平靜,但深邃幽黑,蘇可歆完全讀不透底下的情緒。

顧遲這時幫蘇可歆塗完了藥,蘇可歆垂眸道,「謝謝。」

「不用。」顧遲神色淡淡地收好藥膏,「我不喜歡你身上有別人的痕跡。」

蘇可歆身子又是一僵。

雖然她什麼都沒有說,但似乎顧遲都已經知道了。

感受到下巴上藥膏的涼意,蘇可歆突然意識到,顧遲這個男人遠比她想像的要霸道和難以捉摸。

「我知道了。」不知不覺手心已經滲出了汗,蘇可歆只能低頭應了一聲。

「早點休息吧。」顧遲轉動輪椅,「今晚我睡客房。」

話落,他沒有等待蘇可歆的回答,直接就離開了房間。

房內,蘇可歆一個人倒在柔軟的被褥之中,毫無睡意。

翌日。

蘇可歆打了點滴後人已經精神了很多,她決定還是去上班,但起來收拾東西時,她發現自己的包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隻名牌包包。

「王媽。」這時她剛好看見王媽上來收東西,便問,「我的包呢?」

「少夫人,你的包昨天都給雨淋壞了,這是少爺讓人給你新買的。」

蘇可歆一下子為難起來。

顧遲給她買的包她認得,是香奈兒,動輒幾萬的牌子,哪裡是她這個工資買得起的。但偏偏她的包已經被扔了,她也沒別的包,只能硬著頭皮拿起這隻。

下樓吃了早餐,蘇可歆剛準備用手機叫車,不想顧遲開口:「你病還沒好全,今天我送你去公司。」

「不用了。」蘇可歆有些慌了,「我一個人!」

可顧遲已經轉動輪椅,走向門外,絲毫不給她商量的餘地。

蘇可歆挫敗,只能歪著腦袋跟他上車。

所幸顧遲上班的時間比她早一些,賓利到達公司時,樓下還沒有什麼人,蘇可歆說了一句「再見」之後,就飛速地下車。

顧遲看著她的背影,眼神微沉。

這是什麼反應?她就那麼怕別人知道他們倆的關係?

蘇可歆進入寫字樓,剛好趕上快關門的一班電梯,可一進去,她才發現電梯裡只有顧以寒一個人。

「不好意思。」蘇可歆當下本能地就想退出電梯,可不想顧以寒直接將電梯門給關上了。

「躲什麼。」顧以寒冷笑,「一個部門的,你以為你躲得開?」

蘇可歆咬了咬唇,不再說話。

顧以寒低頭看向蘇可歆,只見她的臉色因為生病而有些蒼白,時不時地還輕咳著。

顧以寒覺得心裡一抽。

該死。

哪怕認清了這個女人的真面目,他的情緒還是被她所左右麼?

「你感冒了麼?」顧以寒冷著嗓子問道。

「嗯。」蘇可歆不想多說,應了一聲,看電梯門打開,馬上就走了出去。

顧以寒回到辦公室之後,胸悶得厲害,最後還是沒忍住,打了一個電話給秘書,「幫我買一些感冒藥回來。」

感冒藥很快送來了,顧以寒在手心裡捏了好久,最終還是起身,走向外面。

路過辦公室的茶水間時,他突然聽見裡面幾個女同事的議論聲。

「誒,小悅,你說的是真的麼?今天早上送蘇可歆來上班的,是一輛黑色賓利?」

「當然是真的,不止我看見了,曉梅也看見了。」

「我去,她老公不是條件不好麼?怎麼會有那麼好的車?」

「你傻啊,怎麼可能是她老公的車,她老公給她的鑽戒都那麼便宜。要我說啊,肯定是別的男人的車……」

「還有,她今天的那隻包你們看見沒?是香奈兒誒,她以前背的都是淘寶款,突然有香奈兒,肯定也是那個男人給她買的!」

茶水間外,顧以寒捏著感冒藥的手,不自覺地握緊。

他突然間覺得,買感冒藥的自己,愚蠢的可怕,他一把將捏變形了的感冒藥扔進垃圾桶,轉頭回到辦公室。

另一邊,蘇可歆剛到辦公位,她口袋裡的手機突然響了。

看見來電顯示的號碼,她的眼神不由冷了幾分。

走去無人的走廊,接通電話,冷冷地問:「你打電話來幹什麼?」

「蘇可歆,你這是什麼語氣?」

「我沒什麼語氣。」蘇可歆的語氣帶了幾分不耐,「只是我知道你沒事不會給我打電話,說吧,什麼事?」

「你妹妹馬上就要結婚了。」果然,電話里的男人也不拐彎抹角,直接說明了來意,「你有空,回家一起吃個飯,也好見見你未來的妹夫。」

「家?」蘇可歆的聲音不由多了幾分諷刺,「爸,我想你搞錯了吧,那不是我的家。」

「蘇可歆你注意你說話的口氣!」電話里的男人語氣染上了怒火,「你妹妹這次要嫁的可不是普通人,是顧家的小公子!你妹妹說一家人要好好團聚,所以我告訴你,你明天晚上,一定要過來!」

說完,他直接掛斷了電話。

蘇可歆拿著手機,微微蹙眉。

林筱如要嫁的,竟然是顧家的小公子?

這也就怪不得她一定要讓自己回去了,這樣好的未婚夫,她不跟自己炫耀才奇怪。

雖然心裡看透那一家子人的想法,但蘇可歆太了解自己父親的個性了,如果不答應,他一定會大發雷霆。

不過是一頓飯罷了,去就去吧。


14

自從顧以寒上任以來,以前一直喜歡加班的蘇可歆每次都是準點離開辦公室,今天也不例外。

坐車回到別墅里,癱倒在柔軟的沙發里,蘇可歆才發現自己的感冒還沒好全,渾身的肌肉都酸痛得厲害。

直到聽到有人靠近的聲音,蘇可歆才慌忙地起來,就看見顧遲的輪椅,停在她身邊。

和平日裡正式的白襯衫不同,今天顧遲在家裡穿著一件休閒的灰色針織衫,勾勒出他完美的倒三角身材。

「今天那麼早回來?」這個點兒看見顧遲,她有點訝然。

顧遲看著蘇可歆。

她的臉色還是有些蒼白,而且眼眶紅紅的,顯然白天時哭過。

「嗯。」顧遲神色依舊是淡淡的,「飯已經準備好了,吃飯吧。」

蘇可歆來到餐廳里,看到桌上的菜色,微微一愣。

竟然一桌都是以湯素為主的菜色,還有不少藥膳料理。

雖然住在一起時間不久,但蘇可歆也看得出來,顧遲喜歡吃辣,今天怎麼會那麼清淡?

蘇可歆疑惑地入座,顧遲就盛了一碗雞湯,放到她面前,「暖暖身子。」

蘇可歆一怔。

難道這一桌的菜,是因為她感冒,才特地做的麼?

蘇可歆突然有些說不出是什麼滋味,只是感覺到原本冰冷疲憊的心,好像一下子被浸入溫水一樣,一點點地回溫。

原來,有人關心自己的感覺,這麼好。

「在想什麼?」耳邊突然想起顧遲低沉悅耳的聲音。

蘇可歆這才回過神,趕緊扯起嘴角,「沒什麼。」

突然想到什麼,她補了一句:「對了,我明晚要去和我父親吃飯,晚飯不用幫我準備了。」

「嗯。」顧遲應了一聲,頓了片刻,「有時間,我也會去拜訪一下令尊和令堂。」

蘇可歆一愣,脫口道:「不用了。」

顧遲微微挑起眉道。

蘇可歆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反應似乎不太妥當,有些尷尬道:「我父母感情不是很好,我媽媽的身體也不是很好,所以……」

顧遲看著眼前有些慌亂的蘇可歆,嘴角不易察覺的微揚。

蘇可歆不知道,關於她的家庭背景,他早就已經調查過了。

「是麼?」但他也不戳破,只是神色淡淡,「不過有空,我想帶你回去見見我的家人。」

蘇可歆愣了一下。

這還是顧遲第一次跟她提到,他的家人。

「拜訪你的父母麼?」蘇可歆小心翼翼地試探道。

「我父母已經不在世了。」

蘇可歆尷尬了一下,「對不起。」

「沒關係。」顧遲的臉色毫無波瀾,「有空帶你拜訪我爺爺,還有我大哥。恰好我大哥的兒子最近要結婚了。」

又是結婚?

蘇可歆苦笑。

最近是什麼黃道吉日,大家都搶著結婚麼?

「嗯,好。」既然自己和顧遲是夫妻,見對方家人也是禮節之中的事,蘇可歆也不推卻。

第二天,蘇可歆熬到下班,便打車前往林家別墅。

剛下車,她就看見一個穿著明黃色連衣裙的女孩,朝著她歡天喜地地跑過來。

「姐姐!你總算來了!」女孩一把攬住蘇可歆的手,笑得甜美,親昵地開口道,「快進來吧,人家想把未婚夫介紹給你呢。」

蘇可歆看著身側美麗動人的林筱如,嘴角微微一抿,「顧家小公子麼?」

林筱如一愣,然後嬌笑起來,「原來爸爸都告訴你了啊。哎呀,不過過會兒你看見他,可不要提顧家哦,他最討厭別人拿他的家世說事了。」

表面上雖然那麼說,但林筱如眉眼裡的得意,卻是遮掩不住。

蘇可歆對此只是笑笑。

林筱如愛慕虛榮,這一點她從小就是知道的,這一次竟然榜上顧家的小公子,她不炫耀,可真的是為難她了。

不過,顧家,這也的確是值得林筱如驕傲。

S市有三大家族,顧家、程家和季家,那是真的歷史悠久的名門望族,和林家這種暴發戶家族,是完全不同的。

而顧家小公子,如果她沒記錯的話,就是顧家大少爺的獨子,好像一直在國外留學,所以外界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蘇可歆思索之間,林筱如已經迫不及待地將她拉進了別墅。

客廳里,一道筆直修長的身影,背對著坐在沙發上。

林筱如拉著她過去,一臉興奮,「阿寒,我給你介紹,這是我的姐姐,雖然和我不是一個母親,卻是我的親生姐姐哦。」

阿寒?

蘇可歆身子微微一僵,抬起頭,就看到眼前的男人對她微笑,「咦,沒想到筱如的姐姐,竟然是熟人。」

是顧以寒。

蘇可歆如遭雷劈。

她怎麼都沒有想到,林筱如的未婚夫,竟是顧以寒?

他是顧家的小公子?

故事未完待續,後續精彩持續更新,點擊屏幕右上【關注】按鈕,第一時間看更多精彩故事。

關鍵字:

我雖然快50了,但想那個不減反增⋯

2021-10-04T06:10:47.785320+00:00

相反先生卻不知為何越常拒絕!! 先生自白:「其實這幾年,發現太太的內上有白白髒髒的⋯ 看了實在有點怕,尤其氣味有時還大到走過去就聞到⋯ 真的會影響變沒感覺」

『妳說先洗澡?但洗完就降溫了,真的很難從頭再來』

唉⋯身為老婆我也不是沒發現這些⋯ 只是真的很難解決,總不能三天兩頭往婦科跑吧?看診又尷尬我也不想再去!醫師只說清潔要做好… 但我都用遍市面上各種洗劑啦、擦的凝膠,能用的都用了,卻還是隔幾天又發

等拿藥時問了護理師,說如果外在清潔做全了還是反覆發,有可能是需要從內根治!就推薦我調理的【蜜嫩香膠囊】→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022

回去我馬上很認真的早晚各1顆,前兩天嚇到!想說怎可能「白白」瞬間變少那麼多?是仙丹嗎??停吃之後,果然隔天又還是有了…努力的繼續吃1週

結果~還真的完全沒有白白了!味道中間就淡到快沒有,且光看就知道,真的改變很多!果然調理保健還是要時間做,真的會有效~~

然後先生都~興致大發了哈哈!說不先洗也ok我變香香的 > <

覺得好險有這膠囊,不然想到此生都無法再感受愛… 差點鬧分開耶

原本覺得彼此少了那個交流,看他怎樣都不順眼,其實實蠻影響生活⋯分享給有需要的人,不論幾歲都要好好保養!還好有護理師介紹→

商品資訊

 

蜜嫩香_私密液態膠囊

 

私密問題好煩~擦的抹的都用過了啊⋯

私密凝膠、清潔噴霧那些根本治標不治本!

 

【口服式保養 液態膠囊吸收更加倍】

蜜嫩香 ▶ 吃的私密肌精華🌹

專為 搔癢 X 臭臭味 X 暗沈鬆弛 研發

             (營養師 王維君 認真推薦)

 

\ 3天吃出香香女人味 魅力自信加倍提升 /

緊緻私密嫩彈保水 緊實幸福更有感

減少感染 淨化分泌發炎 妹妹清爽不癢癢

香氛催慾 異味退散 從內散發淡淡女人香

嫩彈美白 淡化黑色素 好美的粉嫩色!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