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回 太湖中海川險喪命 深水裡於和奇現身

天下億統 發佈 2022-11-26T23:21:33.254956+00:00

上回書咱說到童林與東俠戰勝太湖四位寨主,得到鏢車,正往回走,突然間被雙頭蛇吳大兵給截住了。他急忙命令水手停船,船隻就在湖心停住了,叫水浪一推,這船隻四處晃蕩。

上回書咱說到童林與東俠戰勝太湖四位寨主,得到鏢車,正往回走,突然間被雙頭蛇吳大兵給截住了。老頭就知道事情有變。他急忙命令水手停船,船隻就在湖心停住了,叫水浪一推,這船隻四處晃蕩。童海川丁字步站好,把雙鉞也抽出來了。徐雲、邵甫、泥腿僧張旺、穿雲白玉虎劉俊、阮合、阮壁把傢伙也全拿出來了。大家全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了。

再說雙頭蛇吳大兵在船頭上站著,用手指著童林和東俠:「老匹夫,你甭走了!姓童的,把腦袋給留下!沒那麼便宜!跑到這兒耍胳膊腿兒,想把太湖寨給壓下去,你們是痴心妄想啊!本寨久候多時,把鏢給爺爺我留下!」震東俠一看,這是怎麼回事兒啊?趕緊往前緊走兩步,衝著吳大兵一抱拳:「二寨主,你還要反悔不成?說話不算了?」「老匹夫!我們可不是反悔,那是我大哥的主意。我跟他的看法不一樣,我就不同意把鏢銀給你們;再說,姓童的還把我傷著了,新仇舊恨本寨是非報不可!把銀子給我送回去!乖乖地給我下來,我把你們捆上;殺剮存留,本寨說了算!如果爾等不聽,看見沒,這可是太湖最深的地方,我寧肯這三隻船不要了,叫你們全都做了湖中之鬼,活活地我把你們全淹死!」

這小子可夠毒辣的,童林心裡頭可有點害怕了。你說童林那麼大能耐,怎麼還害怕呢?童林呢,不會水,你看在陸地上本領高強,一看水就眼花;進到水裡就會喝,喝飽了拉倒,他有能耐施展不出去呀!童海川一看四面都是白茫茫的水,離著岸還挺遠挺遠的呢。蹦,蹦不過去;飛,飛不了,這不干在這兒受苦嗎?因此心中有點發慌。

震東俠會不會水?會水,但是震東俠的水平也一般,那麼大的東崑崙,不一定水旱樣樣拔尖啊,這麼大的歲數了,在水裡頭動手,真就是打不過人家太湖的。您聽聽太湖這些人的綽號叫分水獸、浪里飛鯊、雙頭蛇,這都是水裡的諢號,知道人家這些人全都水性最高,到了這兒,就到了人家的一畝三分地了。可話又說回來了,這能服軟嗎?能聽吳大兵的嗎?寧願淹死,也不能服軟啊!

老俠客一陣冷笑:「吳大兵啊,你這個人說了不算,算了不說,真匹夫也!今天鏢已經歸還我們了,我勸勸你,領著人回大寨,從今以後,咱們兩方面都是好朋友;如果你執意不從,非在這兒拉著,一切後果你要負全部責任!」「老匹夫,你嚇唬誰呀?什麼叫責任!我什麼都不負!就知道要銀子、報仇!兄弟們,上!」

他把狼牙川一晃,代替軍令,周圍這幾十隻小船嘩往上一衝,把三隻小船給包圍了。哎喲,這些水賊,哧哧往上亂縱,遠了,用槍捅;近了,用刀劈,就打了群仗了。震東俠一看,不好,趕緊把寶劍亮出來,跟童林一分工,連那小哥六個,正東、正南、正西、正北、東南、東北、西南、西北,四面八方把這三隻船給護住。那些車老闆兒嚇得雙手抱頭,一個勁兒地打哆嗦。這怎麼回事兒呀?剛出龍潭,又入虎穴,沒事兒了,怎麼又有事兒了?天哪,這回可完了!這些人嚇得哭爹叫娘,什麼模樣的都有啊。

咱這麼說,往上沖的小賊怎麼能攻得上來呢?讓童林兩鉞砍翻了兩個,死屍栽入水中。童海川又飛起兩腳,蹬倒了幾個,使這些水寇不能靠近。震東俠那面也是如此,把寶劍一揮,砍掉他們的槍頭,有倆小子把手指頭全都掉了,「哎呀,老頭厲害,過不去!」至於那幾個方面也攻不上來。雙頭蛇吳大兵一看,這不行啊:「來呀!鑿船!鑿船!」事先人家早有準備。有不少的嘍羅兵把衣服脫掉,左手拿著釺子,右手拿著錘子,撲通撲通跳入水中,然後潛到童林他們三隻船的下面,用錘子就鑿船。噹噹當,三下五下把船鑿漏了。

水花往上一翻,童林一看,臉色就變了:「船漏了!堵!」剛把這口子堵上,那口子又漏了;剛堵上這邊兒,那邊兒又漏了。三隻船可全見水了。看這水越來越多,這船不得沉嗎?就像童林這些人空有滿身絕技,也施展不開呀!童海川心裡頭暗自叫苦:完了!想不到命喪太湖!這回翡翠鴛鴦鐲也甭找了,官司也別打了,也甭保護雍親王了!把這條小命扔到這兒了!童林這腦袋一轉念,想起這些事兒了。事實上,也不怪童林這麼想,要沒人前來解圍,慢說是童海川,就說是震東俠,今兒也得栽跟頭。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緊急關頭,突然,水花一翻,嘩一聲,從水裡邊兒躥上來一位,看不清是不是水怪,等仔細一看,是個人。這人往上一躥,水就到肚臍那塊兒了,在水裡邊比平地還穩當。只見他把腦瓜子一撲棱,瞪著兩隻圓彪彪的大眼,就蜇摸開了,一邊兒踅摸,一邊吵吵:「哪位是童林童海川?誰叫童林?」這嗓子很粗,瓮聲瓮氣,跟打悶雷一樣,但聽得挺清楚。童林一聽,找我?我不認識他呀!大概有原因。童林答應一聲:「在下就是童林童海川!」「哎呀,你就是童林哪!可找著飯東了!飯東,哎,師兄,我找得好苦啊!」說完了之後,嘩一聲,一溜水線來到了童海川的船旁,手把船幫,往上一張身子就上來了。

童林一看,嗬,這大個兒,比自己能高上一頭半,肩寬背厚,膀大腰圓,真好比煙燻的太歲,火燎的金剛,高人一頭,大人一倍!東俠、六小全為之大吃一驚,人還有那大塊頭兒的?這腦袋有十六斤,粗胳膊,粗大腿,大粗腰,一身黑肉,一條又黑又粗的大辮子,在頭上盤著。這張臉,好像頭號的洗臉盆,上窄下寬,肉在下邊兒滴溜著,在秤上稱一稱,得三百斤也差不多少哇。你別看他長得這麼蠢,模樣並不難看;濃眉,大眼,雙眼皮,獅子鼻,滿嘴整齊的小白牙,年紀並不大,也就是二十六七歲。再看身後還背著獨腳娃娃槊,這大槊用金水浸了十六遍,就像用黃金製造的一般,鋥明雪亮,奪人眼目啊,身上穿著水手衣,腰裡頭圍著一個小包兒。

童林不認得呀,心說:興許沒聽清剛才說什麼,師兄?飯東?我哪有這麼個師弟?我得問清楚。童林抓緊機會就問:「你找誰?」「我找童林,找的就是你!」「為什麼找我?」「你是我師兄,是我飯東,管我吃飯啊!」童林一聽,好懸沒樂了,心說:這位是傻子。什麼叫飯東呢?可童海川無暇追問下去,因為這是戰場,白刃格鬥,正打得激烈的時候,哪有功夫問別的。童林只是點點頭:「壯士!你先閃退一旁,我們打完仗之後,再細談。」「哎呀,打仗,太有意思了,我就愛打仗!飯東啊,你把這些小毛毛仔兒全都交給我了!」「哦,你也會武術!」「哎呀,太會了,天下第一!」

好嗎,這位還會吹。就見他探手從背後抽出獨腳娃娃槊,噌,他一個猛子跳到水中,他這一到水裡,就像鯊魚一樣,攪海翻江。那些嘍羅兵可倒了霉了,架不住他用大手一抓,掐脖子,沒使勁兒就掐死了;一撲棱,那位肩膀掉了;抓那隻腳脖子,一抖落,腿斷了。眨眼之間,把這些嘍羅兵打得滾的滾,爬的爬,是四散奔逃;負傷者就有一半兒,死的漂在水上。

震東俠一看,這是人嗎?這純粹是一隻老虎將士啊!這是誰呢?這是,哎呀,真要是海川的師弟,真要是我們的人,這可太好了!海川又增加左膀右臂。那位說這是誰?這就是《雍正劍俠圖志》中的主要英雄,姓於,叫於和於寶元,有個綽號叫牛兒小子。怎麼叫牛兒小子呢?因為他長得像頭牛,性情蠻又硬,也像頭牛,所以有人送他這麼個綽號。這牛兒小子說的一點兒不假,他跟童海川是親叔伯師兄。

咱們前文書說過,童林的老師是江南的四大名劍何道源、尚道明,他有個師伯叫莊道勤,還有個師叔叫李道通,這牛兒小子於和於寶元就是頭一位老劍客莊道勤的弟子。莊老劍客一生之中有兩個徒弟,大徒弟早就滿徒了,在雲南玲瓏島,那可是個了不起的人物啊,現在是玲瓏島的總轄大寨主,要講大徒弟司徒朗的能耐,那是劍客的身份。在後文書咱們自有交代。數年之后庄老劍客又收了個徒弟牛兒小子於和於寶元,這孩子有點兒二百五,吃飯不知道饑飽,睡覺不知道顛倒。

說莊老劍客那麼高的身份,怎麼收這麼個徒弟呢?事出有因哪。因為這牛兒小子於和是個苦命人兒,自幼無父無母,家住宜昌,因為遭了水災,把房子土地全給淹了,五歲上父母全給淹死,就剩下一個孤兒。他就沒死,怎麼辦呢?親屬全無啊!五歲就遊蕩在江湖,靠著討飯為生。但是這個於和於寶元天生的就個兒大,說五歲,比那十五歲那個兒也不低,是個畸形兒,一般人都拿他當大小伙子。人怕比,馬怕騎。有山靠山,無山獨立。親人沒有了,他也得活著,飢一頓飽一頓哪。經過這殘酷環境的磨鍊,這孩子的性格非常古怪。

後來他在宜昌到處流浪,他有什麼吃什麼。他哪懂得什麼法律不法律,抓切糕,搶餡兒餅,樣樣事兒都得干,就成了本地的一害。在那個年代呀,要飯的特多,成群結隊。一般要飯的都挨欺負,打過來,罵過去,這牛兒小子身強力壯,什麼都不在乎,而且昏天黑地,所以這幫人兒就拿他當了靠山,擁護他當頭兒。你看牛兒小子從小歲數不大就當首領了,領著一幫要飯花子,說上哪吃去,嗚就是一幫,他帶頭兒搶,搶完了給大夥分,真正成了一害了。

那時候,三六九大集,就往集市上擁,也不管是炸油果子、餡兒餅、瓜果梨桃,牛兒小子都愛吃,過來就搶,他一招呼,這幫人就往上沖。那時候就沒王法嗎?怎麼沒有?有時候官府把要飯花子抓住,打個半死,跑了的算是幸運。十回是有十四把牛兒小子抓住,一頓痛接,但這牛兒小子生就的皮糙肉厚,你打你的,我吃我的,他不耐煩,把眼一閉,呼呼睡著了,弄得官府這些人啼笑皆非。

有時候,把牛兒小子抓住,擱監獄裡頭,能怎麼的?沒犯大罪,押幾天滾蛋吧,放出來,他照舊重操舊業。那幫人兒一聽說牛兒小子出獄了,又主動找他,形成一大勢力。宜昌府的老百姓要提起牛兒小子來,沒有一個不頭疼的。這怎麼辦呢?做小買賣的都怕。後來,遇上一個有心兒眼的,這位也是賣餡兒餅的,牛兒小子領著一幫人來了,到這兒搶人家的餡兒餅,可這位笑呵呵的:「甭搶!我請客,吃多少,我給做多少。一不報官,二不反抗。」

牛兒小子覺著這人挺好,一邊問他:「你這心挺好,不像那些人似的,還報告官府。」這個人說:「我呀,也是苦出身,當年也要過飯,一樣,知道挨餓的滋味不太好受。不過呢,我說各位呀,你搶我,那沒意思,看見沒,集市上這都是小本經營,本兒小利薄。你就吃我這一頓,這一個月我緩不過來氣兒,我上哪弄錢去哪?你們要有能耐的話,吃大戶,別搶我們這小買賣。」牛兒小子一聽:「大戶是什麼?」「大戶就是經搶的,你就吃他一年半載,他也不在乎。我們受不了。」「那大戶在哪兒?」「哎,大戶啊,咱甭說別的了,你往西北去,有個大廟,那大廟叫九和宮,那就是個大戶。每天燒香的,還願的,上供的,堆積如山。光那供果就夠你們吃的了,還用說別的嗎?有能耐的話,你們就上九和宮搶去吧。那多好啊!」

其實這人叫發壞,心說:你上九和宮去呢,那老道最有勢力,給你們吃行,不給你們吃,二指寬一紙條兒,送到官府,你們就出不來了。牛兒小子哪懂這個呀,認為這人是好心,等吃完了餡兒餅把嘴一抹,好了,下回九和宮了。他怎麼想,就怎麼辦。

這次領著四五十個要飯花子趕奔九和宮來了,離這集市不到八里地,他們連蹦帶跳就到了。九和宮是江西宜昌府最大的廟宇,僅次於江西龍虎山二仙觀張天式的廟宇,前到後六十八層大殿,占地百畝啊。人家種著果木樹,種著地,有山產,而且香火最盛。各州府縣的老百姓經常到這兒來燒香還願,一百里以外的也來。所以,這廟就開了個大旅館,遠道來的都安排到這兒,到時候你給店錢,還代做買賣。

牛兒小子帶著一幫人來到九和宮門前一看,哎呀,可真闊氣,還沒來過這地方呀,旁邊兒有門兒,咱進去。牛兒小子打頭領人進來了,到裡頭,東一頭西一頭亂串。小道士一看,啊,這是怎麼回事兒?要飯花子起鬨,怎麼都跑到院裡來了?「去去去!你們哪來的?」牛兒小子把眼一翻:「哪來的?咱是吃來了,這裡管飽。」「誰說的?」「你管誰說的!找吃的。」他們就闖進玉皇閣大殿。

剛好有一香客剛燒完香,上完供,桌上滿滿當當的。牛兒小子闖進去,往桌上一看:「哎呀,都是好吃的,來呀!夥計們吃啊!」是一搶而空啊,搶完了又到別的屋裡去了。小道士阻攔不住,趕緊報告觀主。九和宮的觀主不是別人,正是江南四小劍俠的頭一位劍客莊道勤。偏趕上莊道勤在家,得知這個消息之後道爺趕奔前院,到前院兒的台階上一看,前院兒簡直亂成一鍋粥了,窗戶也給摘掉了,各屋裡的東西給搶了個亂七八糟。為首的一條大漢,穿著破爛衣服,虎頭虎腦的,掄胳膊,挽袖子,領著一伙人,正在那兒造反呢。老道爺一看,一皺眉頭,心說:這可是新鮮事兒啊,從來沒遇上這麼幹的,要飯花子要造反!

道爺把手一晃:「無量天尊!你們要幹什麼?快給我住手!」小道士也過來了:「老道爺,你看看,那小子是頭兒,人們都叫他牛兒小子,是江西宜昌本地的一害呀!這傢伙見誰搶誰,最不講理了。」「噢,你叫牛兒小子嗎?來來來!」牛兒小子看一個白鬍鬚老道叫他過去,過去就過去唄,邁大步他就過來了。「我說你叫什麼名字?」「牛兒小子。」「牛兒小子這叫什麼名字?你為什麼領人到我的廟宇前來爬牆?」「肚子餓,沒飯吃。」「噢,要吃飯。要吃飯也不能這麼幹哪。五行三教九流啊,你得憑著力氣掙錢,掙了錢才能吃飯,你這麼搶搶奪奪,難道你就不怕王法嗎?」「王法是什麼玩兒?他在哪住?」呵,道爺一聽,好懸沒樂了,這位敢情什麼也不懂。「哈哈!混蛋小子!你這是搶了我的廟宇,你要是搶了人家的家庭,人家打你一頓,你怎麼辦呢?」「我不怕打。」「不怕打?」「不怕!」「是嗎?那我試試。來人!」過來一幫小老道。「給我打!」

這幾個小老道一聽,觀主有話,就往上闖,揪住牛兒小子的脖領子,本人這衣服就夠糟的,一伸手,嘶啦一聲,領子給拽掉了,搬腿的撇腿。抱胳膊的抱胳膊,把牛兒小子撂倒在地,掄起拐杖就打。

欲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歡迎點讚加關注,你的未來不是夢。

關鍵字:

妳有那邊有擦香水麻,‘那裡’居然散發淡淡的花香!

2021-06-25T04:03:17.951181+00:00

其實吃的時候半信半疑

 

 

妳有那邊有擦香水麻,‘那裡’居然散發淡淡的花香!

『真的沒遇過那邊香香的女生,我好喜歡』

只要是女生應該都有過婦科問題吧~

尤其夏天到了每次都很容易發炎感染

異味就跟著來了

而且那種臭海味道是洗不掉的⋯

原本以為洗完後,好像香香的哦

但裡面感染,所以味道還是會從深處散出來

那陣子我都只能無視男友的需求⋯

我沒有不想啊~我只是怕你聞到臭臭啊~(吶喊)

這顆很多營養師護理師都推薦的「蜜嫩香」

其實吃的時候半信半疑

大概吃一兩個禮拜,就發現真的有香

「香味是從內散發出來的」

婦科醫生會推薦就是因為這個有很多專利成分!

全部都是針對女生問題研發的

真正改善感染才能解決不舒服.異味的問題

這個產品名稱叫蜜嫩香,就是蜜水、嫩彈、芳香

 

 

商品資訊

 

蜜嫩香_私密液態膠囊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