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投名狀

一妄言之 發佈 2022-08-08T13:01:50.895892+00:00

「想活命?」雲山低聲問道。三人忙不迭地點頭。「拿著,把那兩個契丹人的頭,砍下來。」雲山把手中的腰刀交給其中一人,對他說道。「這……」這人有些猶豫,雲山立刻將刀奪了回來,交給另一人。


「想活命?」

雲山低聲問道。

三人忙不迭地點頭。

「拿著,把那兩個契丹人的頭,砍下來。」

雲山把手中的腰刀交給其中一人,對他說道。

「這……」

這人有些猶豫,雲山立刻將刀奪了回來,交給另一人。

這人臉色有些蒼白,目光畏懼,不過卻依然是拿起刀,快步邁到兩具屍體旁,沒有半分猶豫,連續三刀,將契丹人的頭顱砍了下來。

「你也去。」

雲山對剩餘一人說道,這人手不停地抖著,接過第二人的刀,對著剩餘那具屍體,一刀砍下去,卻是砍在了胸口的皮甲上,這人深呼吸幾口,再次舉刀,砍了五次,總算是將契丹人的頭顱砍下。

雲山看向了第一個人,這人撲通一下,再次跪下,顫抖說道:「大王,我也會,我也會殺契丹人,你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能做到。」

「好,我給你機會,還有你們兩個,也只是比他強了一點,若是不能立功,一樣難逃一死。」

雲山盯著三人冷聲說道。

「我等一定遵命,一定遵命。」

三人急忙表態。

「你們叫什麼名字?」

雲山問道。

「小人祁祥麟,乃是雁門縣獄卒,被契丹人強拉壯丁,充作守城戍衛的。」

第二個砍頭的男子開口說道。

第三個砍頭的男子叫莫高,不敢砍的那個,叫羅老六。

雲山點點頭,而後說道:「契丹人的糧草和馬匹,你們應該知道在哪吧?」

聽了雲山的話,三人頓時明白了他的目的,不過此時也沒有了選擇,要麼死,要麼配合,只能點點頭。

「帶我們過去。」

雲山的話,不容置疑和拒絕。

「二狗,你帶五個人,在這裡守著,儘量偽裝,別讓裡面的人瞧出破綻,二牛,我們走。」

雲山安排好後,跟在莫高三人後面,羅老六被雲山他們包圍在中間,一旦有事,這傢伙若是搗亂,第一時間就會被亂刀分屍。

耶律粘罕的狂妄自大再次得到了印證,整個山寨,除了寨牆部分和後方的小路,竟然只有稀稀拉拉的幾隊漢兵巡邏,而且極為散漫,不過是走個形式,沒有任何警覺。

其他人不是在營帳中喝酒賭博,就是呼呼大睡,雲山在莫高的帶領下,輕易就摸到了糧草存放之地,這裡倒是有不少兵馬鎮守,二十餘名漢兵,十餘名契丹人士兵,看來耶律粘罕還不是草包到家,知道糧草的重要性。

觀察了一會,雲山果斷選擇暫撤,他們現在不過二十來人,手中的兵器也是殘缺不全,跟契丹軍硬拼,那是找死,還是得智取。

「契丹人的戰馬在哪?」

雲山向莫高問道。

「就在你們原來的馬廄之中,防守不多,只有三個契丹人,沒有漢兵,馬是契丹人的命根子,他們對漢人其實並不放心,因此,那邊沒有安排漢人防守。」

祁祥麟急忙說道。

「好,二牛,你帶著幾個人,藏在這裡,等馬廄那邊弄出動靜,若是這裡的契丹兵被引開,你們立刻燒糧,記住,留三成給他們,千萬別燒完了。」

雲山小心地吩咐道。

「不燒完?山娃子,契丹兵有這麼多糧草,豈不是會一直占據山寨,我們怎麼打贏他們,還是一把火燒光吧。」

眾人疑惑不已,二牛更是惡狠狠地說道。

「咱這山寨距離雁門縣太近,離朔州也不遠,韃子隨時可以派兵支援或是運送糧草過來,你若是把糧草燒光了,這耶律粘罕定然不敢繼續進山,定會占據山寨,派人去雁門縣調糧,甚至還會求援,到時候契丹兵力越來越多,我們就只能鑽進山里,一輩子當土匪了。」

「但是若是能夠給他留個一兩天的糧草,依著耶律粘罕的脾性,定然會對我們緊追不放,到時候將他引入山中,還不是任我們拿捏?」

雲山的話,讓眾多山賊佩服不已,急忙按照雲山的安排,二牛帶著十餘人藏進旁邊的亂石中間,雲山帶著剩下的十餘人趕去馬廄。

一路並無驚險,耶律粘罕此人,還真是個膿包蛋,臨敵陣前,竟然還如此大意,雲山對此戰更有信心了。

遠處的馬廄之中有數百匹戰馬,山寨的馬廄都放不下,亂糟糟地拴在臨時打在地上的拴馬樁上,讓雲山他們看得雙眼冒光,眾多山賊看這些馬匹,看到的是白花花的銀子,而雲山看到的,卻是馳騁天下,縱橫世間的無敵鐵騎。

「他日,我定然要建立一支無敵鐵騎,橫掃草原,蕩平漠北。」


雲山心中發誓,而後帶著山賊,向著不遠處的一個軍帳摸去,裡面三個身影正在賭博,大聲地吆喝著,說的是契丹話,雲山他們也聽不懂,不過賭徒都是一個德行,猜也能猜出他們喊什麼。

悄然摸到帳篷門口,雲山拿出腰刀,三蹦子在他旁邊,還有三個山賊跟在後面,其他山賊看著莫高三人。

雲山回頭示意幾人,口型說著一二三,三方落下,幾人兔起鵲落,瞬間沖入帳篷中,雲山和三蹦子直接撲向裡面兩人,三名山賊撲向最外面的契丹兵。

「誰……你們……」

契丹兵驚恐,想要叫喊,雲山他們卻不給他們機會,手中腰刀甩過,從契丹兵的脖子划過,另一邊,三蹦子更加狂暴,直接一刀力劈華山,將契丹兵幾乎劈成了兩半,也對虧了他這把刀是搶的,質量不怎麼樣。

三名山賊則要笨拙一些,兩人摁住手腳,一人捂住口鼻,死死地壓住最後一名契丹兵。

「走吧!」

契丹兵已經毫無反抗之力,雲山讓三個山賊將這個契丹兵綁起來,堵住口鼻,拉著來到其他人藏身之地。

「羅老六,殺了他。」

雲山把契丹兵拉到羅老六身旁,低聲說道,契丹兵看到羅老六三人,目光兇狠,就要衝上去,卻被山賊死死摁住,顯然是認識羅老六他們的。

羅老六接過三蹦子的刀,雙手顫抖,卻還是將刀捅進了這名契丹兵的腹部,鮮血橫流,片刻間便抽搐著咽氣了,其他人眼見如此,也都鬆了一口氣,羅老六三人沾了契丹人的血,想要背叛他們,就不是那麼容易了。

關鍵字:

是不是半夜在家追劇、看電影時,就是想配酒吃點什麼...

2021-11-16T06:10:07.976539+00:00

最能應急的宵夜美食,切了就能吃的『鹽燒松阪豬』!

每到半夜總會餓,特別是看到其他人發的宵夜文,最會激起吃東西渴望了。尤其是在家中追劇、看電影時,就瘋狂地想吃肉,如果能配上一點小酒就是人生最大的享受了!

在這種深夜的最餓時刻,我總會想起冰箱中的鹽燒松阪豬,不用開火、只要丟氣炸鍋就可以吃,根本就是吃貨的福音!

還有另一種老饕吃法:逆著紋路把這松阪豬切成薄片,然後拿去炙燒!

阿嘶…一咬下去,那種鮮美多汁、口感爽脆的肉質,完全佔據你的味蕾!鹹味適中配上炙燒的香味,單吃一整包都不會覺得膩!

像我這種懶得下廚的人,每次回購就是買一大組,平常就放在冷凍,以備不時之需
像有時候朋友來我家拜訪,拿出這塊炙燒松阪豬切一切,就是大受歡迎的一道好料理。

有時候宵夜想要小酌一杯,想喝點清酒或啤酒時,這松阪豬也是最方便的【下酒菜】:

商品資訊

超好吃的肉肉

舒肥爆汁系列_天然無添加

火神的鹽燒松阪豬

https://www.cashin.tw/category/7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