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爾巴津賊堡(下)

2021-11-29T15:24:29+00:00

鑑於阿爾巴津哥薩克桀驁不馴,涅爾琴斯克督軍費奧多爾·沃耶科夫於1682年初派遣自己的兒子安德烈前往阿爾巴津,要求交出國庫的貂皮。「等我們沿阿穆爾河下駛,到阿姆貢河1去的時候,你給我們當廚子!」

鑑於阿爾巴津哥薩克桀驁不馴,涅爾琴斯克督軍費奧多爾·沃耶科夫於1682年初派遣自己的兒子安德烈前往阿爾巴津,要求交出國庫的貂皮。但是,哥薩克得知他沒有把薪餉帶來以後,就拒絕服從他的命令。4月5日,他們「蠻橫無禮地」闖進他的住處,強行帶他到哥薩克中間去,向他索取四千盧布的薪餉,建議把皇家的貂皮變賣,把所得的錢充作薪餉發放。哥薩克們對督軍的兒子講了許多威脅、侮辱的話。

「等我們沿阿穆爾河下駛,到阿姆貢河①去的時候,你給我們當廚子!」——哥薩克馬克西姆卡·斯托爾鮑夫喊道。其他人沒有制止他,只是以嘲笑的口吻對小沃耶科夫說:「我們不袒護這個混蛋,我們也不教訓他;他幹了什麼事,你可以按皇上的旨意處置他!」此話說起來容易,辦到實難,因為阿爾巴津全體軍役人員互相之間早已作了「個人保證」,不許互相向費奧多爾·沃耶科夫出賣。事情大有從謾罵轉向動手打人的趨勢,小沃耶科夫身處「哥薩克中間」,不僅備受種種侮辱,而且有被殺害的危險。

在兒子走後,老督軍也親自跟著來到了阿爾巴津,試圖索還皇家的貂皮。抵達阿爾巴津後,他來到議事房,破口大罵哥薩克,說他們是土匪和逃犯,說他們是人們記憶猶新的斯捷潘·拉辛②的一夥。同時,他宣布,只有組成城防部隊的主要部分的一百人,才有權領取薪餉,其餘非法召募到的人,應該予以遣散,即使他們到博格德汗那裡去,也無不可。儘管費奧多爾·沃耶科夫語氣強硬,但他已身陷阿爾巴津的賊巢,因此,感到自己遠非安全無虞可言。

為預防發生不測,他住在城外斯巴斯基修道院裡,從那裡同哥薩克進行談判,索取被他們扣留的貂皮。哥薩克不肯交出貂皮,回答督軍的只是懇求發放皇上賜給他們的薪餉。「皇上賜給我們阿爾巴津的薪餉是二千盧布」,——他們說,——「而你卻從中提出一千盧布分給了涅爾琴斯克的軍役人員,發給我們阿爾巴津的只有一千盧布。」

約有四十名哥薩克的一群人到修道院來找沃耶科夫,要求他:「給我們五百盧布,我們就把皇上的貂皮交給你。」督軍派幾名商人進城去說:「只要把貂皮給我,我就向商人借錢,給你們五百盧布的薪餉。」哥薩克回答說:「讓費奧多爾親自來取貂皮,把錢也隨身帶來。我們可以把貂皮給他,然後,還可以對他以禮相送。」別無他法可想,只得去贖買皇上的貂皮。督軍借了三百盧布,自己又添上二百盧布,親自進城將錢交給哥薩克,哥薩克這才交還了貂皮。之後,哥薩克要求督軍把自己的兒子安德烈留在他們那裡充當首領,意欲把他作為人質;他們幾乎用暴力把他從修道院裡他父親身邊劫持出來。哥薩克公開揚言:他們打算搶劫商人,武力劫持安德烈·沃耶科夫,然後沿阿穆爾河下駛,前往大海。

沃耶科夫在這種情況下,自然不同意將兒子留在阿爾巴津。於是,哥薩克就對他聲稱:「我們不接受涅爾琴斯克的軍役貴族和哥薩克到阿爾巴津來發號施令(作長官),我們不願受他們管轄;你下令指定阿爾巴津哥薩克中的一個人作我們的長官吧!」沃耶科夫也被迫同意了此事。他建議他們自己從同夥中推選總管,然後,批准了所選出的哥薩克十人長伊凡·沃伊洛什尼科夫。哥薩克又逼他同意了向阿姆貢河的遠征。

督軍離開阿爾巴津時,怒不可遏地說:「這是座賊堡,是一群強盜建立的!應該把教堂拆毀,把城堡燒掉!」他讓那些控告阿爾巴津哥薩克暴行的獵人和農民用長矛和馬刀刺殺這些哥薩克。他說服在歸途中遇到的繳納實物稅的通古斯人,要他們越過阿爾巴津,直接向涅爾琴斯克繳納實物稅。督軍告訴他們:「不要到阿爾巴津堡去。那裡住的是一群哥薩克強盜。」

另一方面,哥薩克深悔不該讓督軍活著回去。督軍走後,他們把督軍在阿爾巴津購買的、保存在修道院的糧食儲備劫掠一空。他們對督軍派來取這批糧食儲備的督軍手下的一個官員說:「你的老爺不要再到阿爾巴津來收買糧食了!」說完此話又把這個人拖到自己人中間,命他轉告沃耶科夫:「告訴你的老爺,要是哥薩克們從結雅河來到我們這裡,那時你的老爺恰好趕上在阿爾巴津,如果碰見你的老爺,那麼一定不能讓他活著離開我們!」

夏季到了,阿爾巴津的哥薩克「強盜」決定實現早已制定的遠征阿姆貢河的計劃。沃耶科夫深恐此舉引起與中國的關係複雜化,從涅爾琴斯克派人來傳達命令,宣布撤銷他曾給予的許可。可是,這是枉費心機。由六十一名哥薩克和獵人組成的一支隊伍,在加夫里爾卡·弗羅洛夫率領下,啟程沿阿穆爾河下駛,前往阿姆貢河去了。他們在注入阿姆貢河的一條支流的河口設立了冬營,開始向周圍的通古斯人徵收實物稅。同時,按習慣分送給通古斯人諸如小塊呢料、火鐮、刀、錫、鍋、斧、鉗等一類的禮物。

他們在此地遇到了同樣的一批雅庫次克哥薩克。這批人是由土古爾堡③派出到阿姆貢河徵收實物稅的,一共有六十三人,由德米特里·莫克羅舒鮑夫率領。兩隊人會合後,開始共同行動,再沿阿穆爾河下行,沿途蹂躪基里亞克人和阿槍人,殺戮甚多。然後,他們又回到阿姆貢河,在此向通古斯人徵收實物稅,武力劫持了通古斯人的人質,最後向土古爾河進發。

此時,他們產生了占據土古爾堡的極端荒唐的想法。與阿爾巴津人合了伙的土古爾哥薩克十分怨恨土古爾堡的總管彼得·阿克先季耶夫,他們想收拾掉他,然後到自由的阿爾巴津去服役。然而,當人們弄明白,他們原來不是去向異族人徵收實物稅,而是去攻打俄羅斯的小城堡時,匪幫便分裂了:一些雅庫次克哥薩克(以彼特魯什卡·卡爾波夫為首,共十三人)拒絕參加搶劫。「叛變的強盜們」抓住了他們,毒打一頓,奪去了他們的武器和火藥,以及漁具和分配給他們的俘虜。然後,把他們捆綁起來,雙腳戴上木枷,派人手持長矛、火槍監視他們,以防他們向土古爾堡的彼得·阿克先季耶夫通風報信。

為了攻取土古爾堡,派出了一支由二十一人組成的先頭部隊。土古爾堡的城防部隊,自從德米特里·莫克羅舒鮑夫走後,只剩有五人。先頭部隊剛剛接近城堡,這支城防部隊便叛變,加入了強盜一夥。放哨的哥薩克開了城門,堡里的哥薩克都出城來迎接強盜。勝利者進了城堡,綁縛了彼得·阿克先季耶夫,甚至曾想把他淹死。他們拘捕了人質,搗毀了「官庫」,搶光了皇款和總管的財產。此後,加夫里爾卡·弗羅洛夫和莫克羅舒鮑夫便帶上土古爾的人質,返回到阿姆貢河上的冬營。土古爾堡有三名哥薩克加入了他們一夥。

強盜們遠征的成就就到此為止了。他們所住的阿姆貢河是屬於中國的領土,中國人當然不能對他們在那裡橫行霸道漠然視之。於是,中國人開始截擊個別的小股隊伍。哥薩克們甚至沒有向阿爾巴津報告自己遭遇的可能。在這樣的情況下,有十一人被打死,其中包括德米特里·莫克羅舒鮑夫。

另一方面,彼特魯什卡·卡爾波夫和他的同夥返回了土古爾堡去見彼得·阿克先季耶夫。這樣,曾經一度是人多勢眾的隊伍,這時卻人數一天天減少。然而,軍役人員們雖然固守在各營里,卻依舊繼續徵收實物稅,而獵人們也仍然行獵捕貂。

10月15日,此前不久曾被哥薩克擊潰的基里亞克人和阿槍人襲擊了冬營,這些土著聚集了三百多人。他們雖然未能攻下冬營,但是打死了正在捕魚的六個人,俘虜了繳納實物稅的通古斯人和他們的妻子兒女,奪去了俄羅斯人分配給冬營附近異族人養活的俘虜,而哥薩克們對此已無力制止。此外,加上糧食匱乏,有四人餓死。

應該考慮返回的問題了,可是他們不敢回阿爾巴津去。他們怕遇上中國人,因為通古斯人告訴他們說,已經爆發了戰爭,中國人正在攻打阿爾巴津。這樣,他們便不得不取道土古爾堡前往雅庫次克,換句話說,就是不得不去負荊請罪。

在距土古爾堡不遠的地方,有一個名叫伊瓦什卡·戈雷京的軍役人員來見加夫里爾卡·弗羅洛夫和他的同伴。此人奉新任土古爾堡總管伊凡·謝波特金的命令前來見他們。謝波特金本人不敢出城迎接他們,因為他還記得他的前任阿克先季耶夫遭到的危險,他「怕死」,所以留在城堡里。這樣,伊瓦什卡·戈雷京就自告奮勇,甘冒生命危險,前來試圖說服「叛變的強盜」,使他們俯首聽命,親吻沙皇的十字架,交還人質,交出逃亡的雅庫次克哥薩克。

當時,這些暴亂者已被中國人切斷了返回阿爾巴津的歸路,本身已陷入絕境,所以戈雷京用「懷柔」的手段,輕而易舉地就使他們俯首就範了。加夫里爾卡·弗羅洛夫來到土古爾堡,毫無抗拒地交出了從阿克先季耶夫處抓走的,以及在阿姆貢河上俘獲的人質。

之後,他本人便動身前去雅庫次克。歸降之後,隊伍就瓦解了:有的留在土古爾堡服役;有的在鄰近的烏第堡定居謀生;有的則要求返回阿爾巴津。一部分獵人從土古爾堡乘船,「經由大海」前去烏第堡,認為這要比走陸路近便。弗羅洛夫到達雅庫次克時,隨行的人總共只剩下了二十八人。

--------------------------------

①即恆滾河。

②斯捷潘·拉辛是1667—1671年反對沙俄封建農奴制壓迫的農民戰爭的領導者,是頓河哥薩克。

③土古爾河在阿穆爾河以北流入鄂霍次克海。不應把它與土吉爾河相混淆。土吉爾連水陸路即因土吉爾河而得名。

關鍵字:

我雖然快50了,但想那個不減反增⋯

2021-10-04T06:10:47.785320+00:00

相反先生卻不知為何越常拒絕!! 先生自白:「其實這幾年,發現太太的內上有白白髒髒的⋯ 看了實在有點怕,尤其氣味有時還大到走過去就聞到⋯ 真的會影響變沒感覺」

『妳說先洗澡?但洗完就降溫了,真的很難從頭再來』

唉⋯身為老婆我也不是沒發現這些⋯ 只是真的很難解決,總不能三天兩頭往婦科跑吧?看診又尷尬我也不想再去!醫師只說清潔要做好… 但我都用遍市面上各種洗劑啦、擦的凝膠,能用的都用了,卻還是隔幾天又發

等拿藥時問了護理師,說如果外在清潔做全了還是反覆發,有可能是需要從內根治!就推薦我調理的【蜜嫩香膠囊】→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022

回去我馬上很認真的早晚各1顆,前兩天嚇到!想說怎可能「白白」瞬間變少那麼多?是仙丹嗎??停吃之後,果然隔天又還是有了…努力的繼續吃1週

結果~還真的完全沒有白白了!味道中間就淡到快沒有,且光看就知道,真的改變很多!果然調理保健還是要時間做,真的會有效~~

然後先生都~興致大發了哈哈!說不先洗也ok我變香香的 > <

覺得好險有這膠囊,不然想到此生都無法再感受愛… 差點鬧分開耶

原本覺得彼此少了那個交流,看他怎樣都不順眼,其實實蠻影響生活⋯分享給有需要的人,不論幾歲都要好好保養!還好有護理師介紹→

商品資訊

 

蜜嫩香_私密液態膠囊

 

私密問題好煩~擦的抹的都用過了啊⋯

私密凝膠、清潔噴霧那些根本治標不治本!

 

【口服式保養 液態膠囊吸收更加倍】

蜜嫩香 ▶ 吃的私密肌精華🌹

專為 搔癢 X 臭臭味 X 暗沈鬆弛 研發

             (營養師 王維君 認真推薦)

 

\ 3天吃出香香女人味 魅力自信加倍提升 /

緊緻私密嫩彈保水 緊實幸福更有感

減少感染 淨化分泌發炎 妹妹清爽不癢癢

香氛催慾 異味退散 從內散發淡淡女人香

嫩彈美白 淡化黑色素 好美的粉嫩色!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022