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律阿保機親弟耶律剌葛投奔後唐皇帝李存勖,為何被李存勖斬首?

寫乎 發佈 2022-05-23T14:09:22.215671+00:00

內蒙古赤峰市是歷史上契丹人的發源地,亦是契丹人建立大遼帝國的政治文化中心,境內有遼五京中的上京、遼中京以及永州豐州松山州等眾多的州城,然而,在赤峰市元寶山區也曾經有遼高州、義州,塵封的歷史,蒼涼著思緒,走近遼代義州遺址,遙望那矗立千年的遼塔,風聲載不動那段歷史。

作者:陳二虎

一、赤峰市元寶山區的遼義州

內蒙古赤峰市是歷史上契丹人的發源地,亦是契丹人建立大遼帝國的政治文化中心,境內有遼五京中的上京(巴林左旗)、遼中京(寧城縣)以及永州(翁牛特旗)豐州(翁牛特旗)松山州(赤峰市松山區)等眾多的州城,然而,在赤峰市元寶山區也曾經有遼高州、義州,塵封的歷史,蒼涼著思緒,走近遼代義州遺址,遙望那矗立千年的遼塔,風聲載不動那段歷史。

遼代共有兩個義州,今天我要說的就是赤峰市元寶山區的投下的軍州—義州。投下義州古城遺址位於元寶山區小五家鄉大營子村西,遺址東西寬400餘米,南北長約800米,東城牆的南段殘存一部分,是遼太祖二弟剌葛家族的封地。遼太祖耶律阿保機征渤海,其二弟剌葛之子耶律拔里得帶家奴組成的部隊隨征,屢建戰功。

遼太祖耶律阿保機去世,其二子遼太宗耶律德光即位,因他與拔里得關係好,把原渤海國鐵利府義州民眾劃給拔里得,遷到剌葛(拔里得)家族牧地,後設置頭下州軍—義州,由拔里得家族世代領有其地。

頭下又寫作投下,遼太祖耶律阿保機實行從征的橫帳(也就是宗室)諸王、國舅、公主等外戚及大臣等,有資格的允許自建州縣,稱之為「頭下州軍」,也是為了防止所俘的人口逃亡,強迫這些成為奴隸的人為契丹貴族從事生產或服勞役的場所,讓他們「定配偶,樹墾藝以生養之」,「築寨居之」設置官吏,徵收租稅,租稅中的「市井、商賈」部分歸頭下主,「酒稅、課稅」部分歸朝廷,頭下分等級,州、軍、縣、城、堡,達到一定俘戶才可立州,是契丹皇族或貴族的私有財產。剌葛家族所屬就是先設義豐縣,後升為義州。

契丹人有一個傳統,也就是規矩,無論是:出任八部聯盟可汗位子的任期,還是各個部落的首領,都是三年改選一次,也就是「世選」,說白了在一定家族有資格的人中選舉產生,擁有這資格的也就是叔侄、兄弟之間相互傳承,「部之長,號大人,而常推一大人建旗鼓以統八部,至其歲久,或其國有災疾而畜牧衰,則八部聚會,立其次而代之」,從遼歸宋的趙至忠也說:「凡立王則眾酋長皆集會議,其有德行扐業者立之。或災害不生,群牧孳盛,人民安堵,則王更不替代。苟不然,其諸酋長會眾部,別選一名為王。」

當年耶律阿保機以「別部尊長」的身份,憑藉所統部落迭剌部的強大,聯合各部首領,又得到遙輦氏貴族昭古可汗後裔耶律海里、鮮質可汗後裔耶律敵剌的鼎力支持,趁遙輦氏家族聲譽降低,取而代之,把遙輦氏痕德堇可汗趕下台。如今,耶律阿保機順風順水,部族不斷擴大,一晃自己幹了三年,按理說就是連任,也要舉行一個儀式,召集八部首領與迭剌貴族開個會。

特別是耶律阿保機的幾個親弟弟,二弟耶律剌葛、三弟耶律迭剌、四弟耶律寅底石、五弟耶律安端都是當年力助耶律阿保機登上汗位的中堅力量,其二弟耶律剌葛,隨耶律阿保機南征北討,屢建功勳,在迭剌部中乃至契丹人中威望極高,又擔任惕隱一職。

何為「惕隱」?應該就是突厥人的「特勤」,管理耶律阿保機家族集團內部的事務,督率宗族人口以及武裝力量,擁有相當大的權力。說來契丹人原本沒有惕隱這個職務,精明的耶律阿保機擔任可汗之後,發現迭剌部夷離堇這一位置權力太大了,無論誰干,都對汗位構成威脅。為了分權,便設立了惕隱一職,讓自己的二弟剌葛出任,負責掌管他自己本族的事務,很明顯是弱化迭剌部夷離堇的權力。

我們無法知道,當年耶律阿保機當上契丹可汗,對兄弟們以及迭剌貴族們承諾了什麼,但契丹人世選的習俗,世人皆知,遙輦氏時代,前後有九位可汗,雖然同出於遙輦氏貴族,但這是約定成俗的規矩,可以連任,但三年一選,起碼要走走形式。

二、覬覦汗位的耶律剌葛

剌葛,在《遼史》中的《皇子表》中記載:「字率懶,第二」,「太祖即位,為惕隱,改迭剌部夷離堇」還說他「性愚險,破涅烈部而驕」。

剌葛是耶律阿保機的同母弟,排行第二,歲數也就比阿保機小個兩三歲。

剌葛成為惕隱後,在族人中很有威望,按契丹舊俗,汗位三年一代,並且「世選」,也就是要從耶律(世里)家族中產生,剌葛也是世里家族中最有資格的人選之一,而耶律阿保機想打破常規永遠幹下去,自然與契丹人的傳統故俗產生了尖銳對立的矛盾,自然引起整個世里家族的不滿,特別剌葛很渴望自己成為下一屆「契丹王」,覬覦八部可汗的位置。

然而三年很快過去,一晃都來到第五年,按照規矩,就是連任也要重新選舉一下,走個過程,可耶律阿保機似乎沒這回事,根本不提改選的事,這令剌葛十分不滿,並且失去汗位的遙輦貴族,以及各部大人、後族勢力,也不希望阿保機一人獨大,產生不滿情緒,剌葛就乘機對阿保機發難,想迫使他交出汗權下台,於是,剌葛聯繫了弟弟們,老三迭剌、老四寅底石、老五安端(阿保機兄弟還有一個老六耶律蘇,是他們老爹小老婆生的,在他們兄弟眼中是沒有資格的,還有一個姐妹耶律餘盧暏姑,已經嫁給北宰相蕭實魯),準備採取武力,逼阿保機下台,並且初步達成行動方案。

沒承想,他們商議的事被老五耶律安端的老婆蕭粘睦姑知道了,她覺得這冒險的事,都是為別人做嫁衣,安端的幾個哥哥誰當可汗,也輪不到安端頭上,何苦惹禍,並且她知道這大伯子阿保機根基深厚,玩手段玩智謀,遠勝於這哥幾個。她思前想後,一來為了邀功,二來為了保全丈夫,便去找大伯子耶律阿保機,把剌葛哥幾個「賣」了。

耶律阿保機聞知,內心暗驚,想不到禍起蕭牆,首先要對自己發難的會是自己的幾個親弟弟。然而,這哥幾個也是按照「規定」辦事,有換屆選舉的想法也是「合法」的。

但是,阿保機堅決不允許幾個弟弟趕自己下台,開這個壞頭,又不便聲張,便把他們叫來訓斥一番,兄弟幾天也都承認自己犯了錯誤。

阿保機需要這哥幾個的支持,便領著他們兄弟,登上一座山,曉之以理,動之以情,講述家族歷史,能有今天,來之不易,要彼此團結,壯大契丹,有他的,就有哥幾個的。哥幾個,特別是剌葛內心老大不服,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表面上悔過自己的動機。

耶律阿保機希望兄弟們盡棄前嫌,並且「刑牲,告天地為誓」,為了安撫剌葛,任命他為迭剌部夷離堇。這迭剌部夷離堇相當於契丹八部的二把手了。

到了公元912年10月,剌葛奉命率領兵馬南下攻打平州,而耶律阿保機亦率兵馬征討漠北諸部。手中握有兵權的剌葛,覺得是脅迫兄長阿保機同意改選,讓出汗位的最好機會,便聯繫兄弟們「據西山」阻斷阿保機回師的退路。

耶律阿保機自然知道剌葛的目的,但他比這哥幾個更會玩規則:這可汗是可以連任,換屆選舉,也不是這哥幾個的事,而是各部夷離堇。

耶律阿保機回師的過程中,派人召集各部夷離堇(大人),到一個叫十七寸的地方開會,走了一個選舉過程,舉行柴冊禮,令耶律阿保連任合法了。

這消息很快就被剌葛知道了,沒想到大哥阿保機技高一籌,履行了「可汗改選制」,又行了「柴冊禮」,連任成功了,剌葛兄弟「各遣使謝罪,上猶矜矜,許以自新」,並且以「大軍嚴衛」在赤水城接受了諸弟的投降。

三、遠逃他國的耶律刺葛

耶律阿保機很仁慈,還賜了一塊牧地給耶律剌葛,拉攏他,給予他一定的自主權。

然而,剌葛是不甘心的,這分明是大哥戲耍了他,開始私下廣泛發動力量,把自己的親妹餘盧暏姑拉進來,連同自己的老婆蕭轄剌等人,無非是得到後族蕭氏的支持,還有契丹人的大薩滿神速姑等人。

這次奪權行動,可謂準備充足,分工明確,三弟迭剌和五弟安端率千餘騎以「入覲」的名義,擒賊先擒王,想拿下耶律阿保機,迫使其讓任;剌葛率部屬挺進到乙室堇淀,準備好了自己就職的旗鼓儀仗。

當迭剌和安端率人來到阿保機駐紮的蘆水河畔,想藉機控制住耶律阿保機的。

誰知阿保機耳目眾多,早就得到消息,一見到這哥倆,就繳了他們的械,抓了起來。

阿保機、剌葛兄弟的母親岩母見到迭剌與安端被抓,迅速派人通知剌葛。剌葛聽了大吃一驚,立馬帶部隊北撤,同時派四弟寅底石率一哨人馬襲擊並焚燒了阿保機的行宮,搶走象徵汗權的「神帳」;還派出契丹人大巫神速洗劫了阿保機的老巢「西樓」,焚燒了「明王樓」。

留在草原的阿保機老婆述律平也是一個狠人,手下有一支歸她領導的屬珊軍,迅速率部隊平叛,擊敗了剌葛餘黨滑哥等人的人馬,隨後又會同阿保機派回來馳援的阿古只,把剌葛手下人馬好一頓收拾,令剌葛等人落荒而逃。

耶律阿保機自己率兵回師到龍化城,聞知剌葛等人搶了神帳跑了,阿保機心中有數,帶人馬到土河畔(也就是今天的老哈河)安營紮寨,開始休息,每天還烤全羊,喝小酒,手下將領們都有點著急,催促他快點平叛。

耶律阿保機笑了:「我這幾個兄弟如喪家之犬,不能逼急了,讓他們覺得無處可逃時再出手不遲!」

大約在土河這場停留了一個月,阿保機下令出擊。首先派出輕騎劫掠剌葛等人的輜重給養。

剌葛深知不是兄長對手,只好又一次逃命,連搶到手的神帳都不要了。

平叛歷時三個月,剌葛兵敗被俘,耶律阿保機妹夫(也就是餘盧睹姑老公)蕭實魯與四弟寅底石想自殺,被手下攔住,成了俘虜,沸沸揚揚的「諸弟之亂」落下帷幕。

耶律阿保機拿參與叛亂的族叔耶律轄底(這個人是當時耶律阿保機家族中輩份威望最高的人,是阿保機的堂叔)、族弟滑哥(他也有競選聯盟長的資格)開刀,包括三百餘個參與叛亂的契丹貴族斬首。

而對首惡剌葛以及另三個弟弟,卻網開一面,「不忍執法,杖而釋之」,僅把剌葛的老婆轄剌以「參與謀逆」的罪名「絞殺」,也算給剌葛一個儆戒,隨後解除了剌葛的職務,讓自己的親信耶律曷魯出任迭剌部夷離堇,還賞賜了剌葛一個新名字「暴里」,其意「惡人」,讓他回到自己那塊牧地生活,也是一種仁慈或是一種妥協,避免激化矛盾,同時又能有效地控制剌葛。

到了公元917年3月,剌葛隨阿保機大舉進攻幽州,晉王派大將李嗣源來援,大破契丹兵馬。在契丹已經無兵無權,自由都受到限制的剌葛,藉此機會帶著兒子賽寶和少數親隨投奔了晉王李存勖(也就是後唐莊宗)。

李存勖十分高興,賜國姓,任刺史。李存勖與後梁在黃河渡口胡柳大戰,剌葛也隨李存勖參戰,李存勖兵敗,這剌葛又投奔了後梁,在後梁京城汴梁住了下來。

又過了五年,李存勖稱帝後滅了後梁,剌葛及親屬被俘,時為後唐莊宗的李存勖歷數剌葛的罪行:「契丹撒剌阿缽,既棄其母,又背其兄。朕比重懷來,厚加思渥,看同骨肉,賜以姓名,兼分符竹之榮,疊被頒宣之泥。而乃輒辜重惠,復背明廷,罔顧欺違,竄歸偽室,既同梟獍,難貸刑章,可並妻子同戮於市。」

由之,剌葛連同妻子、兒子賽寶等「皆斬於汴橋下」。

四、剌葛之子拔里得

那麼,這個剌葛還有後人嗎?回答是肯定的,而且一直是契丹王朝的顯赫家族,是四帳皇族之一的季父房。剌葛還有一個兒子叫拔里得,字孩鄰,也就是《契丹國志》中的麻答,剌葛南逃時留在契丹。這說明剌葛南奔的時候,拔里得還年紀尚小,留在契丹故土,並且繼承了其父剌葛的領地。或者耶律阿保機心靈深處對這個二弟剌葛有一種深深的內疚,十分善待拔里得,給予優厚的待遇,讓他繼承了其父的家業。

或許自小失去父母的原因,他個性張狂殘忍,但卻與耶律阿保機的次子耶律德光關係密切,聞耶律阿保機出征渤海,就率手下奴隸三百人跟隨耶律德光,衝鋒陷陣,奮勇爭先。當耶律阿保機兵分五路,由長子耶律倍、次子耶律德光、南府宰相、異母弟耶律蘇、北院夷離堇耶律斜涅赤、南院夷離堇耶律迭里直取渤海京城忽汗城,就是拔里得最先到達忽汗城下,之後又隨耶律德光平定叛亂的渤海州縣,因之,耶律阿保機把拔里得攻下的渤海鐵利府義州之民賜給拔里得,遷到他領有的牧地,今日赤峰市元寶山區小五家鄉。

遼太祖耶律阿保機去世後,阿保機二兒子耶律德光在其母、應天太后,也就是被稱為斷腕太后的述律平的支持下當上皇帝,是為遼太宗,為了拉攏皇親國戚,對於這個叔伯弟弟拔里得十分信任,把拔里得所領的牧地牙帳建義豐縣(也就是赤峰市元寶山區美麗河鎮大營子村西),後又升為頭下軍州義州,由拔里得管理,給予他足夠的自治權,允許他組織自己的部曲,形成一支戰鬥力強悍的私屬軍隊,成為當時大投項之一。

《遼史》中說:「遼親王大臣,體國如家,征伐之際,往往置私甲以從王事,大者千餘騎,小者數百人,著籍皇府。國有戎政,量借三五千騎,常留余兵為部族根本」。大首領部族軍共有太子軍、偉王軍、永康王軍、于越王軍、麻答軍與五押軍。綜合相關史料分析,這有關大首領部族軍的記載,應該是遼太祖末期以及遼太宗年間的事情,這其中的「麻答軍」就是耶律拔里得的私屬軍隊,成了遼初一支重要的私屬軍隊,也印證了拔里得的頭下軍州義州,最有可能改縣為州,是遼太宗上台初期的事情。

耶律剌葛家族,可以說伴隨著契丹王朝的興衰,一直世襲領有義州一帶。耶律剌葛的兒子拔里得後來被遼世宗所殺。

話說遼太宗耶律阿保機當上皇帝後,後晉皇帝石重貴,也就是後晉開國皇帝石敬瑭的侄子,不想受制於契丹,公然向遼太宗耶律德當挑戰,下詔廢除了契丹商人在後晉京城大梁的貿易戰和稅收特權,沒收契丹人財產,寫信給耶律德光示威。

遼太宗看到這個「孫子」越來越沒把他當回事。

遼會同七年、後晉開運元年(公元944年),集結兵馬伐後晉。耶律拔里得率自己的私兵兩千隨遼太宗出征。攻打黎陽(今屬河南濬縣),拔得它一馬當先,第一個攀上城頭,隨後率自己的私軍,風捲殘雲一般拿下博州(山東聊城)。又在馬家口率先渡過黃河,殺向對岸,解決了晉軍的頑強抵抗。

遼會同八年、後晉開運二年(公元945年),遼太宗二伐後晉,耶律拔里得率前鋒人馬,屢見戰功,後晉視拔里得為「凶神惡魔」,十分懼怕他,拔里得攻破後晉德州,生擒德州刺史尹居璠等後晉官吏二十七人以及大量財務、民眾,獻俘遼太宗耶律德光,得到嘉獎。

遼會同九年、後晉開運三年(公元

946年),遼太宗第三次伐後晉,耶律拔里得更是契丹人的開路先鋒,銳不可當。後晉軍隊統帥杜重威率十萬大軍投降,直接導致後晉滅亡。遼太宗耶律德光幾乎沒有遭到抵抗就讓大梁陷落。

遼太宗耶律德光舉行了盛大的入城儀式與慶典儀式,任命戰功赫赫的耶律拔里為安國軍節度使,他到恆州接管恆州,原後晉恆州刺史崔廷勳,跪著給他敬酒,由於拔里得勇猛無敵,上戰場心狠手辣,所以人們都十分懼怕他,在《契丹國志》中極盡誇張地說他「貪殘猾忍,民間有珍貨美女,必奪而取之。」還說他抓平民當強盜,「披面抉目斷腕,焚灸而殺之,欲以威眾」。還說他常常親自操刀,把「強盜」的肝膽手足之類割下來掛到自己的住處,「語笑自若」,還說他「出入或被黃衣,用乘輿,服御物」等等。

耶律德光北返,令耶律拔里得總領河北地區事務,後晉河東節度使劉知遠暗中派人煽動各地老百姓的反抗情況,聞遼太宗北歸,原來投降的後晉官吏紛紛倒戈,劉知遠一邊在太原稱帝,是為後漢,一邊向大梁進兵,局面徹底失控,令耶律拔里得無能為力。

恆州城中耶律拔里得的部隊大部分都是原來後晉的軍隊,耶律拔里得手下大將楊袞、楊安等人率軍隊出去平叛之機,耶律拔里得手下僅有八百私兵,以敲擊佛寺為號,發動兵變,耶律拔里得突圍奔定州,看大勢已去,返回契丹本土向遼世宗耶律阮匯報。遼世宗「責其失守」耶律拔里得內心老大不服,分辯道:「朝廷徴漢官致亂爾。」

遼世宗耶律阮一下聯想到他的父親剌葛,三次發動奪權事件,而這個耶律拔里得繼承了乃父不安份的因子,桀驁不馴,早晚必生禍亂,就「酖殺」了他,也就是在酒中下毒,藥死了耶律拔里得。

五、剌葛家族後人建靜安寺

耶律拔里得的長子是耶律海里,字留隱,繼承了世襲牧地,領有義州,而此時的耶律剌葛家族已經被遼世宗剝奪了擁有兵權,不允許擁有私軍,曾經名揚天下的「麻答軍」不復存在。

耶律海里與其祖其父不同,遠離權力的中心,以平和的心態回歸到現實生活中。當察割(耶律阿保機五弟的兒子)之亂,也就是遼世宗耶律阮準備南征,在歸化州祥古山(河北張家口市)當年其父人皇王耶律倍行宮,舉行了盛大的祭奠儀式,祭祀自己的父親。

時為燕王的耶律察割聯繫耶律嘔里僧等人,趁遼世宗酒醉刺殺遼世宗,耶律海里的母親的魯一直對遼世宗殺死丈夫拔里得懷恨在心,就積極參與這場弒殺遼世宗的行動,並且派人快馬加鞭到義州邀請耶律海里參與此事。

耶律海里是一個十分理智之人,深知這暗殺行為縱使得手,也會激起皇族的強烈反對,而且自己的父親當年被遼世宗處死,也是有原因的,殺人如麻,罪惡深重,不得人心。他更希望大遼王朝能夠日漸強大,而不是皇族內部的相互爭權殘殺,於是,果斷拒絕了其母的邀約他參與叛亂的事情,約束自己義州屬下民眾奴僕,沒有他的命令不許離開義城。

當平定了察割之亂後,耶律海里得到新上台的遼穆宗耶律璟(遼太宗耶律德光長子)的犒賞,沒有追究其母參與察割之亂的罪過。可以說,面對耶律家族內部的奪權爭鬥,耶律海里是明智的,自己的爺爺剌葛就是因為爭汗位而叛逃,死在異國他鄉。《遼史》中言:「儉素,不喜聲利,以射獵自娛。雖居閒,人敬之若貴官然」。遼保寧年間任彰國軍節度使,後升任南院大王,在位十餘年,頗有建樹,封漆水郡王。

《遼史》中統和十二年「壬戌以南院大王耶律景為上京留守封漆水郡王。」這個耶律景就是耶律海里。

耶律海里兒子耶律寧,金吾衛上將軍,領有義州,一生體恤部眾,把父祖留下的義州治理得井然有序,城安民富。耶律寧去世,其子耶律昌允領有義州,出仕為官,頗得遼道宗耶律洪基的信任,任命耶律昌允為知涿州。

契丹人比較崇尚佛教,無論官府還是契丹貴族,有能力的都修寺廟,建佛塔。遼道宗自小就受到良好的漢文化教育,也讓遼王朝佞佛達到鼎盛,耶律昌允是受遼道宗佞佛的影響,也萌生了修寺廟的想法,決定在領地內的佛山修寺廟建佛塔,但沒有開工就去世了,其妻蘭陵郡夫人蕭氏,「大國舅尚父帳」,故中書令神都隱的後人,繼承其夫耶律昌允遺願,在義州附近的佛山之巔。

「起於清寧八年庚子歲,成於咸雍八年壬子歲」,歷時十一年,「寺即成必假眾以給之。遂施地三千頃,粟一萬石,錢兩千貫,牛五十頭,馬四十匹,以為供億之本」,「上用嘉之敕賜曰靜安寺」,在建寺過程中,耶律昌允長子耶律佶得佛牙一顆,上附舍利七百餘粒,因此又建了靜安舍利塔。從此,靜安寺佛事興旺,香火旺盛,名揚天下,後靜安寺毀於金末戰亂。

耶律昌允的長子耶律佶,銀青崇祿大夫,復州團練使;次子耶律特思德。耶律佶兒子耶律度頼。可以說耶律剌葛家族的義州見證了遼王朝的興亡,仿佛是契丹人的縮影,開場與謝幕,都消然無聲。


小編提示: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敬請轉發和評論。

關鍵字:

【喝的魔滴】我親身試真的有效!

2021-11-16T07:55:52.238413+00:00

妳們有因為飲食控管,卻減到別的地方嗎⋯

那天去拍攝,廠商居然問最近我是不是吃很好

嚇得我趕快運動加少吃

但…

 

體態是恢復了,我的杯卻整個空掉了!!

我媽看到我還說「哎唷,妳怎麼變飛機場~」

後來有一家專門出女性保健的廠商

跟我說他們推出新的【免動刀無痛魔D】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393

 

是用食補的方式!不用動刀!

因為這家我認識很久了,口碑一直也都很好

也都有通過SGS檢驗,所以我蠻安心的~

吃一個禮拜後就覺得怎麼有脹脹的感覺

是不是姨媽要來了,結果沒有!

 

從小滴恢復到大E

杯杯也從空空的到現在快爆出來了XDD

要重買了(甜蜜的負擔)

原本他們送我一盒試吃,到現在我都自己回購

因為買太多了哈哈不好意思一直拿

 

有效成分濃度高、直接喝吸收又最好

跟醫美手術比,更安心便宜不痛!

用喝的就能達到醫美魔滴成果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393

 

 

商品資訊

魔滴魅惑V-plus+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